【微視蘋】偽娘織田紀香童年受虐 女兒這句「爸爸很酷」撫平傷口

出版時間:2019/04/02 18:19

織田紀香,一個看似日本女孩的名字,乍看會以為是個漂亮女生,但其實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子漢,有好色之徒想搭訕他,一開口就會被紀香的男性粗嗓音給嚇到。紀香早已結婚,還有個9歲的女兒,被稱為台灣最美「偽娘」。

紀香對著鏡頭緩緩道來:「我是一個比較特別的人,不了解我這樣打扮的人,聽到我聲音這麼粗會驚死!我是大家所說的跨性別,很多朋友常問我為何這麼做?何時開始?印象中依稀記得是從國小五年級有這念頭,從此開始走上這條不歸路,人生開始走鐘。」

他說:「我也不知道為何自己喜歡穿女裝,不這樣就全身不舒服,就像陽光空氣水,拿掉了不舒服。」母親小時也曾帶他去看精神科醫生,醫生也沒給答案,只叫他媽媽接受。

開始在大家面前穿女裝後,外人的驚訝眼光與歧視辱罵沒少過,也讓他吃了許多苦頭,連老師都會莫名其妙打他。紀香坦言學生時期過得蠻辛苦,簡而言之可用「霸凌」兩字來形容。

罵他「變態、人妖、噁心、怪咖」的難聽字眼統統出籠,對他的排擠不計可數,大小惡作劇不斷,如故意絆倒他、椅子上放圖釘、課本不見,或是上體育課時不傳球給他,或是故意傳得特別大力,都是家常便飯。

最嚴重的霸凌是國中時一群同學在球場上因為瞧不起他,把他圍毆得鼻青臉腫,紀香說,「大家都在笑,是可怕的回憶,因為不知何時來?發生就發生。」

不過,當他逐漸小有名氣後,過去欺負過他的同學們竟主動找他,加他Line跟臉書,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可以一起吃飯、互動。

紀香不會去問同學往事,也許同學只覺得當時是在玩,也許有些話也已說不出口,然而被集體圍毆是他人生中一直都記得的記憶。紀香選擇往前走,「既然我選擇出來闖,不喜歡往回看,念念不忘過去是弱者的行為」。

看似一切已經雲淡風輕的他說:「父親過世改變我蠻多,放不下、恨的人變得沒那麼重要,不是對過去一筆勾銷,而是既然放下,那就往前進不要計較。」

紀香的父親是個流氓,一天抽3包菸,從早上6~7點開始喝紅露酒、米酒,兒時記憶就是父親每天酗酒打人。這也是紀香不想長得像爸爸,在國中小超想變性,無所不用其極想抹掉自己在他身上的痕跡的原因。

曾經他非常恨父親,但父親的過世是他人生的一大轉變,如果一直存在恨,不會改變任何事,但會永遠被羈絆,被糾纏。紀香說,「人死了想回頭已來不及,後悔為何不在他還在時說幾句你原諒他的話。隨著每年祭拜他,恨意也慢慢降下來。」

剖析自己恨身為男兒身有兩大原因,一是受到父親極權的壓迫,不想變成酗酒後常常家暴家人的父親。二是因為穿女裝又受到男生的霸凌,讓他更恨男生,討厭男性的形象,所以希望成為跟爸爸不一樣的人。一直等到有了太太與女兒後,紀香才逐漸對男性不是那麼排斥與怨恨。

國中、國小時的紀香想變性,命運在五專時扭轉,紀香認識了現在的太太,對她一見鍾情,也取消了想變性的念頭,他直呼跟太太在一起是「一場意外」、「奇蹟」。

他笑稱老婆是被自己半哄半騙來的,老婆一開始以為他只是喜歡打扮成視覺系的藝人,後來發現紀香不是藝術家的真相,就「爆炸了」,每天都很有壓力把她逼死,畢竟誰能接受「老公打扮得比自己還漂亮?」

今年40歲的紀香從小穿女裝至今仍無法讓家人接納,在那個年代這樣做的紀香說,「不只說是有勇氣,而是拿命去博!」母親對自己的態度就是「難過、悲傷、憤怒」。紀香的童年就在校園被同學揍,回家再被爸媽揍的悲慘歲月中度過。

紀香笑說以前的穿著風格比較台,「像路邊攔客的檳榔西施」,隨著發展成專業職場講師、自行創業,紀香的打扮也逐漸從酒店風轉為專業OL風。

老婆在紀香的心目中是個「偉大的女性」,紀香17歲專三時參加掃路霸活動,第一次看到當年18歲的老婆,覺得她氣質出眾,在一群女生中特別亮眼,老婆也是當時很多人追的校花,老婆當時對他的印象則是來掃個地怎穿得不男不女?午休趴睡還流口水在大腿上。

青春年少的紀香追求很老派,每天送一朵玫瑰花跟寫情書,棄而不捨寫了700多封情書,苦苦追求2年,在快畢業的前夕才如願以償抱著美人歸,也為紀香孤獨的人生從此注入一股暖流。

回憶起老婆答應當自己女朋友的場景非常戲劇性,那天同學們在餐廳聚餐,紀香的老婆第一次親眼目睹其它人對紀香的冷嘲熱諷,突然正義感被激發像火山爆發,對調戲她的人火大拍桌,當場親了紀香,還嗆聲宣示:「我是他女朋友,你們有意見嗎?」

 一頭霧水的紀香被她拉出門口,還問她怎麼了?真的假的?還被老婆回罵「你白癡!你有意見?」本來紀香一直求愛卻被拒絕,突然之間茫茫然就有女朋友了,跟想像不太一樣。

兩人相識4年結婚,老婆仍會因為紀香的女裝打扮而吵架,「老婆有時候像大姨媽來一樣,每個月小唸一次,3個月、6個月爆發一次大哭…一直到女兒出生,才把重心放女兒身上。」紀香自認除了女性裝扮跟一般丈夫較不一樣,其他方面都可以擔任老公的角色

紀香只有不斷安撫老婆,與老婆溝通,讓她了解若兩人情緒控制不好,是女兒倒楣,變成受虐兒,而他們兩人都希望給小朋友完整的家庭與愛。紀香自稱連吵架都可以很搞笑,讓老婆大人變開心大笑。兩人還為此去改名,將「禾」放入兩人的名字中,像紀香的真名陳禾穎有兩個「禾」,改名後兩人的確也較少吵架。

整個人生因為老婆而改變,紀香說:「沒變性不是她改變了我,而是我想回應她的愛。兩人結婚後都渴望有小孩,也一直努力沒放棄。兩人都深知互相相愛,所以即使我不是她心中最完美的模樣,她仍願意支持我。」

老婆對紀香不離不棄,沒放棄他可能是因為覺得嫁了一個搞笑的老公,每次吵架也可以吵到讓她開心,是個有趣的神秘現象。兩人認識多年早已彼此沒有距離,年輕時兩人還會玩摔角,紀香的嘴唇還曾被踢破一塊肉飛出去。

紀香與老婆從年輕時相識至今坦誠相對,紀香俏皮說,把老婆的口味也改變了,老婆現在不愛肌肉男的館長,改對韓系花美男較有興趣。紀香賺的錢也全歸老婆,但老婆的賺多少錢他不知道,紀香開玩笑說,萬一離婚他可就變成窮光蛋,什麼都沒有。

9歲的女兒也很開明,可能從小看爸爸打扮也習慣了,不覺得特別,還覺得爸爸很酷,不像別的爸爸還禿頭沒頭髮,爸爸的頭髮還很長。紀香的女兒講話口吻也很活潑,看到爸比化妝出門上班,還會學媽咪捉狹說:「老公要早點回來喔!」對於女兒的管教,紀香跟老婆也有分工,紀香對女兒很嚴格,看到老爸皺眉頭就會害怕發抖。紀香不會要求女兒功課好不好,而是對不了解的事物要用頭腦去思考。

踏入職場後,紀香自認因個性與脾氣吃了很多苦頭,曾經長達1年收入不穩定,為了追錢快崩潰,全由太太在後面支撐。職場不斷更換工作,讓他累積了豐富的面試經驗與職場心得,反倒成為他寫作的靈感與網友互動的寶貴資源。

紀香不喜歡侷限於某個領域,五專念機械科,能學盡量學,後來又自修電腦、設計、企劃、管理,「老天讓我知道我不聰明,我蠻笨的,所以多花心思去學」。

從小他就培養對不熟悉的事一直摸,摸到會,所以自己做模型、做勞作,是從小培養的習慣。紀香說,「我不喜歡被定義,被外界形容『反骨』,會了得到最多的是自己。」

因一位貴人朋友的引薦,紀香有機會成為講師,但其實他之前很害怕面對群眾,跟同事講課還可以,但一想到要跟陌生人演講,仍很害怕別人的眼光。老婆陪他連續到中正紀念堂練習1~2個月,原本沒人鳥他,練習久了有人聽,反而害他發抖。

老婆叫他不要理會別人眼光,把他們當隱形人。紀香轉念想,別人的眼光又不會殺死你,就算是鄙視、討厭也不會殺死、害死你,才慢慢放下心防。

「面對幾百人或千人活動還是會怕,但現在不會皮皮挫。」只是參加大型活動一結束,他還是會能閃則閃。紀香也坦承,當他第一眼看到我們,還是有點不自在,擔心我們的眼光。

紀香雖說自己不善於社交,也討厭跟人相處,但對於人的互動仍有份憧憬--「為什麼別人有朋友我沒有?為什麼沒人當你是一回事?」

克服從小的人群恐懼症至行銷講師的心態轉化,紀香經過好幾年跟自己的對話。「為什麼在意別人的眼光?這些代表什麼?真的這麼可怕嗎?」

與其說克服,紀香認為與之共存是更好的形容。就像他必須接受無法改變的耳鳴,與病痛相處。「身體的疾病無法改變,解決不了就跟它相處。」

2009年1月29日那天,紀香因創業壓力太大,偏頭痛非常嚴重,左眼馬上看不見,雖然馬上躺平降腦壓,但也因太晚挽救,頻率兩邊不對而受損,一邊神經受損,從此一支耳朵就不停地耳鳴,「連跟你們說話我都聽得見嗡嗡嗡的聲音」。

紀香的臉曾做過3次大型手術與許多豐脂小手術,紀香說,嚴格來講手術不是為了愛美,主要是從健康因素出發。從小紀香牙齒咬合不正,上下門牙是X狀,臉也歪一邊,臉型有點「戽斗」,也因此併發太多問題,臉長期歪斜,內凹外凸,鼻肉過敏,顎肉長期發炎,2009年時動了第一次的齒顎手術。

2012年第二次手術動下巴,2017年再做正顎手術,一次把問題根絕,臉看起來比較正,臉不會歪、也不會戽斗,比較好看,鼻子也不會因鼻塞導致睡眠中止,顎肉也不會再發炎不舒服。

紀香說,年輕時體力較好,前兩次手術不感覺痛,手術後兩個禮拜就可去上班了,第三次手術復原較慢,整整一年還會隱約覺得神經復原的刺痛。「手術全身麻醉本身不可怕,比可怕的是復原期,看著自己的臉腫很大,超乎想像的腫,然後再慢慢消,恢復正常。」

為了維持美好體態,不常運動的紀香靠節制飲食與穿束衣束腹來保持身材。穿上緊身束衣已4~5年,常讓他呼吸都喘不過來,呼吸變慢、血壓變低。研究證明減少呼吸的好處是人比較不會老,紀香淡淡分享著:「想像強大力量壓著你的胃,每分每秒用力壓著你的胃,其實也吃不了太多,沒什麼胃口。」

過去紀香經常分享職場心得與看法,已持續寫作18年,2017年強迫自己每天寫3000~500字,有時靈感大爆發,還會寫上萬字,2018之後他沉澱自己,不是像以前急著依本能把想法全寫出來,而是希望「讓子彈飛一下」,也反應到個性轉化為三思後行,將想法釐清得更清楚後,今年6月紀香將出版新書。

「自傲、自滿、自私、自大」是紀香形容自己的個性,他創業也非一帆風順,曾經欠債得憂鬱症想跳樓,幸好太太阻止他,陪他度過難關。去年在貴人的支持下成立諾利嘉公司,有20多名員工,他希望能打造成為一個大家嚮往就業的地方。

內湖新辦公室有一整櫃的漫威公仔,完全複製真人的縮小版公仔,連皮膚紋路、眼球血絲、衣服裁線各個細節都完美細緻、無懈可擊,讓人驚嘆不已,一個公仔價值上萬元,他收集了200個公仔,價值約200多萬。

每當看著這些比擬真人的公仔時,紀香就會更警惕自己,自覺優秀只是個屁。(林巧雁/台北報導)

織田紀香小檔案
本名:陳禾穎
現職:諾利嘉公司總經理、飛碟電台主持人
年齡:40歲 (1978年生)
學歷:黎明工專機械工程科、台科大EMBA管理研究所畢業、攻讀台科大高階管理博士班
經歷:關鍵數位行銷總顧問兼行銷總監、KK Box副總、文大數位行銷課程講師等
婚姻:已婚,育有1女
興趣:公仔收藏、文字創作、攝影、歐美日影劇
專長:數位整合行銷、演講、企劃設計等、已出版4本書

資料來源:記者綜合整理
====================================
網友回應:
網友大嘆「好衝突的人生,不容易。但外表真的比女人還美」、「這也太漂亮了,做妳老婆真的很有壓力」。


更新內文
發稿:00:05
更新:18:19


 

紀香的辦公室收藏200個公仔。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的辦公室收藏200個公仔。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凡事喜歡動手自己做。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凡事喜歡動手自己做。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從小學五年級開始穿女裝。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從小學五年級開始穿女裝。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希望打造一個大家都想來的工作環境。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希望打造一個大家都想來的工作環境。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從恐懼人群至今已可以公開演說。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從恐懼人群至今已可以公開演說。康仲誠、莊宗達攝

公仔可警惕自己不要太自大。康仲誠、莊宗達攝
公仔可警惕自己不要太自大。康仲誠、莊宗達攝

小時候愛穿女裝的紀香在霸凌中度過。康仲誠、莊宗達攝
小時候愛穿女裝的紀香在霸凌中度過。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有時會與女兒一起跑步。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有時會與女兒一起跑步。康仲誠、莊宗達攝

自從父親過世後,紀香逐漸放下仇恨。康仲誠、莊宗達攝
自從父親過世後,紀香逐漸放下仇恨。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一邊吃便當,一邊直播。康仲誠、莊宗達攝
紀香一邊吃便當,一邊直播。康仲誠、莊宗達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織田紀香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