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夫釘死久病妻「認罪不認錯」 藏一段20餘年悲涼愛語

出版時間:2019/04/04 17:14

2010年12月26日早上8時許,83歲老先生王敬熙在北市文山區家中煎蛋,加上熱狗及麵包,這是他79歲妻子的早餐。王妻罹患帕金森氏症2年多,且因髖骨骨折不良於行,這天,王男如同往常,照護妻子吃完早餐後遞給她4顆藥丸,王妻認為是她習慣吃的腸胃藥表飛鳴,依序吞下,但這次王男給的不是表飛鳴,而是4顆FM2安眠藥,王妻服下後隨即昏睡,駭人的是王男接下來的動作,他拿一支綠柄螺絲起子對準妻子前額,用鐵鎚把它完全釘入妻子顱內。而他殺妻的動機令人悲傷,因為他想盡早結束病妻生命,讓她不再受苦。

王敬熙親手殘殺愛妻王孫元平後,打電話報警自首,他向檢警表示,妻子深受病痛折磨,無法自理日常起居,都是他在照顧,他為了不讓妻子再受苦,才結束妻子生命。檢方查出他殺妻前,曾在部落格寫:「王老頭對王老太婆說:『妻在夫前死』是老妻的福氣。王老太婆說:我同感焉,然則何能?王老頭說:必要時我把妳殺了就是。」2011年3月依殺人罪將王男起訴,此後,王男一心求死。

台北地院審理時,王男表示自己雖然曾因憂鬱症服用醫院開的FM2,但已經痊癒,犯案時精神正常,他雖承認犯罪,卻強調自己沒犯錯。王出庭曾哽咽拍桌說:「錯的是國家及社會,因為我國文化水準落後,沒有安樂死制度,必須讓病人痛苦死去,過於殘忍,若有安樂死制度,何須我親手殺害妻子。」要求法官判他死刑,「若放我出去,我不是逃亡就是自殺」。

王男告訴法官:「我跟我老婆年輕時(案發2、30年前)雙方有約定,假如她有一天不能言語、不能行動或變成植物人時,我一定把她殺死,因為我是主張安樂死的,為了結束她的痛苦,長痛不如短痛。」並說:「最近有講到這個約定,她問我如果不行了,我怎麼辦,我跟她說我會遵守約定。」

至於為何以殘忍駭人方式殺妻,王解釋說:「雖然我要殺死我太太有很多方法,但有的處理起來很困難,例如說要用氮氣,還要買,很麻煩,吃安眠藥的話,劑量不確定,不一定會死,其他方法也不確定有效,這樣會讓我太太受罪更大,所以我選擇這個方法。」

王還強調安樂死的好處,「安樂死就像睡覺一樣就死掉了,沒有痛苦,而且安樂死還要經過聲請程序,由法院判定才可以執行,並不犯法,而且自己也不痛苦,因為自願。」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王提出《陪你到最後》及《我不是殺人犯》兩書當證據。前者是描寫一名男子照顧乳癌妻子,妻子主動要求安樂死的故事;後者描述醫師在一名車禍癱瘓年輕人要求下,注射藥物安樂死的經過。

2011年9月22日,台北地院依殺人罪判王敬熙9年徒刑,輕判原因是王男自首,且法律規定超過80歲者不能判死刑。判決指出,王男將螺絲起子敲入妻子頭部時,妻子曾喊痛,可見她並非沒有痛苦地死去,王男下手前沒有經過妻子同意,這些都與王男所說的「安樂死沒有痛苦、出於自願」不相符,王認為自己「只有犯罪,沒有犯錯」,與事實不符,不能以我國沒有將安樂死合法化,來合理化他的殺人犯行。

北院宣判時,王因重聽揮手表示聽不到,法官指示通譯在他耳邊說:「你殺人罪成立,判9年。」王立刻嗆法官:「為什麼不判死刑?殺人者死,為何不是死刑?」審判長告訴他:「不服可上訴。」他大聲說:「那我要上訴!」王步出法庭時,公設辯護人告訴他:「你因為自首可以減刑。」他停下腳步說:「那我自首是錯了嗎?」又「哈、哈」苦笑兩聲,隨即還押台北看守所。

此案上訴高等法院後,王男仍堅稱「因為沒有安樂死制度,我只好殺死妻子讓她免除病痛之苦」,並要求法官他判死刑。高院審理後,原定2011年12月26日宣判,但王男在宣判前3天、12月23日因心臟衰竭病逝看守所。由於被告死亡,高院於12月30日判決公訴不受理,全案確定。(丁牧群/台北報導)

網友看了新聞表示理解:「
完全理解王先生的想法,只是這種做法有待商榷,你真的沒錯,錯的是這個披著仁道實則殘忍的社會,還有一個沒擔當的政府。」、「照顧失智失能慢性病老人,體力精神經濟負擔很大,有時又不符合社會局補助規定,求助民間慈善團體也有限,很無奈」但也有人認為「你的妻子是否痛苦無從知曉,你殺妻的殘忍手段卻深深的植入每個人的腦海裡。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7:14

王敬熙在家中殺死病妻後,被檢警押回案發現場模擬,他當時大呼:「我沒有錯。」資料照片
王敬熙在家中殺死病妻後,被檢警押回案發現場模擬,他當時大呼:「我沒有錯。」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