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阮慶岳專欄:插花與盆栽

出版時間:2019/04/05 00:12

阮慶岳/小說家、建築師

母親是個對生命充滿熱情的人,在我們六個小孩都長大以後,一日晚餐宣布要開始安排自己的學習計劃,果然就報名鄰近小學的游泳班,並且請了對街公寓的大學生當吉他家教,開始她繽紛向學的後段人生。

其實,早在小時候住屏東潮州時,我就眼見母親參加一個日籍婦人的插花班,學習如何把漂亮紛雜的花葉,安置在針山與花器裡,顯現出婀娜多姿的獨特模樣。一個外省女性卻著迷於日式插花,現在想來確實有些離奇,但母親不管生活勞碌或經濟窘困,一世都堅持在屋裡插花的習性,以及她日日修剪整理時,臉上流露出來祥和的喜悅神情,是到現在我依舊深深懷念的記憶。

我年紀越長也越喜歡花草植物,去市場會隨手買把當季的花,但是可能受到居住美國幾年的影響,大半會用單一花材置放入高瓶,與母親擅長的日系插花,風格與氣息大不相同。這也顯現在我盆栽的種植習性,我喜歡種植一叢叢的草花,並讓它們群聚出花團錦簇的繁茂感,與記憶中母親所熱愛種植的玫瑰花,在陽台花架上一株株的分植,並單獨料理的細膩心情明顯不同。

我覺得自己似乎在布置屋子的視覺氛圍,想藉由一盆盛放的花,或團團圍繞的綠色植栽,來營造某種愉悅自在的氣氛;母親卻是透過照料盆栽或插花的細節,用意並不在於立刻奪人耳目,更是在經營屬於自己的一個小宇宙。

與其說插花與盆栽,只是純然視覺的美學展現,母親毋寧是在其中尋找一種靜謐的對話性,以及物我合一的共體感受。因為得以親身觀看母親與植物的關係,讓我似乎懂得園林與花園的差異,相對於花園的追求以人工安排來重返大自然,園林其實更用心於養花人與花草間,因為一枝一葉間的日日觀看修裁,所建立的私己親密感受。

更簡單的說,一個是透過對自然的現實擬真,來尋求人與自然的集體連結,一個則是意圖將自然景象轉成個人化,以抽象、擬人與單一化,使自然物件成為個體內在心象的展現。

我現在漸漸喜歡單一盆栽,尤其在照料的過程裡,試著去感受什麼神秘話語的交流,因此也更懂得那時母親的微笑心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阮慶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