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黎智英專欄:冇掩雞籠 任拉任鎖

出版時間:2019/04/07 00:10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林鄭月娥心狠手辣,邪惡滿盈,卻聰明剔透,是典型魔鬼化身。她揣摩老闆心思微妙準確,修訂《引渡條例》博老闆歡心,一手毀滅老闆恨之入骨的香港獨立司法制度,和免於恐懼的新聞自由,正中老闆下懷,令習大大龍顏大悅。有了「新引渡條例」,將來中國想在香港拉任何人,只要用慣於捏造罪名的手法順手拈來,就能予取予攜,香港成為人身安全毫無保障,半夜聽見任何聲音,都害怕是敲門聲的黑暗煉獄。恐懼是極權獨裁者管治的圖騰,人民恐懼了,變成任宰的羔羊,任由統治者擺佈。習帝龍顏大悅,林鄭月娥掩著嘴笑,在撒旦的屠場裏大魚大肉開派對。我們香港人呢,有得震冇得瞓,準備好台詞,等待電視機前認罪的來臨。

我們做傳媒的當然是壞新聞才是好新聞,做中國新聞分分鐘被指揭露國家機密,順手加罪於兩三個新聞工作者,拉上大陸,上完電視悔意十足地承認捏造新聞,破壞國家清譽,再被押解到煉獄般的監牢關上十年八載。批評國家政策和領導人?罪名更大,是顛覆國家安全,想起都不寒而顫,還有誰敢動筆寫半個字批評中國政府或領導人。香港的傳媒現在自我審查已搞到新聞報導曖昧,真假難辨,將來只能報導旅遊和飲食,香港傳媒變成了沒有新聞的新聞行業,我們這些新聞工作者可悲還是可笑?但是聰明剔透得逞的林鄭月娥,卻掩著嘴在笑。

有生意在大陸的商人更慘。大陸無法無天,在大陸做生意沒有法律保障,朝令夕改任由官員宰割,生意是做不成的,除非有管制你的官員保護。這些官員會免費保護你嗎?你這樣想不是太天真了。當然不可能,你必須付上保護費才得到官員的保護,做生意才安然無事。這些付出過的保護費現在成為你吊靴鬼,一直纏繞著你,直到「引渡條例」推行後,你隨時被「的」上大陸被控以賄賂罪名,坐監不特止,還要你承認逃稅的罪名,將你過去賺到的錢加倍賠出來,到時你便知道「引渡條例」有多惡毒,林鄭月娥有多邪惡。當然你可以趁「引渡條例」未實行速速移民,一走了之,永不重踏香江,同你的家園say goodbye,否則你不能保持沈默,要出聲,爭取建制派懸崖勒馬,不支持這惡法通過。你親身經歷知道大陸的法律有多荒唐,你還會相信林鄭對「引渡條例」的承諾?你不是這麼天真吧?有了「引渡條例」你有最多錢,也買不到你「如沐春風」的安心,只會是隻活在恐懼中任由宰割的羔羊。你現在不出聲,身陷囹圄的時候,錢已經不重要了。

很簡單,「引渡條例」就是想一招將香港變成大陸。摧毀了我們的獨立司法制度和新聞自由,我們還剩下甚麼?不是變成了無法無天、萬馬齊瘖、人人自危的大陸嗎?現在習近平叫做「習禁評」,他正在醞釀老毛文化大革命借屍還魂,策動新的恐懼,新的文化大革命。對知識分子的迫害正在開始,習近平的母校清華大學聲譽卓著的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寫了三篇文章,說了幾句良心話被清大撤職,並成立小組進行調查,最後要不要坐牢仍是未知數。這就是「習禁評」恐嚇知識分子,要知識分子噤若寒蟬,做絕對聽命黨中央的應聲蟲。但今時已不同老毛的往日,雖然習近平想拖著中國人民,回到文革恐懼籠罩下人人自危的恐慌中。但是時代畢竟在進步,今日的知識分子已認識到,我們唯一要害怕的是恐懼本身,正如前輩章詒和就清大事件說,如果每個人都勇敢站出來,清華敢肆意妄為?許章潤也勇敢地站出來說:「我早就有心理準備,大不了坐牢。」

習近平是毛澤東忠實追隨者,雖然才能無法跟老毛比,權慾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他相信鎮壓、控制和絕對控制,所以製造恐懼是他的拿手好戲。最近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因「發表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而被撤銷教師資格。這還不算可怕,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唐雲是被學生舉報而遭處分的。但是,這只是冰山一角,已有三十三位大學敢言教師被停職、開除甚至拘捕,將來會有更多。現在學生中已發展了秘密的「信息員」,監察老師,同學互相監察,互相舉報,遲早會發展到舉報自己的父母,有如文革紅衛兵翻版,這才恐怖。習近平是老毛翻版,製造恐懼手法如出一轍,他想炮製另一次文革,讓全國人民都束縛在恐懼的枷鎖中,讓他的皇朝千秋萬世,天下太平。

今日的中國有可能回復到文革的恐怖時期嗎?按時代的開明進步,照計是沒有可能的。但是人心不古,人的劣根性令人不敢太樂觀。我最近看了單偉建(Weijian Shan)的自傳《走出戈壁》(Out Of The Gobi)(順帶一提,這是本非常好看的書,情節緊湊不忍釋卷,令人驚心動魄)。單偉建當時十三歲當了紅衛兵,串連到北京第十三中女校。這是間最優秀的學生才有資格就讀的精英學校。他描述親眼目睹的一幕:該校女學生拷打「階級敵人」的情景,令我感到哀痛而震撼:他進入一個燈光暗淡的房間,四五個少女團團圍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婦,揮動粗重的皮帶向著老婦瘋狂地鞭打,老婦全身破裂鮮血淋漓,躺在地上哀號呻吟,少女繼續無情地鞭打,邊打邊大聲叫罵,直至老婦奄奄一息。老婦當天晚上就死去了。誰為這老婦定罪為「階級敵人」?就是這幾個十多歲的學生,同時她們也是為老婦執行死刑的劊子手。荒唐!是的,這正是老毛的文革。

這些優秀的女學生怎可能這麼滅絕人性,殘忍如斯!我有可能做出這樣禽獸的行為嗎?絕對不可能!但是,當我再想想,我為自己的想像感到羞愧而不安。真的絕對不可能嗎?納粹黨集中營,極度虐待和殘害無辜猶太人的守衛,都不是像我一樣的正常人嗎!在納粹黨恐怖的氣氛下,他們暴露了人暴戾的劣根性,在同樣的氣氛薰陶下,我想你我都會做出同樣殘忍暴戾的行為。

在恐怖的氣氛下我們感到恐懼的無情,感覺到自己無能為力的軟弱,因而討厭自己甚至仇恨自己。我們同時感覺到別人同樣無助的軟弱,當我們有機會向別人施暴,我們會不假思索利用這機會,報復我們內在的厭惡和仇恨。報復的暴力越大,我們感覺到自己越強大,越能克服自己的恐懼,掩飾自己的軟弱和羞恥的難堪。在恐懼下人性被扭曲了,劣根性趁著我們理性軟弱,乘虛而發洩出來。是的,當文革恐怖氣氛導致人產生強烈的恐懼,每個人都會變得像這些女學生一樣暴戾而無情。當人變得這樣暴戾和無情,社會便變成人吃人的煉獄。要是通過了林鄭月娥修訂的《引渡條例》,我們是開了大門讓大陸的惡法魔爪,通行無阻地伸延到香港。習近平正在策動新的文革,我們心理準備好面臨這煉獄之災嗎?仍有點良知的建制派,請你們捫心自問,三思而行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黎智英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