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即時專題7】佔中九子戴耀廷:盼民主反敗為勝

出版時間:2019/04/09 18:43

經歷了逾五個月的審訊和等待, 佔中九子案今日判決。九子或面對牢獄之災, 要與家人、朋友分離、甚至犧牲事業、前途, 他們卻沒有憤怒、沒有怨懼, 而是平靜等待那一刻的來臨, 戴耀廷選擇與家人至親安靜度過最後一個晚上。陳健民直言只會與家人「吃餐飯, 聊一下話, 想 private (私人) 的」, 儘快完成手上沒有完成工作, 因為連他自己也不肯定, 放下之後, 何時再可繼續, 不過縱使如此, 佔中九子表明會坦然面對今天判決, 因為他們所做的一切即使犯法, 但沒有犯罪, 鐵窗可困住他們的身體, 但困不住他們追求民主理想的心。...

「我站在這裏,就是為了公民抗命。」這是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最後一課的開場白,在法庭上首度陳情。自2013年1月16日發表〈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文章,首次提出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直至佔領第67日自首,這六年多以來,他一直履行承諾,實踐公民抗命,包括入獄負刑責。
 
戴耀廷預計要收監,由大學教授變成階下囚,沒惶恐也不羞愧,他說這是民主運動必然要走過的一段小路。判決前,他寄語年輕一代,不要失落、不要放棄,正如當日他舉起這苦杯,已痛定無悔飲下,「希望透過我哋承受嘅苦,帶來新希望」。
 
 
經過去年底18日聆訊,這幾個月來,戴耀廷生活如常,如常到教堂崇拜,繼續在報章撰文。大大小小的民主運動,他也不缺席,參與鳩嗚團1,500夜聚會,赴台出席雨傘運動論壇。判決前,他依然跟妻子上街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在民主路上與香港人並肩而行。在可預知的未來,能做的他都盡量去做。
 
「如果被判刑, 我一點都不害怕, 一點都沒有羞愧。就算我被判監, 都只是我一直參與推動民主運動其中一個歷程裡面該走的路。」審訊前, 戴耀廷已經料到結果; 等待判決, 也做好心理準備, 「我會用正面角度看, 這是給自己一個安靜退修的時間。暫時我估計不會像旺角事件判刑那麼長, 應該還可以應付得」。
 
跟陳健民和朱耀明一樣, 戴耀廷被控告三項罪名, 包括「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他在審訊前接受訪問說, 預計要收監, 最壞情況是每項控罪的判刑分期執行, 假使各項判囚 1.5年, 合計也要監禁4.5年。他料會提出上訴, 直至到終審法院, 「我覺得還有信心」。
 
除了刑責, 教席也可能不保。佔中三子中, 只有戴耀廷仍在職, 「還六年退休, 儘量留多長時間可以多久」。今年1月起休假六個月, 半年後可能已負刑責, 「大學有紀律研訊, 就算有刑責亦唔繫辭退理由」; 即使最終遭革走, 就當作提早退休, 「但你以為誰傷的?」他說非為自保, 因美國國會報告已指出, 其政治受壓反映學術自由被侵蝕, 「香港大學想不希望被看為損害學術自由?」
現年54歲的戴耀廷, 1991年開始任教港大法律學院。他的辦公樓層仍掛上當年法律系的畢業照片, 站在前排的 Benny Tai 身穿褐色西裝, 一臉青蔥, 在芸芸教職員中, 是少數黃皮膚的香港人。那一年, 立法局通過《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的規定納入本港法律, 過渡九七。
 
戴耀廷很少在港大校園其他地方接受訪問,限於辦公室範圍。房內其中一個書架,三層都置滿與中國有關的書籍,放正中間是《劉曉波傳》,書前橫放一張區域法院公眾人士座位籌號及法庭素描,當天是2017年9月19日,佔中九子提堂。另一層英文書架放有畫家Perry Dino的紀實畫,金鐘連儂牆前三子站台,四周舉起黃傘,記於雨傘運動一周年。
 
「就算我被判監, 都只是我一直參與推動民主運動其中一個歷程裡面該走的路。」
「從2013年慢慢開始, 已經不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大學學者。」傘運結束後, 戴耀廷的佔中目的和歷程, 寫進港大的履歷, 「學者、教師和社運人士三種身份, 我是實踐把結連著一起」。辦公室近門口牆壁仍貼著佔中商討天五點守則, 另一邊則掛上學術研究和教學獎, 低調不起眼, 但一直給他養份, 「因為一個非暴力抗爭的社會運動, 是要改變人心, 其實已經是一個教育, 我的教室已經遠超過港大的課堂」。
 
從籌備盛宴到舉杯乾杯, 2014年9月28日淩晨1時38分, 戴耀廷在政府總部外振臂高呼: 「佔領中環, 正式啟動。」上萬市民佔據金鐘一帶, 87 枚催淚彈也驅之不散, 當時民心堅定讓他激動得哽咽一句: 「香港人很好。」四年半過去, 他沒有忘記, 「記得, 我仍然覺得是 (很好), 香港人沒有放下過民主普選」。
 
發起佔中, 戴耀廷無悔, 「雨傘 (運動) 必然會發生」; 未能退場, 卻是遺憾, 「佔領時期最難過地方, 這是沒辦法共同進退」。但他總是樂觀, 傘運後推動雷動計畫, 呼籲非建制派協調, 配合選民策略性投票, 目標在立法會選舉中取得半數議席; 判刑前, 他仍與公民聯合行動發起18區民主毅走, 為今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吹起集結號, 期望變天, 儘管那時候他可能已經身陷牢獄。
 
戴耀廷坦言, 曾經有少許害怕, 即使已作最壞打算, 最難受始終要與家人分離, 「其實可以正面去看, 任何人避免不苦, 每一個人有苦受」。這些年來, 他一直學習安然面對苦難, 讓自己不再害怕, 甚至予以希望, 「就如一位媽媽要生 BB, 他很痛, 但他知道這個痛楚會帶來生命, 所以他會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苦」。
 
審訊前, 戴耀廷在報章撰文, 題為〈我在必不成功〉,「就算我出來見不到什麼 (改變) 都沒關係, 反而提醒回自己, 不要整天想著可以貢獻、改變了什麼, 重點是面對苦難的心態, 可能我最後帶來不新希望任何人, 但起碼不會讓自己充滿苦毒」。他是虔誠基督徒, 苦毒是《聖經》用語, 心不生恨, 「最後人被啟發得, 唔系我控制範圍, 但希望做到」。
 
爭取民主普選, 戴耀廷喜歡以球賽作比喻。「這場球是打聯賽, 輸了一場, 只要輸得不多, 我們總有機會贏回過頭」。判刑前, 他寄語年輕一代, 「今場不能打 (被 DQ), 看下一場可以在回來, 總之不要放棄」; 也勉勵民主派人士, 即使落後 0比3, 哨子聲還沒響起, 總有機會反勝, 「雖然好難, 但過去都看多了奇跡, 重點是我們放棄」。
 
誠如他在法庭上的最後一課, 為這宗公民抗命案件如此作結, 「我在這裡, 是因我用生命中很多的年月, 直至此時此刻, 去守護香港的法治, 那亦是香港的高度自治不可或缺的部份。我永不會放棄, 也必會繼續爭取香港的民主」。(香港《蘋果日報》)

出版:10:44
更新:18:43(新增國語配音動新聞)
 

2014年9月28日凌晨,戴耀廷宣佈提早佔中,為傘運揭開序幕。引自香港蘋果
2014年9月28日凌晨,戴耀廷宣佈提早佔中,為傘運揭開序幕。引自香港蘋果


戴耀廷。引自香港蘋果
戴耀廷。引自香港蘋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