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教總張旭政:《教師法》修法,解決問題還是屈服民粹?

出版時間:2019/04/14 18:36

張旭政/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理事長
 
《教師法》修法,社會的共識是要強化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然而,校長、家長團體,和教師組織彼此相爭不下的關鍵在於解聘教師時,「教評會教師代表」是否低於二分之一。校長、家長團體認為這是強化的關鍵所在,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則另行提出「教師專業審查會」(專審會)來強化處理機制。二者的優缺點何在?是否真能解決問題?若不分析清楚,各說各話,最後變成意氣之爭,無助於教育進步。
 
首先,解聘教師時「教評會教師代表應少於二分之一」能夠解決問題嗎?必須先澄清的是,「師師相護」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到底有何數據、證據證明教評會「師師相護」,校長、家長團體從來沒有提出,只是因為教師比例超過二分之一就「想當然爾」的認定,這對教評會是不公平的。反倒是教育部實際做過調查,從數據上來看,不能認為教評會有「師師相護」的情形。
 
就算教師代表少於二分之一,倘若如民間團體爭議的個案經過派外聘人員加入後審理結果仍然是「不解聘」?請問這些家長、民間團體能接受嗎?不會再爭議嗎?能促進教育的進步嗎?別忘了,校長才是關鍵人物,他要外聘「公正人士」時,就不會考量他要解聘或保住教師而決定要聘誰擔任外部委員嗎?
 
就以人本教育基金會近日召開記者會的個案為例,老師經常以言語羞辱學生,這到底是現行《教師法》的「體罰或霸凌學生,造成其身心嚴重侵害」,還是「教學不力不能勝任工作」,第一時間就是校長要做判斷的,結果人本不去怪校長,反而去怪一個沒有問題的行政指導,不是很奇怪嗎?倘若在審議解聘時,校長聘了外部委員,結果是「不解聘」,人本或家長就能認同嗎?
 
學校曾經出現教評會決議解聘教師,結果校長自己跳出來說程序不合法,決議無效,從此再無下文的案例;外聘委員交給校長,家長真的放心嗎? 降低教師代表,不僅不能解決問題,也無助教育的進步,反效果則是教師的生殺大權操控在行政體系手中,將來校園不會再有敢挑戰權威、敢創新作法的老師。
 
反之,全教總主張的專審會已經運作一段時日,成效良好,可以接受各方檢驗。雖然家長團體質疑專審會決議還要送回學校教評會,但本次修法加入了「復議」制度(草案第26條)可以由專審會取代教評會的決議,家長團體根本無庸擔心教評會否決專審會決議。最重要的是法條明定專審會需揭示「結案報告摘要」,不管是解聘、不解聘都要敘明理由,供社會檢驗。這一個步驟不僅促使專審會要慎重行事,更是將「教師最低專業規準」明文化,經由個案的累積,可以讓教師、社會大眾知道那些樣態構成不適任教師,那些樣態還可以輔導修正,對於教師專業的提升及教育進步會有很大的助益。
 
兩者相較,何者為優,何者為劣,應可明確對比出來。不思採用有效方式,卻強要一個敝大於利的「降低教師代表」,目的無非就是讓校長、行政掌控教師生殺大權,而家長團體不明究裡,跟著起鬨。如果這不是鬥爭,那什麼是鬥爭?如果這不是民粹,那什麼是民粹?
 
全教總長期接觸第一線教師,明確知道絕大部分的教師都希望不適任教師盡快離開校園,也樂見一個教師可以信任、不受行政體系操控的第三方審議機制,如「專審會」,來處理不適任教師。因此,全國教師會(全教會)擔負起培訓專審會委員、以及調查員、輔導員的責任,目的就是要強化「專審會」的運作,能有效的處理校園內的「不適任教師」。
 
教育需要相互信任才能攜手向前,相信教師組織也要不適任教師離開校園,相信教師組織要強化教師專業,不要用民粹、鬥爭的手法撕毀信任和專業進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