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與惡》醒腦對話 應思悅2句話打破性別迷思

出版時間:2019/04/15 23:57

「其實他們家人也沒錯,為了下一代著想嘛」
「所以你覺得結婚只是為了傳宗接代,結婚不是應該是兩個人相愛,決定一起面對所有的事情,共度一生嗎」

「小凱跟你交往六年,難得啊,他隻身在外工作,從來沒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我覺得他對你是有心的」
「我一個人這麼久,我也沒有去找別的男人啊,我也沒有變壞啊,我逢年過節的,還要幫他孝敬他父母,為什麼他就難得,我就應該啊」

公視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取材台灣「無差別殺人事件」,探討媒體生態、精神病污名化以及司法制度和道德層面的罪與罰,編劇呂蒔媛以角色間的對話帶出各種議題的思辯,每集播出都造成各大社群平台洗版討論。
 
昨天第7集「暖心姊」應思悅婚事在即,卻因弟弟罹患思覺失調症,被男方家屬要求做健康檢查,她在醫院與爸爸的一番對話,點出另一個社會問題:性別迷思。

應爸在勸說思悅時,直接說出「下一代」,先入為主覺得兩人會生兒育女,這也是傳統亞洲社會對於結婚賦予的「任務」之一,但人生的階段,或是婚姻的意義真是如此嗎?應思悅並沒有立刻否定這個說法,而是用問句去勾起觀眾的思考,而她也說出自己的看法,婚姻的基礎該是建築在相愛的兩人,決定不管面對順境或艱困,都要一起面對、生活,儘管這樣的理念被許多兩性書籍反覆宣揚,仍有許多人陷入僵化觀念,在剩下的2集裡,本來決定要當頂克族的宋喬平與林一駿,面對意外懷孕,對於婚姻的責任與本質會有更多的衝突和討論。
 
另一個讓人深思的對話,是應爸稱讚凱子隻身在外工作,卻沒有出軌很「難得」,這樣的言論,應思悅忍不住提出自己也是一個人,也沒有變心,但這樣的付出卻淪為理所當然,古代只見歌頌女性的貞潔牌坊,倒沒有看到紀念哪個男生在生理上從一而終,就算有也是著重在「情深意重」、「痴情至性」。
 
性別迷思之下,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有時是非常苛刻甚至嚴厲,女性在職場拚搏之餘,還要兼顧家務與教養小孩的責任,不然就會流於「失職」;而工作場所「玻璃天花板」效應,對於女性勞工的職涯發展也產生很大的傷害,雖然只是劇情裡短短的對話,但能讓觀眾重新省思對於女性角色的刻板想法,《與惡》的確是近年值得一看的優質好戲。(郭妤/綜合報導)

出版時間:18:10
更新時間:23:57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首爾直擊】《復仇者4》3雄現身! 鋼鐵人:最愛蟻人衝進薩諾斯肛門
佔中標籤太礙眼!黃秋生金像獎稱帝 中媒得獎名單讓他「消失」
陰陽合約後沒鬧翻 范冰冰聚餐恩師馮小剛

曾沛慈(左)飾演的「應思悅」,面對弟弟罹患思覺失調心疼又充滿同理心。翻攝我們與惡的距離臉書
曾沛慈(左)飾演的「應思悅」,面對弟弟罹患思覺失調心疼又充滿同理心。翻攝我們與惡的距離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