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當政治人物都想當網紅,我們受得了嗎?

出版時間:2019/04/16 00:05

鄭國威/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作為在台灣最早開始推動草根媒體與公民媒體的其中一人,我其實一直很希望看見更多政治人物,透過網路自媒體,直接與公民溝通。

不過到現在,政治人物網紅化已經成為常態,我可以隨意tag幾乎任何一位政治人物,也可以到他們的臉書、IG、Twitter、LINE、YouTube帳號下留言湊熱鬧。那麼台灣的政治公共溝通,變好了嗎?

對,沒有。那到底哪裡出了錯?

首先,我們先定義一下什麼是「網紅」?在我的定義中,網紅就是網路時代出現的「新名人」。在網路之前,名人早已存在,他們的特點就是擁有強大的吸引力,能夠調動眾人的注意力。

而現在的網紅更擅長於把自己的「公領域」與「私領域」模糊化,讓自我呈現與公開展示難以分辨。網紅比過去的名人更像是你的朋友,看起來不到主流媒體質感的呈現,更讓觀者感覺是「自己人」。

根據我的歸納,網紅具備3種特色:

Different#反骨網紅:特立獨行、離經叛道,凸顯反傳統元素。例如小玉。

Dazzling#耀眼網紅:擅長表演、創作、自己可以完成包裝跟行銷。例如蔡阿嘎。

Deep#專家網紅:垂直於特定社群、專精主題的專家。也被稱為某某宅、○○達人之類的。例如電獺少女。

能夠成為網紅的,通常在3個D都能得到很高的分數。政治人物變成的網紅,其實也都有以上3D的特色。首先,政治人物使用社群媒體,透過各種內容(文字、圖片、影音、直播)對網友說話,其實已經與過往的政治人物形象有很大的差異,就是在反傳統。他們抱著玩偶或貓、曬著手指、吃著便當、剪頭髮、直播遊戲實況、參與其他網紅的節目……其實都是試圖在嚴肅、甚至時常令人生厭的政治環境下,凸顯自己的親切感跟人味。

台灣大部分的政治人物講話其實不吸引人,除了少數政治明星如柯文哲、韓國瑜、黃國昌等,很少有政治人物能夠讓支持者覺得耀眼,不支持者就更覺得礙眼了。而承擔解釋政策、提高部會好感度的內閣首長跟各部會部長,像是行政院長蘇貞昌、副院長陳其邁、內政部長徐國勇等等,則是主要朝「專家網紅」的路線邁進,盡量呈現專業,給人信任、可靠的感覺。

當政黨背書、樁腳插拔、傳媒公關都效益大減,政治人物就必須先是網紅。這有點像是以前很多媒體人、主播、藝人成為政治人物,以及很多政治人物後來去媒體當名嘴一樣。政治人物誕生、取得能量的方式跟管道,隨著傳播環境巨變而變。

不過,政治人物全面網紅化,以及越來越多網紅政治人物化,卻讓「資訊津貼」問題惡化。

什麼是資訊津貼呢?根據維基百科,資訊津貼意指「消息來源以新聞稿、投書、購買版面等方式,讓媒體工作者快速取得資訊,減少採訪上的各項成本,並藉此控制議題的設定……當記者在時間壓力下無法以更高成本完成採訪工作時,通常會樂意使用消息來源提供的資訊津貼。」

當具有新聞價值的政治人物大量地提供自製的內容,而新聞媒體又競逐即時新聞時,新聞越來越變成只是幫政治人物把他們在臉書上的發言改寫一遍,不管他們發表的是認真嚴肅的義正辭嚴,還是備受歡迎的親民討喜。到現在,我甚至覺得這些訊息已經超越「津貼」,變成每天新聞的主角了。各位可以看一下新聞媒體,現在是不是幾乎都用政治人物自己在社群媒體上發表的內容來改寫成新聞。

大家都在競爭同一塊有限的餅(我們的注意力),競爭力道越來越強,加上主流新聞媒體幾乎完全喪失把關的能力跟資格,臉書或YouTube又不斷加強過濾氣泡,我們看似撇開了媒體的中介,獲得了政治圈的一手資訊,政治人物看起來也都更開放、更親民了,不禁讓我們覺得自己蠻偉大的。

但如果靜下來想想,會發現這現象排擠掉了對公共討論來說很重要的價值,例如深思熟慮、謹言慎行,而讓失言暴走撿到槍成為主流。同時,其他的新聞議題,也可能因此被低廉現成的政治網紅資訊津貼排擠到不見了。

我當然不認為,政治人物主動透過自媒體跟公眾溝通這件事,現在變成一件壞事。不過我想我們也得時時提醒自己,就算是自己支持的政治人物,也不能被他們網紅化的再現牽著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鄭國威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