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警王惀宇:你知道嗎 警察正對你錄影

出版時間:2019/04/16 00:07

王惀宇/基層員警

你今天到了銀行,也許想要提現、或者想要匯款、抑或是要變更帳戶資料。這可能是因為你在替公司辦公、或者是你個人的私事……

無論你在做什麼,也沒有違法,不過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會被身旁的警察用身上的密錄器完整記錄下來,而且會讓檔案管理承辦人、單位主管、各層級督導官一一看過,欣賞你在不知情中被鏡頭拍下的樣貌,並且將以「維護治安必要」保存下來,這是當前警察重點工作。

有趣的是,到底在金融機構針對不特定對象錄影的依據何在,許多長官也支吾其詞,推說是上級交辦。那我們只能回歸最基礎的《警察職權行使法》,來探究其中的合法性。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10條規定:「對於經常發生或經合理判斷可能發生犯罪案件之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為維護治安之必要時……或以現有之攝影或其他科技工具蒐集資料。」然而我們必須進一步探討,這個勤務手段真的有其必要性與合理性?而它的合法性真的能禁得起考驗?

國家蒐集資料有助於施政,但也有侵犯人民自由的疑慮,自然要受到嚴格的檢驗。司法院前大法官李震山曾指出:資訊自決權作為人格自由發展權之一,只有在危急重大公益時才可限制;且人民自願出現在公共場所,不能直接推定其放棄個人隱私或不在乎受到侵犯。重點在於公權力是否是在隱私合理期待,以及該場所是否有進行蒐集資料之必要。

而上級將所有金融機構都納入錄影目標,顯然已超越10條所規範的要件「經常發生」、「經合理判斷可能發生」,大多銀行過去未曾有過案件發生、亦沒有客觀合理的證據推斷將發生危害,僅是上級單憑自己的意念,甚至可說是對犯罪分析的怠惰,以致要求基層員警以土法煉鋼的方式任意秘密攝錄人民。在沒有合法依據的前提,且無具體理由應蒐集資料的場所,以普遍、非公開方式,將所有在場民眾的一舉一動記錄,且長官可隨時檢閱這些隱私資料,這樣的勤務手段顯然有失平衡。

現今金融機構裝設監視器已相當普遍,在台北市也有超過1.5萬支公設監視器,已構築相當嚴密的防護網,且為合法公開的資料蒐集;而讓員警以密錄器在無犯罪發生之虞的地方,對著無違法情形的人民攝影,不但在合法性有待商榷,且是對基層員警加諸不必要的負擔與爭議。繼續以模糊的「犯罪預防」為由侵犯人民自由並使基層警察擔服不合理且無效益的勤務,並非民主國家治安機關應有的作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