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黃哲斌專欄:駭客任務,二十年後

出版時間:2019/04/17 00:13

黃哲斌/自由撰稿人

電影《駭客任務》首映二十周年了,最近,我又重看一次,劇中情節、寓意、動作、特效,如今再訪依舊生猛,不見老態,當下流行的種種超級英雄電影,就算同時圍上來,照樣一個打十個。

《駭客任務》有多前衛?1999年,電腦還是「奔騰處理器」、「Windows 98」的年代,撥接上網速度只有56K;資料儲存主流則是3.5吋軟碟片,一張1.44MB磁片,還裝不下現在手機拍攝的一幀照片。

然而,《駭客任務》已架構出一個祭師預言的世界,虛擬身分、認同剝離、數位監控、人工智慧、全景擬像,透過一則反烏托邦故事,對於人類存在與認同的質疑辯論,可與《銀翼殺手》並列不朽。

提到此片,不能不談編導搭檔華卓斯基姊妹。1995年,他們還是華卓斯基兄弟,從小酷愛動漫,一心嚮往好萊塢,先為動作片名導李察唐納寫了《刺客戰場》劇本,描繪殺手席維斯史特龍、安東尼班德拉斯的江湖恩怨,結果,被丟給另一名編劇改寫,修理得面目全非,華卓斯基兄弟氣得不想掛名,但未被接受。

當時改動《刺客戰場》的編劇海格蘭,並非泛泛之輩,後來還寫出《鐵面特警隊》、《神秘河流》、《火線救援》等厲害劇本,但華卓斯基感到屈辱,發願自編自導,才不會重蹈覆轍。

一年後,兄弟倆如願以六百萬美元小成本,省吃儉用拍了《驚世狂花》,包覆著動作驚悚的外皮,被認為是第一部描寫女同志的好萊塢主流電影。

《驚世狂花》頗獲好評,讓華卓斯基受片商信任,籌備開拍《駭客任務》,製片預算拉高到六千多萬美元,他們也不負寄望,開出全球四億六千萬美元營收,同時穩居科幻影史的重量級經典。

《駭客任務》的成功因素多元,一是混搭不同宗教及哲學,創造一種兼具科幻與人文縱深的世界觀,尤其大量挪借東方文化,包括日本動漫《攻殼機動隊》的人機一體、香港功夫電影的武打設計、禪宗哲學的虛實辯論,有別於其他美式科幻片,兼容神秘性及新鮮感。

其次是科技次元的原創視覺,當時,電腦及網路還是新興事物,台灣許多人還在苦啃《PCHome》雜誌或松崗圖書,希望進入未來世界。《駭客任務》具象描繪一個0與1的虛擬宇宙,包括綠色符碼瀑布、子彈時間、機器學習、程式病毒、虛擬實境……,成功營造一個可視的科幻空間。

《駭客任務》的科技語彙及角色設定,除了延伸在兩部續集裡,也影響了一長串的後輩電影,像是《阿凡達》、《獵殺代理人》、《啟動原始碼》等等,它們反覆追問人類與機器的關係、心靈與肉體的二元性、真實與虛幻的鏡像、身分與認同的弔詭矛盾。

其中,肉身與認同的衝突矛盾,是《駭客任務》最核心、最迷人的現實題目,這與編導的經歷息息相關。華卓斯基兄弟雖曾各自結婚,但他們從小就在性別認同中掙扎,成名後,前後進行變性手術,成為華卓斯基姊妹。他們在八卦媒體壓力下勇敢出櫃,為跨性別的社會少數發聲代言,曾獲頒多項人權獎項。

由此來看,《駭客任務》既是實體世界與網路身分的存在思辨,也是性別、族群、政治等多元認同的革命寓言,就像他們後來編劇的《V怪客》,當你困在身體束縛裡,痛苦徬徨,渴望解放,「究竟應該吃下藍色藥丸,或紅色藥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黃哲斌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