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張曼娟專欄:隱藏的翅膀

出版時間:2019/04/19 00:13


張曼娟/作家


東京大學的名譽教授上野千鶴子曾經出版過《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這本書備受矚目,讀著這本書時,身在台灣的女性可能會覺得慶幸,相比之下,我們的境遇要好得多了。然而,當我看見千鶴子在東大開學典禮上發表演說,提到男生、女生對於「優秀」的自我感受,卻覺得心有戚戚焉了。她的說法是聯誼的時候,東大的男生特別受歡迎,因為他的學歷代表他的才能。而東大的女生卻盡可能掩飾自己是東大學生的事實,為的是怕對方退縮,也就是說,在許多時候,女人必須要隱藏自己的才能與光芒,才不會帶來威脅,才能受人喜愛。

三十幾年前,我考上中文碩士班,班上共有十位同學,只有兩位是男生,八位都是女生。我們和教授一起吃飯時,聽見教授們憂心忡忡的說:「這一屆的博士班恐怕又是陰盛陽衰了,該怎麼辦才好呢?」「要不要考慮保留男性名額?」 「問題是,男生根本不想念博士班,保留有什麼意義?」最後教授們環視著我們這些女生,嘆了一口氣:「妳們真的都很優秀,可惜不是男生。」在那樣的餐桌上,我們是沒有什麼發言權的,通常能跟教授們聊天對話的都是學長,男性。我只好怒喝一碗酸辣湯。

然而,我算是很幸運的,出了書,取得博士學位,還能進入大學教書,成為副教授。轉眼過了三十歲,仍舊單身,有位商學院女教授對我說:「妳應該先把終身大事定下來再念博士班的,像我就是懷孕了才去考博士班,考上之後我老公傻眼。可是,後悔也來不及啦。」我雖然點著頭聆聽,卻有一個聲音從心中響起: 「為什麼要後悔?妻子力爭上游,對丈夫來說是一個污點嗎?」

到了三十幾歲依然單身,有些長輩看不下去,開始幫我媒合相親,最經典的,是曾經當選過模範母親的鄰居阿姨,特別到家裡來給我看了幾張男性相片,然後語重心長的對我說:「我有跟他們說妳是老師,他們都想跟妳碰碰面。可是,我沒說妳是大學老師,我覺得啊,為了妳好,見面的時候,就不要提妳在大學教書的事了。如果他們一直問,就說妳是小學老師吧。」我明白許多有能力飛翔的女性,都隱藏起自己的翅膀過日子。那一天,我為女人感到悲哀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張曼娟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