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銘志:污名化用電大戶 救不了再生能源

出版時間:2019/04/19 00:08

高銘志/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眾所期待的能源轉型關鍵法案──《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在民進黨政府上台的3年後,終於通過,可說是甚為迅速,也可看到政府對於再生能源的高度重視。修正通過後,除了終於完成早就在2年前通過的《電業法》的配套修法,以及形式上將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提高成不可能的任務外,最引發關注的,無非是用電大戶的綠能或儲能義務──此次修法,創造了眾多的世界第一:

一、台灣成為罕見以污名化用戶端之用電大戶來推動再生能源發展的國家。世界其他國家多是要求「(發或售)電力公司」負擔此一責任,較為合理。

二、台灣成為世界首度針對能源大戶引進「強制再生能源配比義務制度」(Renewable Portfolio Standards,RPS)的國家。其他國家大多要求售電公司負擔此一義務,並可直接轉嫁全體電力用戶負擔。
三、此次修法將原本只是大企業自願性的百分之百再生能源倡議(RE100),轉換為「強制」。但因政府不承認便宜的國際再生能源憑證REC,將導致企業沉重的負擔。

四、台灣成為採取躉購費率(FIT)國家(如德國)中,首見能源大戶「三重負擔」之國家:首先,在台灣用電大戶無法減免再生能源附加費;第二,用電大戶實際上早就按其用電量繳交大量再生能源附加費的貢獻,不被承認;第三,修法後增加「強制再生能源配比義務制度」義務。

在立法過程中,很多法律學者都有這樣的疑問:「為何只是單純電用的比較多,就要負擔這樣的責任?」電力政策與配比,根本不是掌握在用電大戶手裡,而是由能源政策、電力政策、國營電業、《電業法》所通盤規劃。

結果,政府推動再生能源不力、無法順利達成荒謬的2025年20%再生能源目標的責任,卻要毫無電源開發責任的電力用戶埋單,豈不荒謬?這也跟前陣子台積電三奈米環評被要求其提出「電從哪裡來」,有異曲同工之妙。問題出在,外部成本要內部化,也應該是透過碳稅、能源稅費等方式處理,而非「頭痛(燃煤製造的空氣污染)醫腳(其他地區新增再生能源發電)」。

甚至,政府在制度設計上,「刻意抹滅」能源大戶、甚至全民的再生能源貢獻。在新電價公式下,全民(包括用電大戶)早就繳交再生能源附加費,但因為長年來簡陋的用電標示制度,導致全民的用電配比內,並沒有特別將再生能源貢獻標示出來,而呈現疑似零的狀態,僅有減碳資訊而已。

污名化用電大戶,真正的原因無非就是經濟部在號稱50年來最大修正的《電業法》通過後,至今業績仍是零;而2年前經濟部的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設立後,至今的交易量仍舊慘兮兮。買的,是既有的再生能源憑證;賣的,也是原本躉購費率下的電。新的綠電計劃,開發商也都只想躉售給台電。政府的失職,卻要用電大戶承擔,合理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