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娘遭擄】法官轟檢偷塞逮捕書 真相出爐

出版時間:2019/04/19 19:35

台北市知名日本料理餐廳答姓董娘,日前因債務糾紛遭男子徐春暉當街押走,10小時候徐男才帶董娘投案。台北地檢署認為徐男涉犯擄人勒贖重罪而聲押徐男,北院卻以卷宗內沒有逮捕通知書,認定逮捕程序不合法,裁定當庭釋放徐男,但北檢認為,卷內本來就有逮捕通知書,因此抗告獲高院發回,法官卻在法官論壇上發文,指檢察官事後才擅自附上逮捕通知書,引發院檢譁然,北院昨重開羈押庭確認律師先前影印卷內已有逮捕書,認定逮捕程序並無違失,改裁定徐男收押禁見。

對此,裁定釋放徐春暉的法官下午澄清指出,雖經確認徐男律師在第一次羈押庭時,閱卷有影印到逮捕通知書,但開羈押庭前,經合法通知,檢察官卻表明不出庭,卷證資料也未編頁碼,徐男的律師也爭執閱卷未見任何逮捕通知書,偵訊筆錄沒有諭知逮捕,當時與律師翻閱卷證達5分鐘,確認多次後,確實沒找到任何逮捕通知書,且「檢察官蒞羈押庭不是義務嗎?法院都會配合律師閱卷完再開庭,當然也會配合檢察官時間開庭啊!況且,檢察官出庭本應提示卷證,倘若卷證有好幾箱,難道要法官所有卷證逐一看完嗎?」

法官並指出,沒找到逮捕通知書只是釋放徐春暉的理由之一,而徐男帶著被害人主動投案,警方以現行犯移送,警訊筆錄卻記載詢問徐男是否同意自願到地檢署接受訊問,既然是自行到案,犯罪行為已經終了,就不是現行犯,警方卻以現行犯移送,當然不合法,何況移送過程徐男都沒上銬,另檢察官偵訊時,也未告知徐男涉犯擄人勒贖罪,聲押時也未在聲押書上勾選依據哪個法條,程序有瑕疵。

法官還強調,徐春暉主動通知其他共犯到警方作筆錄,這些共犯既然沒有無法到檢方偵訊的困難,檢方又不傳共犯,竟以有串證之虞歸咎徐男,且沒有證據證明徐男與其他共犯串證,當然沒有串證之虞,這些都是釋放徐男的理由,並非僅沒找到逮捕通知書就釋放徐男。
 
這起爭端起因本月16日台北地檢署內勤檢察官收到中山分局移送徐嫌到案,檢察官訊後認為徐男涉犯擄人勒贖重罪,且有與共犯串供之虞,將徐男聲押禁見,將聲押書和卷宗送往北院後,檢察官繼續開庭訊問其他分局移送的案件。
 
但當晚北院召開羈押庭時,徐男律師主張檢警沒逮捕徐男就聲押,程序上不合法,法官因此駁回檢方聲押,並在裁定中指出,卷證中並沒有警方拘提、逮捕,或是檢察官依法當庭逮捕徐男的證據,檢察官也沒蒞庭說明,因此以違反拘捕前置原則等理由,駁回檢方聲押,當庭釋放徐男。
 
案件卷宗送回北檢後,北檢認為卷內本來就附有中山分局對徐男的逮捕通知書,上頭還有徐男簽名、捺印,因此提起抗告,而高院評議後,昨天撤銷北院將徐男釋放的裁定,發回北院重裁。
 
但裁定釋放徐男的法官昨晚間6時許在法官論壇上以「法官的尊嚴」為題指控「檢察官聲押都不用到庭(到庭不是義務嗎)明明就是檢察官於庭畢後擅自補附卷內證據(聲羈卷送來不編頁,院方也沒影卷,檢察官事後擅自補附逮捕通知書)然後高院還要逕行採信檢察官毫無根據的說法,不願相信一審法官的說法,以原審法官裁定內容與檢送抗告卷宗不符為由,恣意撤銷原審裁定,恕難接受」。
 
文章一出引發院檢譁然,因為左打北檢、右罵高院,因此當另名承辦法官於昨晚間9時許重開羈押庭時,為了釋疑,特地要求徐男律師提出先前的影印卷,結果勘驗結果顯示,律師影卷中就有警方的逮捕通知書,而律師手中的影卷,正是從法官收到的卷宗去影印的,證明並非檢察官事後才補進卷宗,還了檢察官清白。
 
但此事今天仍在院檢餘波盪漾,有人質疑法官不願承認漏看卷宗,不如分案調查是否有縱放人犯的問題,也有人認為法官不應恣意指摘檢方偷塞卷宗,應該送法官評鑑。但也有人緩頰,司法程序繁瑣,有疏失難免,不應苛責。

北檢今下午發布新聞稿指出,該案召開羈押庭時,檢察官仍在處理內勤案件,並非無故不到庭表示意見,也絕無法官所指,庭畢後擅自補附卷證一事,且北檢針對此案,先前都未發布新聞稿,未來會繼續調查本案,還兩度感謝法官審理案件的辛勞。(吳珮如、呂志明/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2:24
更新時間 19:35(新增法官回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