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倫拜校園槍擊案20年 組成全美最縝密安全網

出版時間:2019/04/20 01:30

1999年4月20日,美國科倫拉多州科倫拜高中兩名學生闖入校園大開殺戒,造成13人死亡、24人受傷的慘劇,從此變成美國人心目中不可磨滅的慘案,此後每次美國發生重大校園槍擊案,都會有人再提起科倫拜(Columbine)這個名字。
 
事隔20年,至今仍不斷有陌生人跑到科倫拜校園周邊徘徊,有人單純是好奇,有人說只是去憑弔,向死者致意,還有人坦言,他們崇拜兩名兇手,甚至自稱是兇手投胎轉世!平均每個月都有150名閒雜人等造訪科倫拜校園,加重維護校園治安工作難度。
 
沒有哪個城鎮像科倫拜所在的里多頓(Littleton)這樣高度關注校園安全,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當地建構了可能是全美最縝密的安全系統,裝設攝影機和遙控安全鎖、追查任何可疑人物,設立24小時派遣中心,組成一支武裝保全隊,監控所有「問題學生」以及他們的社群帳號,接受一流心理學者與特警的訓練,時時進修、不斷演練再演練,隨時防範威脅再起,阻止最糟糕的狀況再度發生。
 
保全隊伍的核心人物是50歲的警員麥唐納(John McDonald),11年前他的獨生女進了科倫拜高中,他也就在那時加入學區保全團隊,現在他統領的隊伍要負責學區內157所學校、8.5萬名學生的安全。

他常會接到不同校警的情況報告,有時一大清早,某所高中的校警告訴他,校園裡有傳言指出,有人打算開槍射擊校園窗戶。不等麥唐納發號施令,屬下早已行動起來,大批警員出動前往學校,校園周邊加強搜索,保全隊和地方警察訊問師生,直到確定沒有遺漏任何線索

麥唐納堅信「每個線索都重要」,即使是隱晦不明的暗示也不能忽略,過去每宗校園槍擊案的兇手都曾有過預告,有人向朋友吹噓,有人在網路貼文,有時看來只是惡作劇,但結果卻不能忽略。

麥當納說:「如果有人說要殺人、要爆炸、威脅要傷害人,我都要當真。」只不過,近來這種威脅言論很少真的實現。

該學區有網路匿報系統「Safe2Tell」,學生或家長只要對任何事覺得有疑慮都可以上網舉報,麥唐納說,這系統確實有用,他們根據檢舉,分別在去年11月、12月,今年1月,各自查扣了一把手槍。

麥唐納的團隊有127人、多達300萬美元(9248萬元台幣)營運預算、但他事必躬親,對於匿名舉報網站的線索必定一一查看,內容包括企圖自殺、自殘、虐兒、作弊、嗑藥、酗酒,這些都可能影響校園安全,他屬下早已習慣半夜接到麥唐納的命令,要他們儘快清查某些線索,回應每宗檢舉案。
 
這些還只是來自各校園內部的威脅,更令人煩惱的是每天都有從各界前往科倫拜中學的陌生人,有人只是想看看,有人想要拍照,保全團隊通常在這些人還沒下車以前就把他們攔住,確認他們來此的動機。

20年前,12年級學生哈里斯(Eric Harris)和克萊柏德( Dylan Klebold)帶著槍械和爆裂物進入校園,在圖書館射殺多名學生,最後共有12名學生、1名老師身亡,24人受傷,兩名兇手後來自盡。

其他美國發生的重大校園槍擊案,例如康乃迪克州的桑迪胡克小學,發生血案後決定拆除教室重建,抹去不愉快的記憶,科倫拜校園卻改變不多,盡量保持1999年的原貌,因為當地人堅信,如果真的把校舍拆了重建,那就是向槍手認輸了。

但科倫拜校園也做了很多改變,校園各地有數十個監視攝影機,校門有保全人員可以遙控開關的門鎖,每間教室的門都有一轉就上鎖的鎖鈕,萬一有危險,教師不用驚慌失措地找鑰匙就把門鎖上。

校方發給1700名學生每人一本應變手冊,指導他們如果遇到槍手闖進校舍該怎麼做,還指點他們不要做出可能危害自己的行動。校方每年做出好幾百次威脅評估,監控學生的社群網站,要求某些學生揹著透明書包上學,或是接受心理輔導,甚至在問題學生畢業後還會持續監控。

迷戀科倫拜槍擊案的陌生人被稱為「科倫拜迷戀者」(Columbiners),他們在網上結交成朋友,對當年血案的調查文件如數家珍,熟悉校園方位,甚至熟讀兇手寫過的文章,知道每位死者的姓名,連兇手吃的東西、買的東西都摸得清楚,這些人莫名迷戀科倫拜,不分早晚會突然跑去校園,麥唐納說,大部分的迷戀者無害,不會做出壞事,但總有少數害群之馬帶來麻煩。

2012年,一名16歲少年宣稱要替校園刊物做訪問,問了一些關於槍手的問題之後,不久就被查獲圖謀在猶他州的高中發動校園爆炸攻擊而被捕了。另一名23歲女子雷克倫(Elizabeth Lecron)曾想參觀科倫拜校園,被麥唐納婉拒送走,結果她回到俄亥俄州後買了大量炸藥,企圖發動大規模的爆炸屠殺。雷克倫多次在網路貼文表達對科倫拜槍手的崇拜,她把他們「奉如神明」。

對麥唐諾來說,隨著科倫拜血案紀念日愈近,威脅校園安全的事件愈多,不只是他,校內的師生也承受不小壓力,當年歷經槍擊案逃過一劫的學生,有人當了醫生、護士、輔導專家、急救人員,還有5人當了老師,回到母校科倫拜教書。當年爬窗逃生的艾爾蘭當了財經顧問,大家都證明自己變得更堅強,但不堪其擾的是隨著紀念日接近,數不清的媒體想要約他們訪問,要他們重新想起那天的恐怖回憶。

當年科倫拜的校長迪安吉里斯(Frank DeAngelis)說,他要幫忙籌備紀念活動,還有將近50家媒體想要找他訪問,每年到這個季節他就心思不定,自從1999年到現在,迪安吉里斯總是很容易在四月份發生意外,20年來他已經在四月份遇到6次車禍,他是靠著信仰、家庭、親友、心理輔導師的支持,才撫平歷經槍擊案的創傷。

現任校長克利斯帝(Scott Christy)則以更正面的態度迎接紀念日,42歲的他忙著開會、與家長會談、討論學生舞會,視察教室,聽取棒球隊比賽心得,他說,校園槍擊案發生時,現在在學的學生都還沒出生,科倫拜99%的時間只是一間單純的學校,只有每年這一天,科倫拜才會變成一個特別的象徵,他希望以平常心面對。(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跟上國際脈動,快來蘋果國際按讚

槍擊案發生當時,學生驚恐等候其他同學疏散。法新社
槍擊案發生當時,學生驚恐等候其他同學疏散。法新社

科倫拜血案的兩名兇手克萊柏德(左)與哈里斯(右)。法新社
科倫拜血案的兩名兇手克萊柏德(左)與哈里斯(右)。法新社

退休警官麥唐納負責保衛科倫拜中學所屬學區安全。翻攝《華盛頓郵報》
退休警官麥唐納負責保衛科倫拜中學所屬學區安全。翻攝《華盛頓郵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