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與牛的對話:公設辯護人這樣也中槍

出版時間:2019/04/20 10:53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雞大哥:「很少有關『公設辯護人』的新聞報導。」
牛小弟:「沒事就是好事,很少有關『公設辯護人』的新聞報導,這是好事。為甚麼會提到這事?」
雞大哥:「看到關於『公設辯護人取代法扶律師』的爭議。」
牛小弟:「怎麼回事?」
雞大哥:「報導說,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北律師公會等團體發表共同聲明,表示:《法律扶助法》修正草案以『排富』為名,讓公設辯護人取代法扶律師,還是讓開著賓士車的被告繼續濫用同屬公益資源的公設辯護人。」
牛小弟:「這應該不是在批判公設辯護人吧?話說回來,就牛ㄟ所知,公設辯護人也不想辦這種案件。」
雞大哥:「報導還說,司法院在4月1日大幅招考『約聘公設辯護人』,這違反1999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廢除公設辯護人制度的決議。」
牛小弟:「1999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廢除公設辯護人制度的決議,這有法律上的拘束力?兢兢業業、努力做事的公設辯護人,這樣也中槍。」
雞大哥:「重點是,司法院在4月1日大幅招考『約聘公設辯護人』,意欲取代『法扶律師』。」
牛小弟:「司法院哪有大幅招考『約聘公設辯護人』?不就是因為1999年這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司法院許久以來,因此而沒有繼續再招考『公設辯護人』,以至於現在各法院都明顯欠缺足夠的『公設辯護人』人力。為了應急,各法院才有指定『義務辯護律師』或轉介『法扶律師』來為被告辯護的措施;現在要招考『約聘公設辯護人』,其實一樣也是為了應急而已,這與《法律扶助法》的修正何干?這其實也只是『指定』律師與『聘用』律師的區別而已,哪有甚麼『公設辯護人取代法扶律師』的問題。」
雞大哥:「『約聘公設辯護人』共要招考幾個?」
牛小弟:「就我所知,這一次總共有八位。司法院說:『立法院修正通過法院就偵查中之羈押審查,須採強制辯護,這是88年(即1999年)當時所無法預見的,為了讓被逮捕之犯罪嫌疑人應否羈押之審查能儘快進行,俾滿足人權保障,司法院才有甄選八名約聘公辯的規劃。非前揭團體所稱司法院為擴大公辯制度而修改《法律扶助法》。」
雞大哥:「106年增定、107年1月1日施行的《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之一第一、二項規定:『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辯護。但等候指定辯護人逾四小時未到場,經被告主動請求訊問者,不在此限。』『前項選任辯護人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審判長得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這是不排富的強制規定,所以,『公益資源』是一定要花費的。」
牛小弟:「對。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一條之一的規定,需要、一定要『辯護人』到庭的案子真的很多,這也難怪司法院要招考律師來充任『約聘公設辯護人』。事實上,司法院所要招考的『約聘公設辯護人』,應考人必須是律師,而且是應急的權宜措施,實在不能理解,為甚麼要反對?」
雞大哥:「因為『讓公設辯護人取代法扶律師,還是讓開著賓士車的被告繼續濫用同屬公益資源的公設辯護人』,這換湯不換藥。」
牛小弟:「哈!這是在誤導閱聽人嗎?《法律扶助法》修正草案合不合理?妥不妥當?當然必須好好討論,但這與『公設辯護人』無關啊,把『公設辯護人』扯進來幹嘛。」
雞大哥:「你的意思是說,不發生『公設辯護人取代法扶律師』的問題,『公設辯護人』有夠倒楣,這樣也中槍。」
牛小弟:「刑事訴訟的辯護制度,是為保護被告的利益,藉由辯護人的專業介入,用以充實被告防禦權及彌補被告法律知識之落差,使被告與國家機關的實力差距得以適度調節,並促成有效的交互辯證來發現真實。要有『辯護人』來為被告辯護,這裡面原本不應該有所謂的『排富條款』;但所有的被告如果都要有辯護人來為他辯護,國家所需要支出的花費實在太大,所以《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關於一定要為被告『指定辯護』的規定,其實早早就已經自動的限縮了案件範圍。」
雞大哥:「是。」
牛小弟:「一定要有辯護人來為被告辯護的案子,我們稱為『強制辯護案件』;『強制辯護案件』就『不排富』部分的規定而言,如『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案子,這類案件就算被告(或他家)極為富裕,一旦不自行委任辯護人來為他自己辯護,法院也只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來為他辯護一途了......因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七款同時規定:『依本法應用辯護人之案件或已經指定辯護人之案件,辯護人未經到庭辯護而逕行審判者,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各法院確實需要增加『公設辯護人』的人力,這與《法律扶助法》的修正完全沒有關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