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機車飛虎隊在天安門救人 參與者:永生難忘

出版時間:2019/04/21 01:02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對不少人而言,血腥鎮壓的畫面依然歷歷在目。當年春天,女商人王麗玲到北京出差,正好遇上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現正旅居英國的她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講述參加北京市民機車飛虎隊、6月3日晚及後來到醫院數屍體等經歷,當是醫院滿是腐臭屍味,她說:「那個是永遠忘不了的。」最令她心寒的是,外國人都清楚知道六四發生的慘劇,反倒是中國人不清楚當年當局是如何血腥鎮壓。

王麗玲參加的機車飛虎隊,在民運期間的北京遠近聞名。不過,王麗玲是其中一員,她說當時其實根本沒有成立隊伍,「飛虎隊是老百姓的一種稱謂。」剛開始時,只是大家在每天晚飯後騎機車到廣場上兜風,很多人形成習慣後,覺得不過癮,尤其是北京市政府聲勢浩大地出動直升機撒傳單後,「結果也不知誰想起來的,騎機車以示對抗。結果這樣就形成了一種機車流,是自發的。」

據王麗玲稱,最多人的時間,隊伍有「百八十輛」機車。建立之初,是為支持學生、支持運動造勢,發展到後來,「我聽說啊,有些人就幫助學生傳遞一下消息,尤其是部隊的動向啊,有這個功能。我估計他們(中國當局)把它給滅了,也就是因為發現有這個功能在裡頭。」她說,六四前兩、三天,飛虎隊被鎮壓,「我有這個印象,就把它給毀了。」「毀了」就是把全部人抓走,她則因為當晚有事離開隊伍,僥倖逃過一劫。「其他人都去了首鋼(首都鋼鐵公司),當時他們想要首鋼罷工嘛,所以就全部開到裏頭,結果一進去就全都給抓了。實際上他們是最早被抓的。」之後他們都被判了重刑。

王麗玲回憶1989年6月3日那晚,她說,當晚不到10時,木樨地那邊傳來了第一陣槍聲。「因為當時我住在西單,那個地方離長安街、西單口特別近,當時我朋友還以為是放鞭炮,後來我們從家裡跑出來,在街上就聽得很清楚,而且還隱隱約約聽到唱國際歌的聲音。那個是永遠忘不了的。」然後,她看到部隊衝過來。

「第一批部隊過來都是在車裡,開槍是亂開,的確也有一些是往天上打的,因為你可以看到子彈的流光。也有朝人群打的。這個時候就看到有人死了,中彈了。我呢,是和幾個人一起幫着把(中彈的)人往板車,就是運貨的三輪車上抬。我們主要是送了兩個醫院,一個是郵電醫院,還有二龍路醫院。我們把那天晚上所有的傷員都送到這兩個醫院去了。」她在院裏數着屍體,「有一個醫院是50多個,有一個醫院是26個。」

那晚,王麗玲因為摔了一跤,玻璃渣插傷膝頭造成感染,就去醫院治療,那時醫院門口沒有人把守。她說,當時醫院為死者製作了簡單的冊子,由一名醫生坐在門口拿着來認人。「冊子上肯定是沒有名字,他們就拍了一些照片,有的沒照片的就寫上死者的特徵,大概年齡多少,有沒有鬍子。因為夏天大家穿的都很少嘛,一般就是一個背心,尤其是有的受傷了以後衣服都沒了,所以主要是生理特徵。」

王麗玲表示,因為那兩天特別熱,遺體已開始腐爛,味道充斥了整個胡同。一名北京婦人來到郵電醫院,向她說要找丈夫。婦人說,丈夫當晚洗完澡,穿着拖鞋就外出散步乘涼,結果一直沒有回家。她說出丈夫的特徵後,看到醫生拿着的冊子上的照片就暈倒了,「我也估計那個是她丈夫」。

王麗玲說,她當時看遺體也有點經驗了。「一般沒鞋的,穿的少的,甚麼大褲衩的,肯定都是本地的;穿着毛衣啊,穿着長褲、皮鞋的,那就是外地的,所以說,如果那天晚上是北京市民(和學生受到鎮壓)的話,我還不同意,應該說就是群眾,學生和群眾,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吧,醫院好多都不知道是哪兒的人。」

王麗玲還說,當晚有護士接待她時,撕了一張單子給她,讓她去治療室療傷。她看到上面寫的是「張藝珍」,不是她的名字,護士解釋:「你怎麼回事兒?不怕他們秋後算賬啊?你還想用你真的名字啊?」她這才知道,就連醫護人員都為了保護她們,想得特別周到。

對王麗玲而言,六四之後的日子很難熬。當時到處戒嚴,部隊在大街上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人們還開始檢舉揭發。她說,14歲少年王石頭撿到一個戒嚴部隊的鋼盔,因為有說只要主動交代就沒事,他父母就讓他把它交出去,結果第二天他就被帶走了。她認識王石頭時,他已從監獄裡出來。少年恨他父母,但她認為他恨錯了對象。

「北京當時就是那個情況,要麼你主動去坦白,要不就是人揭發你。後來我的一個朋友也是被人揭發,說是他燒了坦克。」但她們只扔了汽油瓶,有看到別人燒坦克。「我們都沒有武器,後來就有人用北冰洋汽水瓶,把瓶子收集起來,從公共汽車往外弄汽油,弄些破布條子,塞進去,那個點不好還會把自己給燒着。我們就點這種汽油瓶往外扔。其實對坦克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王麗玲說,這幾天她做了一個不正規的調查,發現周圍的英國人百分之百知道六四,但三四十歲以上的中國人,就不知道發生了六四事件,三四十歲以下的就更沒戲。她曾遇到一名42歲的上海人,雖然當年看電視,知道有學生在廣場抗爭,卻對開槍鎮壓致多人死傷一事一無所知。他問:「真的開槍了?我怎麼沒聽說啊?」王麗玲說:「他問我這個問題。所以說,我的心真的都冷了。」 (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跟上國際脈動,快來蘋果國際按讚

王麗玲1989年攝於北京街頭。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王麗玲提供
王麗玲1989年攝於北京街頭。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王麗玲提供

王麗玲攝於1989年六四後,西單一商店被子彈打穿的窗前。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王麗玲提供
王麗玲攝於1989年六四後,西單一商店被子彈打穿的窗前。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王麗玲提供

戒嚴部隊進城後的北京街頭。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王麗玲提供
戒嚴部隊進城後的北京街頭。翻攝自由亞洲電台/王麗玲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