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法廢除,軍人變太監?蔡總統與韓市長交鋒誰有理?

出版時間:2019/04/21 13:33

王瀚興/律師 
 
日前韓國瑜市長一番軍法被廢,軍人好像太監穿上西裝;且蔡總統並未服役,不了解軍事云云,蔡總統罕見直球對決,加以駁斥;筆者亦執干戈以衛社稷,又曾在《軍事審判法》大修之前,擔任軍審辯護,有些實務看法,容申述之。
 
首先,《軍事審判法》第1條:「現役軍人戰時犯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之罪,依本法追訴、處罰。現役軍人非戰時犯下列之罪者,依刑事訴訟法追訴、處罰:一、陸海空軍刑法第四十四條至第四十六條及第七十六條第一項。二、前款以外陸海空軍刑法或其特別法之罪。非現役軍人不受軍事審判。」等語,定有明文。承前,若細究軍法修正,精確的說法:「戰時」方有原先的軍事法院與檢察署審判,「平時」則由普通刑事法院與檢察署,依照刑事訴訟程序審理,不過仍適用軍刑法;申言之,軍事審判「程序法」修正,但是軍刑法「實體法」未廢止,韓市長的用語,應予以補充。
 
或問:韓市長無地放矢?依筆者實務經驗,市長亦有言中之處。以往軍事法院審理者,審判長為校級軍官,就筆者刑事辯護:從羈押會見、卷證閱覽、調查證據,交互詰問,除地點不同外,就其公正與精緻度,與地方刑事法院實無二致。並無聲請證人遭刁難,或者遭審檢夾擊的窘況,愚見以為比對行政訴訟,甚至軍事法院還更對被告與律師友善。是以,軍事審判因個案而突然修法,或是如蔡總統當年參與抗議時,頭上戴的「國防布」,黑箱審理,蒙汙名而須廢除,現在回想,是否太草率、太武斷?
 
或問:普通法院與檢察署適用軍刑法,那有何疑義?例如:軍法修正後,下屬告上級公然侮辱,或上級將怠忽勤務者,移送法辦,結果為:長官判刑,下屬輕判;之後,以後長官不敢罵,下屬開小差,豈有細柳營之軍紀?
 
筆者舉一史實:二次大戰巴頓將軍,因某野戰醫院兵士宣稱有「憂鬱症」而大發雷霆,當記者的面掌摑該員;之後,此士兵受其激勵,拿到美軍的紫心勛章,古語:「慈不帶兵」,上有悍將、下有勇士,若巴頓此舉在寶島發生,交由普通法院審理,審理者未黯領導統馭之術,焉能有合乎情理的審判結果?巴頓將軍縱為千古將才,也會埋沒在寶島民粹吧?是以,韓市長太監之語過重,且蔡總統也每年會到忠烈祠祭祀國軍,必使國軍光榮。但普通法院軍法案件,平日掣肘部隊,戰時卻強求有戰力,無異緣木求魚?
 
最末,歷史故事做結:吳王闔閭叫孫武練兵,以姬妾百餘人為成員;經再三耳提面命,兩位隊長嬉笑怒罵,遭孫武斬首,孫子兵法固為千古奇書,然「兵法」源於「軍法」,若無軍令如山,軍紀似鐵,再好的武器,再美的辭藻,又有何用?望我們的蔡總統息怒,韓市長三思而言,方為全民之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