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錯胎1】割掉睪丸的他娶變性的她 直擊「雙變性家庭」生活

出版時間:2019/04/23 10:54

廚房裡熱火朝天,油鍋吱吱作響,黃怡愷(34歲)熟練地把菜下鍋,邊揮舞著鍋鏟,還遊刃有餘地邊和《蘋果新聞網》記者話家常,「我從小就喜歡煮菜,喜歡和媽媽在廚房裡跑來跑去。」隨意紮著馬尾,戴著眼鏡,她活脫脫一副多年主婦樣。

不一會兒晚餐上桌了,但另一半還在客廳裡專注地打電動,「老公……」,黃怡愷嗲著嗓子,扯著對方的衣袖撒嬌,無奈「美人計」不被買單,螢幕裡的吸引力更勝嬌妻,讓黃怡愷皺眉「嘖」了一聲,還是乖乖端起碗,一口一口的餵起了「老公」。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小倆口甜的如蜜裡調油,出現在每一個家庭裡都是浪漫,但在黃怡愷的家,卻有些小小的違和感,因為他口中的「老公」芃芃(38歲)也留著長髮,分明也是女兒身;兩人拿出身份證一看,更令人訝異的是,嬌柔的黃怡愷竟然是男性,芃芃雖然是女性,但「以前也是男生」。
 
他們以男兒相出生,卻同樣擁有女孩兒的靈魂,喜歡的也是女生,「投錯胎」的兩人相識相戀後,前年3月聯袂到日本做了手術,芃芃由男變女,還換發領了女性身份證;黃怡愷因還有猶豫,只切除睪丸,仍保留男性身份,兩人也因此能有正常的婚姻關係。
 這是一個錯綜複雜,卻又皆大歡喜的故事。黃怡愷出生在一個算不上幸福的家庭,父母、他和弟弟一家四口,但老爸酗酒爛賭,成天和媽媽吵架,加之好高騖遠,不斷轉行,讓黃怡愷從小記憶所及就是不斷搬家,「國小就轉了4間、國中轉了3間,每個地方都待不久」,飄盪的求學生活,讓他對人冷漠排斥,也無法融入人群。

但當時的他除了喜歡看少女漫畫,黃怡愷說,「自己跟一般男生沒什麼兩樣。」讀高中建教班的時候,他因為反覆和轉學,跟老師、同學相處不好,休學回家將近一年,後來又因腳受傷,連打工也停止,只能在家休養,不曬太陽讓他的皮膚變得白晰,頭髮也漸漸留長,加上遺傳自媽媽的清秀面孔,「去菜市場買菜都被叫小姐。」

隔年,黃怡愷復學時,就是以「奶油小生」的嶄新樣貌,出現在同學面前,男同學們對他「疼愛有加」,捏個臉、摟個腰,明明是吃豆腐的小動作,卻一點兒也不讓黃怡愷覺得排斥;女同學們更是一人一聲「姊姊」,每天跟前跟後不說,每當週末、寒暑假,每當黃怡愷不想回家的時候,就和女同學一起混進女宿舍,「假日的時候舍監管理比較鬆,每次晚點名,大家就把我包圍在中心,所以從沒被巡房老師抓到過」,黃怡愷說,「但洗澡還是會在男生宿舍。」
 
如今聽來不可思議的情節,在當時卻顯得順理成章,黃怡愷住了3個學期都沒有被舉報過,顯然女學生們真把他當成了好姊妹,而他也真的謹守份際,從來沒有心懷不軌,事實上他再回想起來,忍不住感慨地說,「應該是到當兵前最單純、最開心的日子。」也第一次讓他萌生了「被當女生真好」的想法。
 
但黃怡愷坦承,當時自己在性別意識上還是矛盾、錯亂的,他想享受像女生一樣被保護的感覺,又想正常男性一樣充滿男子氣慨,內心兩股力量不斷地天人交戰,有時候他覺得還是當男生好,有時候又覺得當女生不錯,也不想遭受別人異樣的眼光,「覺得我怪怪的。」
 
高中畢業後,約末是男性意識佔了上風,他毅然進入傘兵服役,當時黃怡愷心懷壯志,「覺得自己個性太軟弱,想磨練自己,壓抑想成為女性部分。」但軍中生活才過不到半年,他就知道自己錯了,部隊裡一群臭男生同進同出同吃同睡的生活,讓他崩潰,哭著告訴輔導長,他覺得自己不是男生,他想當女生,無法跟一大群男人生活;軍中無法處理這樣複雜的性別意識問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他送進醫院治療,住院5個月直到退役,醫生的診斷書載明「人格異常」。
 
儘管想當女生的念頭,在當兵時開始萌芽生長,但黃怡愷認為那時的自己還沒有性別覺醒,因為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生命中總是充滿莫名的空虛感」,沒有目標、沒有生存力量,生活索然無味,他想過自我了斷,但終究不敢。
 
渾渾噩噩的日子,黃怡愷過了10年,工作換了又換,也交了3任女友,男女感情間的爭吵、劈腿、性關係,他全都經歷過,「除了女友之外,我不斷的和其他女人上床,要錢不要錢的都有」,他也上酒店,看中那個妹就帶出場,但性慾的抒解不能令他滿足,「上床的次數越多,反而更加重我的空虛感。」
 
反覆的掙扎逃避摸索,黃怡愷終於在某一天幡然醒悟,「我的空虛感不是因為情感和慾望得不到滿足,而是來自於『我想成為女生』這件事,而每一次作愛在提醒我是個男人,所以我反而越來越鬱悶。」
 
他開始思考「當一個女生會比較快樂嗎?」但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連住在一起的弟弟都不知道。
 
2014年,黃怡愷的媽媽過世,帶給他很大的衝擊,他回顧媽媽的一生,除了養小孩、還債,「沒為自己做過什麼」,他下決心要自己而活,要變成女性;不過黃怡愷也坦承,「內心還是好掙扎」,當時他已經30多歲,卻才開始學習怎麼當女人,怎麼想都怕。
 
帶給他勇氣的,是描述世界第一位變性人的傳記電影《丹麥女孩》,主角韋格納在畫壇小有名氣,還取了妻子,卻毅然拋棄男性身份接手變性手術,讓他獲得啟發,心想,「只要想做,什麼都時候不嫌太晚。」即便身高170公分,比多數女性都高壯,仍無礙他的決心。

芃芃就是在這個時候,以女神身份降臨在他的世界;2016年6月,他和6個志同道合的男網友約見面,他們都想當女生,卻只有芃芃最有行動力,穿了全套的黑色蕾絲洋裝到場,還畫了淡妝、綁了頭髮,身高160公分的芃芃,嬌小可愛,讓黃怡愷心裡如小鹿亂撞,他想方設法要引起芃芃注意,聚會結束大合照的時候,他故做俏皮,假裝要親吻芃芃,果然奏效,「我就是因為這張照片才注意到他的。」芃芃說。
 
芃芃性別覺醒的更早,她有父母、姊姊,是家中的獨生子,但從小就想當女生,喜歡的對象也是女生,「大概就是投錯胎的女同性戀」,她這樣形容自己。出社會後更是義無反顧,平時留長髮、穿女裝,只有回家的時候顧及爸媽心情,回復男性打扮,家人也心中有底,睜隻眼閉隻眼,只是不說破。
 
和芃芃熱戀後,黃怡愷當女生的「想法」變成「行動」,他開始留長髮、穿女裝,接受賀爾蒙療法,存錢做變性手術。2017年3月,他和芃芃共赴日本進行變性,但芃芃進行完整的手術,包括切除陰莖、睪丸,建造陰道與胸部;黃怡愷因還有猶豫,只切除睪丸。
 
也因為這個原因,芃芃換領了女性身份證,黃怡愷不完全變性,還保有男性身份,手術半年後,兩人步入禮堂,成為合法夫妻。
 
兩人的婚姻生活微妙有趣,法律上的黃怡愷是「老公」、芃芃是「老婆」,但在生活上,黃怡愷才是百依百順的老婆,家事一手包辦,還時不時撒個嬌,芃芃這個老公則是大老爺做派,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連綁頭髮都要黃怡愷代勞。
 
雖然一副霸氣模樣,但每次回老家的時候,芃芃還是乖乖紮起頭髮,換回男裝,帶著黃怡愷回家見「公婆」,因為70多歲的父母儘管已能接受媳婦,但芃芃實在沒勇氣坦承自己已經變性,換領女性身份證,打算「能瞞多久就瞞多久。」
 
如今的黃怡愷,滿足現在的婚姻生活,他是為電台主持人,談論的也是跨性別的內容,在黃怡愷心中有一小小的心願,「希望能把跨性別意識推廣到社會中,不要再讓這些和我們有相同經驗的人,遭受歧視。」(彭仁義/台北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投錯胎2】女變男代價100萬 2位精神科醫生同意才能切
【投錯胎3】只要摘除原性器官 就能改身分證性別欄

雖然想當女生,但其實黃怡愷並不愛化妝。彭仁義攝
雖然想當女生,但其實黃怡愷並不愛化妝。彭仁義攝

對於變成女生這件事,其實隱藏在心裡面許久。彭仁義攝
對於變成女生這件事,其實隱藏在心裡面許久。彭仁義攝

早期男生打扮漸變成女性化模樣。黃怡愷提供
早期男生打扮漸變成女性化模樣。黃怡愷提供

黃怡愷男裝模樣相當帥氣,也交了幾個女朋友,但內心始終無法獲得滿足。黃怡愷提供
黃怡愷男裝模樣相當帥氣,也交了幾個女朋友,但內心始終無法獲得滿足。黃怡愷提供

第一次聚會,黃怡愷(右二)跟作勢親吻芃芃,讓兩人進一步接觸的契機。黃怡愷提供
第一次聚會,黃怡愷(右二)跟作勢親吻芃芃,讓兩人進一步接觸的契機。黃怡愷提供

芃芃(右)還是男兒身時期。黃怡愷提供
芃芃(右)還是男兒身時期。黃怡愷提供

芃芃(左一)雖然從小自認為是女生,但也曾入伍當兵。黃怡愷提供
芃芃(左一)雖然從小自認為是女生,但也曾入伍當兵。黃怡愷提供

芃芃變性為女生,那時的她喜歡打扮,總把自己弄得美美的。黃怡愷提供
芃芃變性為女生,那時的她喜歡打扮,總把自己弄得美美的。黃怡愷提供

為了做為女性一起赴日本手術。黃怡愷提供
為了做為女性一起赴日本手術。黃怡愷提供

2017年9月,兩個都想當女生的男生,雙雙穿上白紗共節連理。黃怡愷提供
2017年9月,兩個都想當女生的男生,雙雙穿上白紗共節連理。黃怡愷提供

因為黃怡愷現階段只割除睪丸所以身理還是男性,法律上跟芃芃已經登記結婚為一夫一妻 。彭仁義攝
因為黃怡愷現階段只割除睪丸所以身理還是男性,法律上跟芃芃已經登記結婚為一夫一妻 。彭仁義攝

黃怡愷在市場買菜已成為習慣。 彭仁義攝
黃怡愷在市場買菜已成為習慣。 彭仁義攝

在家裡面,黃怡愷負責煮菜洗衣家事。彭仁義攝
在家裡面,黃怡愷負責煮菜洗衣家事。彭仁義攝

黃怡愷現職廣播電台主持人談論跨性別議題。彭仁義攝
黃怡愷現職廣播電台主持人談論跨性別議題。彭仁義攝

黃怡愷希望能爭取跨性別女性地位,讓他們不再受到歧視。彭仁義攝
黃怡愷希望能爭取跨性別女性地位,讓他們不再受到歧視。彭仁義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