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立的西藏:中國如何逼走達賴喇嘛?

出版時間:2019/04/23 16:59

曾肇昌/律師
 
1959年為了西藏人民,達賴喇嘛選擇了流亡印度,向全世界傳遞西藏精神和藏傳佛教。1950年10月,8萬共軍正式進入西藏,11月間達賴正式掌政,並避難至南方邊境城市錯模(亞東),當時達賴派遣特使擬到中國進行條約談判,在這之前,他們趁機和印度尼赫魯見面,討論西藏在中、印兩大亞洲巨人間保持「中立」或「緩衝國」地位的必要性。
 
尼赫魯表示了意見,但並未有任何承諾。惟中國駐印大使袁仲賢抵印度後,立即開出條件──西藏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並須讓中國軍隊入藏駐所。西藏特使不願接受,一面向拉薩報告,一面繼續和中方斡旋。
 
在英國默默的支持下,新德里向北京提出抗議,並對中南海所發表的那些具有安撫作用的聲明,露出很安心的樣子,為了本身的利益,它不得不謹慎。尼赫魯總理似乎也非常相信中方的誠意和言出必行。1950年11月,西藏政府向聯合國求救,全無回音。藏人開始隱約預見「孤立」終於陷入無依無靠,自生自滅的境地。
 
中共當時收買達賴大哥「塔澤仁波切」並聲言:若「達賴」無論如何不肯聽話,就殺了他取而代之。但達賴以「非暴力」的原則,深信一切「到最後都可以和解」。曾經一度微服夜行,離開「布達拉宮」,直接觀察人民的生活。
 
當時達賴派往北京的西藏代表受迫簽訂「17條協議」(1951年5月23日),1954年中共邀約「達賴」與「班禪」前往中國參觀祖國的進步,達賴不顧眾人的反對欣然前往,在中國1年,他更了解馬克思主義,他了解中國,更了解中國的領導與態度,達賴抱著希望私下會晤毛澤東,藉此讓北京遵守公開承諾的想法,因此,力排反對聲浪決定前往。
 
但毛澤東鄭重地對達賴說:「宗教是毒藥」,達賴驚懼地明白:原來毛澤東是個「滅法的人」。漢人強制改革西藏,但人民要求「藏人治藏」,雖然尼赫魯曾正式出面向北京交涉,但北京仍不答應,中國駐印大使曾強調其在監視達賴,「別忘了匈牙利和波蘭的遭遇」,即使他是個「遠離世界的少年君王」,一個「被軟禁在自己家國中的囚犯」。
 
夾在藏人與漢人之間的達賴,面對即將失控的衝突,可能出現更多流血犧牲,終於放棄「調解」這不可能的形勢對立,選擇了「流亡」,從另一條路上繼續為藏人的福祉努力,只是更多的流血衝突仍繼續在西藏上演,動盪了近半個世紀。
 
當1958年3月17日夜晚,達賴向大黑天辭行,踏上流亡之途。到4月10日抵達印度「旁地拉」發表「達賴聲明」,當時藏人把喜馬拉雅山當著「自由」與「不自由」的分界,沒想到他們心中尊貴無比的法王「達賴」會離開「布達拉宮」,翻過山頭,移駐在印度的「達蘭沙拉」。
 
當時中共就超過25萬的人民解放軍駐紮在西藏,為了把號稱600萬的西藏人削弱成少數,西藏從飢荒、囚禁、逮捕、酷刑完全的種族屠殺到對每一項人權的侵犯,在整個西藏隨處可見。
 
當「達賴」安抵印度時發表了文告:對西藏發生的悲劇表示遺憾,並感謝印度政府的收留,駁斥「17條協議」,並宣佈恢復「西藏」的政府。當毛澤東聽說達賴已平安抵達印度時,僅陰沉地撂下一句評語「西藏這一杖,我們輸了」。
 
因達賴在自由世界成為希望的燈塔,在國際間對於西藏人的宗教自由給予正當性,獲得肯定。達賴為伸張正義而努力,198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得到國際的支持與同情,對於中共造成很大的壓力,這是達賴自24歲出走,嚮往自由,至今60年,其努力宣揚藏傳佛教之偉大,值得肯定!對於自由與奴役之分野,值得世人深思!
 
面對中共「寸土不讓」之說,更彰顯印度「尼赫魯」能提供「達蘭沙拉」為藏人「臨時政府」之偉大胸襟及其捍衛「自由」的偉大作為,應屬世界級的模範領袖,令人欽佩!

親愛的讀者您好,《蘋果》實施「會員制」囉!不是會員無法看到「紙本論壇電子版或網路即時論壇」的新舊文章。趕快動動手指,只要用「手機號碼」或「信箱帳號」擇其一註冊,就可「免費」成為會員。簡單加入的步驟請點https://tw.feature.appledaily.com/subscription/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