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有徽章? 法官點出《與惡》與事實的4個距離

出版時間:2019/04/23 18:20

公視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21日完結,創下高收視率,由於戲中有不少法庭戲及死刑議題的探討,吸引不少法律人追劇熱議。由多名法官創立的粉絲專頁「喵法官法庭日常」的小帥喵,昨PO文讚許此劇「感人又發人省思」,在許多細節上,都看得出編劇跟劇組的用心,但仍發現其中有4處與現行法庭實務有落差。

小帥喵寫到劇中4點與現實情況不同的地方有: 
1.第1集中,律師的西裝外套上別著一個徽章,但實務上台灣的律師和檢察官,都沒有徽章而日本律師有天平葵花章,象徵公平公正,日本檢察官則是有秋霜烈日的徽章。
 
2.有個片段是男主角跟被害人父親說:「...他所做的事情是唯一死刑...」,但實際上台灣目前並沒有唯一死刑的罪名。 

3.第3集,律師接到電話說:「...一審已經定讞...家屬還想上訴...」;第7集,律師說:「...地院和高院在更二審的時候...一樣是死刑定讞...」,劇組在這裡所講的「定讞」,應該是要表達法院已經判決。不過,實務上講到「定讞」,是指判決確定。所謂的確定,是雙方當事人,不管是檢察官或被告、辯護人都不能再上訴的情況。以目前刑事訴訟法的設計,在檢察官提起公訴的情況,被害人雖然不能自己獨立上訴,但可以向檢察官請求提起上訴。
 
4.第6集,片頭的新聞畫面有個紅色標題是「有誠案2年後,1億賠償金全民買單」,台灣最近的1個億元的賠償金是江國慶案,國家賠償1億318萬餘元,後來國防部向當時的承辦人員提出求償訴訟,今年2月15日全案確定。

以下是喵法官法庭日常的全文:

大家好,我是小帥喵。
最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跟著準時追公共電視「#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齣感人又發人省思的好片。
在許多細節上,都看得出編劇跟劇組的用心,在許多細微之處用上許多心思。今天小帥喵,是想就其中幾個無傷大雅的小片段,跟大家分享一下法律及實務上的現況。

#第一集,律師的西裝外套上,有一個徽章。日本的律師有天平葵花章,象徵公平公正,但台灣律師並沒有。另外,如果大家記得木村拓哉二十年前出演的「HERO」一劇中,檢察官也有一個秋霜烈日的徽章。同樣的,台灣檢察官也是沒有的。

另外,有個片段是男主角跟被害人父親說:「…他所做的事情是唯一死刑…」,這裡劇組可能是要強調他的罪行嚴重,但實際上台灣目前並沒有唯一死刑的罪名。

#第三集,律師接到電話說:「…一審已經定讞…家屬還想上訴…」;#第七集,律師說:「…地院和高院在更二審的時候…一樣是死刑定讞…」,劇組在這裡所講的「定讞」,應該是要表達法院已經判決。不過,實務上講到「定讞」,是指判決確定。所謂的確定,是雙方當事人,不管是檢察官或被告、辯護人都不能再上訴的情況。

以目前刑事訴訟法的設計,在檢察官提起公訴的情況,被害人雖然不能自己獨立上訴,但可以向檢察官請求提起上訴。
#第六集,片頭的新聞畫面有個紅色標題是「有誠案兩年後,一億賠償金全民買單」,台灣最近的一個億元的賠償金是江國慶案,國家賠償1億318萬餘元,後來國防部向當時的承辦人員提出求償訴訟,今年2月15日全案確定。

最後,小帥喵要向導演、編劇、演員跟全體劇組致上最高的敬意,謝謝您們帶給我們這麼好的一齣戲劇。

出版時間 17:34
更新時間 18:20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