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陳旦:小黃與Uber共存的4條路

出版時間:2019/04/24 00:05

賀陳旦/交通部前部長

21日有5000名Uber駕駛在凱道抗議,為的是5天後交通部修改的「汽車運輸管理規則」103之1條徵詢意見期滿,即將正式施行。這條「Uber條款」是要把租車業的業務定位為1小時起算,且不許巡迴途中承接業務。名為區隔租賃車和計程車,事實上隔山打牛,意在排除Uber藉前者車隊在台灣的存續商機。難怪依賴U平台的駕駛要走上街頭了。

計程車在台灣是非常特殊、也很辛苦的行業。半世紀以來政府並沒有明確的計程車政策,駕駛長期來自輔導轉業,也不認真取締兼職駕駛,供過於求,幾乎被視為社會福利的一環,駕駛行為和車況都不讓人放心,給了Uber最有利的切入台灣商機。

可是也因為計程車行內行外充斥社會邊緣人的氣息,駕駛們往往有明顯的政治熱情,而為政治人士刻意籠絡,形成強大的政策主導力。兩年半前立法院主導通過了全球最高罰則,周五即將起跑的強制Uber條款,都展現這股政企結合的威力。

但是,用力把Uber限制在某個角落產品,消除了部分業者的威脅感,產業就重新定位了嗎?消費者就配合埋單了嗎?歸根結柢看Uber條款,是為業者不是為消費者。網路時代的消費者絕對不甘於現存的產品,「條款」加高了U平台的門檻,原來的U族駕駛勢必另設LINE群組轉為地下經營,更無從納管、納稅、納保險!

拋開政治算計,U平台所代表的「共享」商業模式和傳統計程車行業是可以共存共榮的。基本上,政府要協助拉近新舊兩模式在乘客服務間的落差,政府要居間洽定硬體改進和駕駛福利兩方面的水平與時程。相關業者當然要共同合作,試論如下:

首先,政府要對享有免稅15年,每年約10億元的計程車業者要求服務提升的期程。例如車齡降低、付費方式、開放多元叫車平台以及員工工時管理(目前計程車駕駛長年每天營運10小時以上)等等。若是沒有具體自我提升計畫,政府不再給予牌照稅和汽燃費免除優惠。

其次,個別駕駛除了要接受車行訓練考核外,若享有車行與其他叫車平台所提供多元載客選擇,因而可以減少空車迴行,增益營收,必須要回饋部分收入給原屬車隊。而開放環境下,跨車隊服務之考核須採更嚴厲標準,促進自律和他律。

當然,Uber業者必須將營業資訊落地給地方運輸主管,保障消費者之外,更可幫助整體交通整合調度。同時對U族駕駛繳稅有透明數據,也能消除社會疑慮。Uber業者,進一步,參酌台灣計程車業的特性,更予協助提撥部分收益給政府作為輔導既有業界提升服務的基金,一定有合則兩利的策略效果。前述公共服務事項應被視為Uber來台拓展商務的前提。

科技進步衝擊既有行業,全球皆是,台灣勢所難免,對於計程車業諸位年長先進更感不忍,必須要格外謹慎,多所規劃配套。千萬不宜再膨脹悲情,莽撞的以政治推土機衝撞法治社會。前年大開鍘的U罰款未獲法界認同,進退兩難,就是高聲提醒。「1小時」的U條款所面臨執法上的難度,會讓行政部門再失公信。

敬請在4月26日前深思止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