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生死都需要他 全台首位禮儀師兼律師看盡「人與惡的距離」

出版時間:2019/04/25 16:31

禮儀師、律師,兩種屬性迥異的事業線,竟然會在同一個人身上出現交集,張博鍾,是台灣首位擁有禮儀師證照的律師,也是禮儀公司負責人,「我從事禮儀工作後,體會到法律問題的重要性,因此轉學讀法律,考上律師之後,再回頭考禮儀師證照。」張博鍾說:「我爸爸是我的偶像,因為他教我禮儀工作、教我風水;如今我最崇拜的是公益律師,無私幫眾生解決問題,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張博鍾(34歲)的禮儀公司和律師事務所開在一起,從外觀看,是兩間獨立的店面,但是裡面是相通的。「這原本是我媽媽以前開的小餐廳,這吧台就是餐廳留下來的,如今作為泡茶、泡咖啡使用。」張博鍾主管律師事務所,隔壁的禮儀公司,主要還是由父親管理,有需要時,張博鍾再過去幫忙。
 
張博鍾說,他從小就不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會唸書的小孩,他父親給他的要求也只有「可以畢業」就行了,所以他一直在念技職體系。由於當時父親開水電工程行,所以他從台中高工土木科畢業之後,考上雲林科技大學營建工程系,打算跟著父親的路子一路走下去。
 
張博鍾念大學期間,父親的公司受到上游積欠工程款拖累而倒閉,阿公、阿嬤又先後去世,家裡頓時陷入愁雲慘霧,樂觀開朗的父親,反而在處理喪事之餘,看到一條出路,那就是殯葬事業。
 
「我爸爸發現,殯葬業不一定要兄弟或是黑道才能做,也沒有外界想得那麼負面,懂得處理協調很重要。我爸常說『合客人意,就是好師傅』,我謹記在心。」
 
2008年張博鍾大學畢業,當完兵退伍之後,沒有找到工作,便跟著爸爸幫忙殯葬工作。他扛過棺木、幫忙搭棚子、陪同父親和喪家開會,也當過司儀。由於他儀態端莊、字正腔圓,很受同行歡迎,常常一天接超過4場喪禮。
 
「封釘儀式開始,伏以日吉時良,天地開章,此時封釘萬事大吉昌。…腳踏蓮花步步昇,手舉金斧來封釘。…封釘封得完,呼你子孫福祿兩相全;金斧放落地,呼你子孫買田又買地;子孫釘咬起來,呼你子孫好運跟著來;子孫釘咬入斗,呼你子孫金銀財寶滿廳口。…遺族孝眷叩謝封釘官」張念得十分道地有韻味。張說:「那時後常常早上5點第一場,接著10點、1點、3點、5點,接到沒有時間吃飯。」
 
張博鍾說,殯葬業最自由,也最不自由。「常睡覺睡到兩點,一接到電話說人已危及搶救中,就睡眼惺忪趕到醫院停車場等候,等到天亮,結果回覆『搶救回來了』,我們只能鞠躬說『恭喜』。」
 
「我第一次的經驗,是一起自殺案件,一名憂鬱症患者從14樓跳下來,我到時,地上都是血和腦漿。我們必須等檢察官來相驗,等的期間叫便當。便當來了,打開一看,居然是麻婆豆腐,我低頭就吃,隨後趕到的父親看了,直稱『我兒子可以做這一行』。」
 
「在我的觀念,做這一行是心存善念,百無禁忌,尊重每一個往生者即可,若是太在乎禁忌、生肖,根本就不用工作了。」「只記得我爸有一次處理一名在浴缸裡往生者,因為搬運不便,我爸只好從其腰部拖拉起來,因為急於搬運,所以一時疏忽忘了報告一聲。結果,我爸事後腰部痛了一個月!」
 
「我念了7年的土木營造,畢業後沒有從事相關科系,坦白說剛開始很茫然,也有些『宿命』想法,不過之後要念法律,卻是我思考後決定真正要的目標。在雲科大時,一直在玩,但是到了玄奘大學,就真的把唸書當一回事了。」
 
張博鍾從殯葬業到律師圈的轉捩點,是在2009年間,殯葬業一名長輩邀張父去玄奘大學念宗教研究所,張父覺得年邁老了,推兒子去頂位子,於是,張博鍾代替父親到玄奘大學修宗教研究所的學分班。
 
張博鍾修了兩年宗教學分班之後,有一天看到大學部法律系轉學考,他突然靈犀一動,跑去報名轉考,結果考上了。「這可能是累積經驗的結果,因為我們殯葬業常常會被喪家問及遺產繼承等問題,也常在服務過程中,看到兄弟姊妹間為了繼承糾紛在棺木前大打出手、甚至阻止往生者上山入殮,如果我懂這一些東西,提供諮詢建議,也算是服務客戶項目之一。」
 
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張博鍾以雲科學歷轉考上玄奘大學法律系後,直接念大二下課程,竟然剛好教的就是《民法》繼承篇,讓他「心頭戰慄一下」。「我不喜歡談怪力亂神,也對人生並沒有很大的企圖心,但不可否認地,我每一次考試、或過不去的檻,冥冥之中都有一種力量在push我,我常說我後面有很多個是你看不到,當然,我也看不到!」
 
記者問張博鍾服務過的往生者有多少?張博鍾低頭想一想,「2、300個跑不掉吧,而且很多阿公阿嬤,我很有長輩緣。」
 
由於法律系要補修的課程相當多,大三、大四時,張博鍾的課表從早課到晚上進修部門課都排滿滿,張博鍾不得不停止所有殯葬工作,搬到桃園復興鄉垃拉山上專心唸書,準備律師考試。2012年間,張大學畢業,準備2年後,考上東海研究所,接著再準備2年,終於在2014年考上律師;之後又邊工作邊修禮儀學分,去年如願考上禮儀師。
 
張博鍾說:「我不是一個充滿理想抱負、有企圖心的有為年輕人!但我一旦決定做一件事情,就會專心去只做那一件事情,做到最完美為止。我在桃園縣復興鄉垃拉山上苦讀多年,每天都是在圖書館,或是往圖書館的路上。」「山上圖書館很少人,開冷氣,橋桌子,開窗戶,開電燈最後都是我自己來,因為都和管理員熟了,她們都開玩笑叫我『復興區圖書館二樓管理員』。」考上律師後,張博鍾繼續寫碩士論文,因為地緣關係,他的論文題目就是「原住民保留地之相關法律爭議之探討」。
 
張博鍾的律師證照考了4次,禮儀師證照考了5次。「很多人很愛問我律師和禮儀師哪一種比較難考,我覺得都很難考!」「為了考上律師,我在山上閉關苦讀,不到30歲,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都挑染白了。」
 
張考禮儀師時,已經在外當執業律師,他必須一邊工作一邊準備考試。「為了考禮儀師,我必須丟掉很多過去實務經驗,例如規定必須用國語考術科,不能用我真正在工作的台語考,但是很多用語都很難用國語說出來;又如學科內容多與實務無關,只是增加禮儀師的涵養,例如古代七品官往生如何稱呼?」
 
張博鍾說,為了配合時代潮流,禮儀師考試題目也增添許多內容,例如「大家大概知道老公往生,訃聞上的老婆要稱『護喪妻』;老婆往生,老公要稱『(不)杖期夫』,但是你知道同志往生的另一半稱呼嗎?答案是『摯愛』。這是因應潮流趨勢的新稱呼,如果你不進修,一定不知道!」所以張博鍾執業律師期間,又去苗栗仁德醫護管理學校念「生命關懷事業科學」學分班1年。
 
「很多人認為我可以用律師身分接殯葬工作,或是用殯葬人脈接律師業務,兩邊互相幫忙,其實並沒有。禮儀工作只提供建議,圓滿後各自過順利生活;而在從事律師工作時,我也不會對當事人說『你有這個(往生殯葬)需求嗎?不可能嘛!』」
 
「只能說這兩種職業有個共同的特殊點,就是都可以看到人性的黑暗面。目前我接的律師業務以家事、民事為主,內容包括離婚、爭產等;禮儀工作看到最多糾紛的就是家族財產分配,有時都要出動警察維安。」張博鍾說,有時看到愛情、親情在法庭上的撕裂,轉變成仇恨,常讓他很難過。
 
「身為律師,我當然會說『要捍衛權利,這官司當然要打﹗』但是我從事多年殯葬工作多年,看到人生最後不就是塵歸塵、土歸土,人生有必要為了一點堅持,爭得頭破血流、兄弟鬩牆嗎?有時贏的是官司,輸的是人生。所以我總是希望透過調解解決事情,也讓我當事人取得最佳利益。」
 
張博鍾從事律師業2年,開始崇拜「公益律師」這個職務,「當初考律師的初衷,就是要幫助人,保護想保護的人,而公益律師無私無悔的付出,不就是律師的最高境界嗎?目前我還無法這麼偉大,但我希望以後我可以做到。」「從土木工程轉到殯葬業,再從殯葬業變成到律師,這些都不是我原本預設的,我相信用心做好當下的事情,就是對的。我的人生不設限!」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6:31

張博鍾擁有律師和禮儀式雙證書。方萬民攝
張博鍾擁有律師和禮儀式雙證書。方萬民攝

張博鍾帶著喪家行封釘儀式。方萬民攝
張博鍾帶著喪家行封釘儀式。方萬民攝

張博鍾開玩笑表示,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push,「我常說我後面有很多個是你看不到」。方萬民攝
張博鍾開玩笑表示,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push,「我常說我後面有很多個是你看不到」。方萬民攝

張博鍾的爸爸是他的偶像,教會他禮儀工作和風水。方萬民攝
張博鍾的爸爸是他的偶像,教會他禮儀工作和風水。方萬民攝

張博鍾在奠禮前幫忙喪家別孝誌。方萬民攝
張博鍾在奠禮前幫忙喪家別孝誌。方萬民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