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褚士瑩專欄:會考試的人幸還是不幸?

出版時間:2019/04/25 00:11

褚士瑩/作家、法國踐行學院教練

我從小就不愛念書,但是很會考試。

乍看之下,可能會讓很多喜歡學習,但不擅於考試的學生火冒三丈,然而事實就是這麼回事啊!

雖然教育當局一直在尋求努力的方法,不可否認的,現在的台灣確實是一個「會考試」比「愛學習」更重要的教育環境,因為考試的成績,仍然決定大部分的在校成績以及升學,所以很會考試的人,即使不愛念書,似乎也可以在這個環境中順利的成為「人生勝利組」。

我就是其中這一個。

因為從小不愛讀書,上課也總在偷偷看課外書,所以總是考試前一天,才著急地拜託同學借我看他的上課筆記,認真研讀、背誦之後,隔天應考,老實說只要能夠勉強及格,我就心滿意足了,不知道為什麼,往往考試結果會有很好的成績,甚至比借我筆記的認真同學考得還要好,讓同學非常生氣,久而久之,班上就沒有人要借我筆記了。(笑)

我之所以很會考試,有一部分,來自於我很會揣測出題老師的想法,還有閱卷老師的習慣很有關係,
「這個選擇題,正確答案一定不會是最明顯的那個,有陷阱!」

「老師要改那麼多考卷,一定不可能認真一題一題讀申論題,只要寫得又多又長,把我確實知道的那一點點,寫在最前面跟最後面,中間就當作寫小說吧!」

我之所以會這樣想,跟從小上寫作班很有關係,我所知道的「作文課」,就是教寫作的技巧,抒情文怎麼寫,論說文怎麼寫,起承轉合,四六六四,三五五三,而寫得好或是不好,唯一的標準就是考試時能不能得到高分。

我自己是一個受益者,但也是受害者。受益,因為從小我就因此知道該怎麼寫作文拿高分,而受害,就是一直到三十歲以前,靠著這一招半式走江湖已經綽綽有餘,我根本就不需要思考。

投其所好的作文,其實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懂得察言觀色,知道批改作文的老師想看什麼就行了。

即使後來出書了,被人稱為「作家」,應邀在寫作協會、文藝營開設給有志成為作家者的「寫作班」,我現在回頭想想,也是在做一樣的事,只是從揣測心意的對象,從閱卷老師,變成了文學獎的評審。

可是無論考試還是寫作,難道真的不需要是「思考」的成果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多偉大的原創文學作品,研究論文,又是怎麼產生的?肯定不只是知識跟技巧的堆疊。

後來我甚至發現,看名人的傳記來當作人生指引,其實跟借同學的筆記來抄,其實本質上是一樣的。

這些取巧而來的知識,或早或晚都會遇到界線,一旦遇到邊界,就會像踢到鐵板一樣,無法繼續往前,所以越早發現知識不夠用,就會越快開始意識到思考的重要。所以從小很會考試的人,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褚士瑩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