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新井一二三專欄:竹之子(筍)

出版時間:2019/04/25 00:13

新井一二三/作家
 
日文裡「筍」字念成「竹之子(たけのこ)」。都說京都的筍在全日本最好吃,可是我住在東京,京都在四百公里之外呢。即使買當天早上從京都的土地裡挖出來的貨,到了東京的時候肯定過了好幾個鐘頭,該已經開始變硬了吧。畢竟「筍」是「竹之子」,隨時間就要變成竹子的。

日本人認為,吃筍,最重要是趁新鮮。小時候,有一次跟小阿姨和她朋友們一起,去過千葉縣大原地區山中的竹林。沒想到挖筍根本不像在溫室裡摘草莓吃那麼輕鬆愉快,反之需要很大力氣的,手抓著鐵鍬使勁,不久在額頭上流出汗水來,簡直跟土木工程一樣。幾個大人花幾十分鐘好不容易挖出來的筍,當場就要切成刺身生吃。「筍的刺身?」當時我還年紀小,以為說刺身一定是指生魚的。所以,當在竹林正中間,把切成片的生筍蘸著醬油吃食時,滿腦不以為然。

懂得享受筍的味道是什麼時候?記得二十出頭時,第一次去台北,吃上了冬筍,是弄成冷盤的。那味道、口感,真特別。

我開始每年買當地產的筍煮來吃,是結婚在東京郊區定居以後的事情。把買來的筍,放在鍋裡加一把米糠和一根辣椒煮上一個鐘頭。日本人相信,米糠和辣椒會除去筍的苦澀味。然後,把煮好的筍留在鍋中等待自然冷卻。準備起晚餐來,把根部較硬的地方切成小片煮成筍飯;靠近尖端較嫩的地方則拿「木芽(山椒)味噌」拌一拌。在日本,吃筍一定要由「木芽」即花椒樹嫩葉陪伴的。吃筍飯時撒上幾片。若做「木芽拌」的話,就得拿一把嫩葉子磨碎後加味噌、芝麻、白糖、清酒而好好攪拌。用的是台灣的客家餐廳用來做擂茶那樣的擂鉢。呈綠色的甜醬充滿著「木芽」的刺激味和香氣,好迷人的。這麼一來,吃筍簡直是吃「木芽味噌」的藉口一樣。

有一年,好幾個朋友不約而同地送來竹筍。都是已煮好放在水中的。煮好的筍不會變硬,但容易壞掉。所以得趕緊吃。我按照日本規矩,先煮筍飯,然後做「木芽拌」,但是還有很多筍。於是想起在台灣客家餐廳裡吃過的炒筍片來。其實,跟日本拉麵上常常出現的「麵碼」差不多的。我心裡想:如果吃不完就冷凍保管也該可以吧?未料,用芝麻油和辣椒、醬油炒好的筍片特受全家大小的歡迎。簡直一下子就給吃光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