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無效!比武設局砍斷對手腳筋 朱雪璋二審仍判6年

出版時間:2019/04/25 12:09

自稱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第19代孫的北市大安區光信里前里長朱雪璋,2016年涉以比武為名,糾眾砍傷柔道高手王毓霖手腳,一審被依重傷害罪判刑6年,全案上訴高院審理約2年,朱男雖曾向王男道歉認錯,但允諾賠償卻態度反覆,曾當庭被法官斥責「一變再變」,高院今上午依重傷害未遂罪,仍判刑6年。可上訴。

高院判決理由指出,王毓霖的傷勢經台大醫院鑑定認為勞動能力減損5%,未達毀敗或嚴重減損機能的重傷程度,因此變更罪名為重傷未遂,但考量朱雪璋曾任里長、全國柔術協會理事長,身為公眾人物,僅因王男等人在網路上以挖鼻屎、比中指等幼稚挑釁,就假借比武的幌子設局圍毆,還持刀切斷王男肌腱,等於扼殺王男運動職業生涯。

高院批王男此舉居心不良、全無武德,惡性甚重,且審理期間對和解事宜一再反覆、推託其詞,難認有何悔意,所以仍判刑6年,至於朱妻吳佩樺不僅沒勸阻丈夫,反而通知其他共犯加入圍毆王男,行為應受非難,據此維持一審對吳女依傷害罪判刑5月的判決,朱男夫妻涉案部分還可上訴,其餘共犯被依傷害罪判刑2月到5月,均定讞。

王男母親今電話受訪表示,針對刑度,尊重法官判決,但不服高院改以重傷未遂罪論處,認為這是以一般人的工作條件來判斷,而非依照運動員的標準,「就這個部分,我們會提起上訴!」王母強調,朱男至今仍不斷抹黑他兒子,「已經不是錢的問題(賠償和解)了!」

王母認為,朱男沒達成道歉的目的,反而加重傷害他兒子名譽,包括誣賴王男陪蔡男赴約比武時偷帶刀械,「蔡男帶刀是事實,但那是1把野外求生用的折疊刀,而且在事發後警員到場蒐證,才在蔡男的後背包裡找到」,完全沒有預謀作弊偷襲。

王母表示,在本案冗長訴訟過程裡,曾想原諒朱男,「因為他過得不好,我不會因此更好」,就算現在砍死朱男,也不能得到任何滿足,只希望朱男用真誠態度對待受害者,她們母子也不願用哀求姿態博取社會幫助,但朱男至今持續說謊,甚至對刑事庭法官誆稱,民事庭法官叫他賠30萬元就結案。

王母嘆氣說:「我真的很難理解,謊話怎能說得這麼多,都不會臉紅氣喘!」她強調,若朱男能好好把事情講清楚,她和兒子真的會答應原諒,可是她無法再忍受朱男繼續以不實言論傷害她們母子,「很可惜!他(朱男)可以做一個很好的人,卻把聰明用錯地方!」王男另提附帶民事求償4000萬元,正由一審審理。朱男今沒到庭聆判,其手機門號經撥打已成空號,不知其回應。

判決指出,本案發生於2016年2月16日深夜接近11時許,外號「深海閻王」的王男陪蔡姓朋友,到當時仍任里長的朱男(43歲)與妻子吳佩樺在北市延吉街開設的「正心道場」比武,雙雙遭朱男預先埋伏的20多名幫手圍毆成傷,朱還涉揮刀砍傷王男左手與肩背、砍斷王男左腳筋。

朱男到案一度被羈押,一審被依重傷害罪判刑6年,朱妻與在場23名參與圍毆者被依傷害罪各判刑3月到6月,僅1名同案被告獲判無罪。全案包括朱男夫妻共19人上訴高院,多半不認罪,朱更質疑王男的傷勢未達重傷害程度,王激動當庭脫衣,讓法官目視勘驗本案所受3刀4傷部位。

朱男見狀向王鞠躬道歉,經法官協調,允諾賠償1000萬元給王男和解,之後卻數度反覆,一面宣稱:「我不想騙法官,因為能夠和解,很開心」,但又聲稱:「我其實一直沒有答應1000萬元和解。」被法官翻出筆錄責備:「對你客氣,你卻一變再變!」朱還爭辯自己「可能沒有表達清楚」。

王男一度讓步,同意朱男支付800萬元和解,不料朱對王喊話:「我的條件就是先付220萬元,其他分期!」要王「接不接受,一句話,阿沙力!」連旁聽民眾都因朱的舉動而笑出聲,法官宣布調解破局,裁定委託台大醫院鑑定王的復原狀況,至於王若依運動員標準是否已達重傷害程度,將由合議庭依職權判斷。

王男曾於開完庭受訪表示,傷後沒工作收入,治療與打官司花了不少錢、負債很高,並批朱男一再說謊欺騙、說話不算話,「還把我努力復健成果用來質疑我」,他希望本案趕快結束,「不想再跟他一直耗下去!」朱於二審出庭均不回應媒體發問,還曾身穿大號迷彩衣、戴墨鏡,把自己緊緊包得猶如卡通《南方公園》的角色阿尼。(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0:14
更新時間 12:09(新增判決理由與回應)

朱雪璋(左)比武設局砍傷對手遭判刑。資料照片
朱雪璋(左)比武設局砍傷對手遭判刑。資料照片

被害人王毓霖(中)遭朱雪璋設下比武陷阱砍傷。資料照片
被害人王毓霖(中)遭朱雪璋設下比武陷阱砍傷。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