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石芳瑜專欄:繁花與腐臭並陳時代

出版時間:2019/04/26 00:15

石芳瑜/作家

八、九○年代交界,像我這樣剛出社會的新鮮人,總覺得一切蓄勢待發。好幾個工作可選,即使是個小螺絲釘,三個月試用期滿,老闆會意思意思幫你加薪。

戒嚴解除、報禁也解除,許多媒體正在招人。號子裡人聲鼎沸,各行各業欣欣向榮,廣告業工作繁忙,公關業也正在發芽。城市裡歌舞昇平,我們正急著探索這個繁華世界。彼時西方自由開放思想及資本主義當道,破除了戒嚴時期的種種政治神話與壓抑,菜鳥如我,其實聞不出繁花底下埋藏的腐臭。

即使工作忙得不可開交,熬夜加班也彷彿是一種時尚,就算沒有加班費,我們仍相信這就是負責任,我們相信很快就可以存錢、安頓,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而事實看起來也是如此,因為一切都在向上提升。

離開了公關公司的剪報室後,我進入了一家中小企業當公關。不再大量閱報,忙碌的工作之餘,流連於東區的地攤,想找一些物美價廉的行頭打扮打扮,我竟然荒唐地忽略了中正紀念堂前面的野百合運動,這距離撼動我的六四學運其實不到一年。

日後我搜尋起這段記憶仍然模糊不清。直到幾年前閱讀當年的書籍紀錄,我才知道當時「文工會」與電視三台取得了限制學運新聞只播「一分鐘畫面」的默契。難怪!六十秒,不到我們在KTV唱半條歌的時間;七天,七分鐘,也少於我吃一碗牛肉麵的時間。那是個解嚴還不算徹底的時代,網路還未興起、二十四小時的新聞台還沒有開張,太多的新聞一閃而過。

我大概知道李登輝後來接見了這些學生,因為我知道萬年的國民大會一年多後也就順勢解散。

掌權後的李總統不惜重用黑金的本土勢力,黑道背景人士開始參選各級地方首長和民意代表,「黑金政治」與「地方派系」開始迅速糾結成形。

幸或不幸,當年的我仍懷抱著趕快存錢就盡快留學的夢想,因為有了麥當勞和肯德基之後,我們發現全球化的時代已經來臨。1992年下半到1994年,我錯過了南部的槍聲、錯過了尹清楓命案,不太知道屏東縣長伍澤元貪汙,議長鄭太吉囂張跋扈,並公然高呼:「過高屏溪,殺人無罪。」

我的學弟在酒店打工,看多了一些議員和黑道在裡面談事情。粉味一蓋,所有的腐臭對他們而言都成了蜜汁。

而回到台灣時,陳水扁當選市長、「一九九五年閏八月」的預言盛行,中共的飛機在台灣海峽上空飛。我對台灣感情益發強烈。

直到多年後,我懂得資本主義的好與壞,願意多一點時間思考公平與正義。而當許多的問題浮現,我才知道自己錯過了那些黑暗的關鍵。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石芳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