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民、黃盈嘉:解構司法的結構性歧視

出版時間:2019/04/26 00:02

蕭逸民/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辦公室主任、黃盈嘉/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個案行動部主任

上周一(15日)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駁回前手球國手陳敬鎧被控詐保案第2次刑事再審聲請,合議庭認為監察院委託洪蘭教授與台北榮總的鑑定,與原確定判決囑託的台大陳建中教授所採之鑑定方法相同,「自不足再以相類之鑑定結果而執為請求再審之證據。」(107年度聲再字第187號)。問題是洪蘭團隊明明有提出陳敬鎧可能罹患功能性視盲(Functional Blindness)的全新結論,法院將此視而不見的背後,是司法隱而不顯的結構性歧視。

功能性視盲的患者往往會有盲視(blindsight)的現象,盲視是指「病人視覺皮質受傷後看不見東西,但是丟一顆蘋果給他,他可以接得住,你問他,看不見,怎麼接得住?他說不知道,堅持自己看不見。但是再丟一個東西給他,他又接住了。原來視神經通往視覺皮質有很多小路,回饋到意識界的主迴路斷了,所以在意識中,他們的確是看不見。但是大腦中,處理靜態和動態的迴路不同,愈是快速動的東西,潛意識保護自己的大腦本能愈會快速反應。」(引自洪蘭「干擾學習的,竟是課堂老師?」)

根據《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第3號一般性意見17點e項,結構性歧視是指「歧視性的文化傳統、社會規範或規則,以顯著或隱藏的方式反映在機構行為中的歧視。有害的刻板印象會導致這種歧視。」以陳敬鎧案為例,由於大多數的盲人是「眼球性視障」,社會對於盲人的刻板印象因此建立在眼球明顯受損、眼睛看不見的基礎上。對於「腦性視障」(眼球未受損,但腦部處理視覺的機制受損),這類患者表現出的不同行為模式,一般人就會難以接受,甚至訴諸司法處罰詐盲,形成對腦性視障者的結構性歧視。

大腦視覺科學極為專業,法院依法得傳喚洪蘭團隊到庭作證,協助法官釐清新鑑定與原鑑定的異同,以及做成結論的依據。但合議庭在沒有開庭的情況下,就擅斷地駁回對陳敬鎧有利的科學鑑定。這種連調查都不願意調查的態度,說明盲人絕對無法接住蘋果這類有害的刻板印象,已經嚴重影響審判的公正性。解構司法的結構性歧視,還需要社會更多的努力。

2008年美國盲人印刷所號召來自全世界的學者專家發表《腦性視障宣言》(Statement on Cortical Visual Impairment),指出現行視覺障礙的法律定義與鑑定方法都不適用於腦性視障,呼籲各國重視並保護腦性視障者的權利。目前,美國社會安全局已修改法規納入腦性視障,英國眼科醫學界也發展鑑定腦性視障的新方法與新流程。為了引介國際規範,民間團體本周邀請該宣言起草人之一Gordon N. Dutton醫師來台講學,宣導英美等國保護腦性視障者的最新作法。

陳敬鎧案的爭議也引起國內研究腦性視障學術機構關注,師範大學特教系張千惠副教授團隊對他進行國際通用的功能性視覺評估,Timothy Joseph Lane院長帶領的台北醫學大學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也對他進行實驗,不但想釐清案件真相,更希望藉此提升台灣對腦性視障的認識。這二個學術機構的研究成果將在明天(27日)公開發表,接受各界檢視。民間團體也安排Gordon N. Dutton醫師與會討論,分享國際經驗。

民間為發現真相不斷努力,也終於有法官願意排除結構性歧視的影響,客觀地了解事實真相。高雄高分院民事庭訂5月20日召開調查庭,審理保險不當得利的再審聲請,為陳敬鎧的平反帶來一線曙光。從本案經驗得知,習於代表社會價值做成權威判斷的法官,認識自己的結構性歧視,是如此困難,但卻又那麼重要。人民並不要求司法絕對不會犯錯,但卻非常期待司法有能力從錯誤中學習,惟有這樣的司法才能贏得人民的信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