蕨類爸爸:該讓「幼兒從母」審理原則退場了

出版時間:2019/04/29 00:06

蕨類爸爸/紅鶴老爸陣線發起人

近期媒體版面與社群軟體多是選舉相關報導,其中可能成為總統候選人的企業家提出「軍國大事,希望後宮不要干政」,也讓人憶起了更早、其他人的「穿裙子不能當總統」言論。

同一周,台中發生疑似因性別氣質被霸凌的國中生跳樓事件。而上周《蘋果日報》針對「紅鶴老爸陣線」的系列報導與專訪,受訪者提及法院審理親權問題、常見的「幼兒從母原則」。三件乍看之下無關的新聞,其核心都與性平意識有關。由於紅鶴老爸陣線專注在家事訴訟、協助親職教育的推廣,故本文以「幼兒從母」議題為主。

「幼兒從母」這種「因天生具備或擁有某種性別或資格」、支持者直接導出「必須或自然擁有某種能力或專業」的論述,筆者認為實屬不恰當的資格論、毫無科學根據或性別平等意識可言,在歐美更因為該原則具備性別歧視的內涵,已陸續被各法院或國家廢棄,但直至2019年的今日,我國地方法院家事庭仍普遍見到該原則,若使用「幼兒從母」、「幼子從母」、「幼女從母」等關鍵字去檢索,各家事庭每月仍不斷產出依據此原則的親權裁定。

此一原則的思維,同時具備雙重歧視與雙重壓力,不論是「認為女性適合帶孩子」或「認為男性不適合帶孩子」,兩種切入角度都是性別歧視、雙重歧視,有些女性愛孩子但不喜歡帶孩子、有些家庭主夫則是孩子王又會照顧孩子,何必因為他們的性別,就認定他們的能力該如何呢?

此原則也似「女性天生會生小孩,所以女性就該生小孩」這類「由實然(is)導出應然(ought)」的自然主義謬誤,在親權訴訟過程中,「幼兒從母」似乎讓女性獲有好處、男性備感壓力,但在訴訟外的生活,則也同時讓「女性要好好照養小孩」、「將孩子教養與媽媽高度連結」的社會壓力加深,故筆者認為這是雙重壓力。

許多女性產後憂鬱症,也是因為這樣的壓力造成,若又加上經濟或感情因素,則很可能會產生悲劇。2011年台中豐原有位媽媽因親友責罵她「不會帶孩子」,於是帶著一雙兒女燒炭自殺(以「媽媽」、「燒炭」、「孩子」關鍵字檢索,幾乎年年有)。

訴訟個案態樣多元,若爸爸想推卸責任,是否法院也接受以「幼兒從母」為由將責任推給媽媽呢?另外,也因為法院採用「幼兒從母」的文化被多數民眾知曉,則同時在訴訟程序上產生非善意或消極以對的行為誘因:媽媽不讓爸爸有探視機會,讓審理原則收斂至「幼兒從母」原則為焦點;或者多數的爸爸明瞭法院都偏好「幼兒從母」,那平時多協助照護孩子、分擔教養,則感覺毫無價值與必要,因為遇上了訴訟、法院還是以雙親性別為重要考量。

5月下旬,即將開放同性婚姻登記,屆時雙親若是生理女性,法院怎麼判斷何者為「母」,難道端視哪一個子宮孕育嗎?法院屆時不就把「幼兒從母」改為「幼兒從子宮」或「幼兒從卵」?那雙親皆為生理男性,難道要新創「幼兒從精」原則?

與其現在與未來延伸那麼多爭議、歧視與困擾,筆者誠摯建請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宣告或函釋未來不再採用「幼兒從母」原則,或者研議該原則如何退場。第一線的案件承辦人員,短期內心證或觀念不見得可以馬上更新或轉換,但至少司法行政單位要有開創新局,降低性別歧視氛圍的責任與高度。

論者認為,「幼兒從母」似乎讓女性獲有好處、男性備感壓力,但在訴訟外的生活,則也同時讓「女性要好好照養小孩」、「將孩子教養與媽媽高度連結」的社會壓力加深。作者提供
論者認為,「幼兒從母」似乎讓女性獲有好處、男性備感壓力,但在訴訟外的生活,則也同時讓「女性要好好照養小孩」、「將孩子教養與媽媽高度連結」的社會壓力加深。作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