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大齡女攻日搶「令和」冠軍 C圈18年只為尋開心

出版時間:2019/05/01 08:00

今年初在世界Cosplay高峰會台灣賽事中,靠著扮演《東離劍遊紀》角色蔑天骸奪冠的雞鴉戰隊,在C圈引起不少討論,原來卸下面具的她們,是一對年齡加總超過60歲的「重量級」Coser,去年獲亞軍,今年再戰竟能奪冠,讓主角之一的高橋凌領獎時當場噴淚不止,伙伴小刀則因不讓妝哭花,正猛吸著鼻涕不讓眼淚掉下來,而讓臉部扭曲奇怪成為朋友事後的笑柄。能拿下這代表國內C圈最高榮耀的獎項,讓高橋凌和小刀這兩個「老妹」感動不已,因在賽前已告訴自己,如果今年再不拿冠軍、代表台灣出國比賽,就要收工,也就是她們常C的布袋戲角色所謂「退出江湖」,所幸,她們辦到了!8月即將代表台灣前往日本「打世界盃」,希望能在日本新的令和年代,為台人奪得世界冠軍。

現實生活中,本名楊琇茗的高橋凌,現年38歲,有份正職工作,如她所說是「很小的會計」工作。接受《蘋果新聞網》採訪拍攝的那一天,記者看到了戴著黑框眼鏡、隨意紮著鬆散馬尾的她,穿著寬鬆黑T,一副不修邊幅模樣,臉部膚況也不是很好,再怎麼看都覺得稱不上是一個「C圈人」,當下很難和舞台上那個扮演狂放不羈、亦正亦邪、眼神銳利、英氣十足的布袋戲角色聯想在一起。但當她談起Coser這件事後,不僅眼睛一亮、整個臉龐也神采飛揚,從動手彩妝開始Coser的準備,迅速熟練地夾睫毛、綁頭套、黏膠帶,那熟悉的俐落感更馬上讓人知道她的確是C圈「行內人」。對的,因為她說已經「入圈」18年了。

高橋凌說,她從小就愛看布袋戲跟動漫,但當時並沒有Cosplay的念頭;直到有一次跟朋友參觀動漫展,看到有許多人扮成動漫角色,一打聽才知道「原來可以做得出來!」讓她開始躍躍欲試,「就像追星一樣,看到自己喜歡的角色活生生跑來跑去,我也想要這樣!」
 

20歲的時候,高橋凌第一次嘗試Cosplay,當時扮演是《最遊記》中的玄奘三藏。高橋凌笑說,這角色服裝很簡單,牛奶紗剪一剪再加一條牛仔褲就搞定了,「當時覺得很爽,穿出去一堆人找你合照!」嚐到爽感讓她栽入Cosplay的領域。3年後一次偶然,她接觸到《闍城血印》這部布袋戲中的角色「冰爵褆摩」,「我一看就覺得這是我的菜、我的菜!」決定開始自己扮,就這樣從動漫跨入布袋戲扮演領域。

踏入「布圈」(布袋戲Cosaply社群),高橋凌開始碰到很多不曾遇過的技術難題。她說:「C圈(指動漫Cosplay社群)跟布圈同樣有很精細、很難的部分,但C圈入門門檻較低;布圈有很多配件、披掛,服裝材質很多,一開始起點可能就很難了」當時等級還不夠的她就先「越級打怪」,「布料不夠就直接補,配件會掉就直接用黏的硬上,反正不會掉就好了!」

第一次扮演布袋戲角色的經驗,讓她開始意識到自己「等級還不夠」,但自承有天生挑戰慾的她並未就此放棄,反而開始研究材料、圖片並看書學習更多相關知識,她笑說「常常搞到半夜2時才睡覺,假日都窩在家裡製作!」

製作的角色越來越多,遇到的難題也越來越大,為了一一解決,高橋凌開始在網路上找有同樣興趣的人,其中之一就是現在的夥伴之一「小刀」。高橋凌說,兩人因朋友圈重疊而認識,某一次為了要解決扮演某個布袋戲角色的假髮問題而進一步變熟,兩人便開始一起合作;又因兩人的網路暱稱分別是「雞大嬸」(高橋凌:因為我很愛吃肯德基,才被取這個綽號!)和「鴉小妹」,因此「雞鴉戰隊」才正式成形。

談起她的夥伴「小刀」,高橋凌笑說「她真的有夠龜毛的!我常常很想打她!」個性大而化之的高橋,過去製作道具、服裝「可以就好」,但小刀堅持一定要做到完美,「車線歪了、版型做錯,小刀一定會拆掉重弄!」但在小刀影響下,高橋凌也開始進修裁縫課,更有系統的學習相關知識。

雞鴉戰隊慢慢聚集11個有同樣興趣的人加入,成立初期在高雄小型Cosplay比賽也常常得獎。高橋凌說,大家沒有太多得失心,只是都喜歡布袋戲而聚在一起,有得名,慶功宴就吃好一點,剩下的拿去當作籌備下一場活動的製作費,「戰隊成立到現在8年,前4年真的只有吃喝玩樂!」直到3年前的2017年WCS (World Cosplay Summit,世界角色扮演高峰會),才碰上了雞鴉戰隊蛻變的的轉捩點。

高橋凌說,WSC是Cosplay圈最高等級的比賽,但該比賽只開放日本動漫主題才能參賽,過去她「只有看轉播但從沒想過參賽」,直到2016年以布袋戲為主題的日本動漫《東離劍遊紀》問世,雞鴉戰隊才開始萌生參賽想法。

高橋凌說,一決定要參賽,才發現原來戰隊中有許多臥虎藏龍的人:「蝦子」其實是玩光劍的能手,能當動作指導;「熊」原來家中是開鐵工廠的,各種材料取得、加工難不倒他;「胖虎」原來是專業道具師,各項服裝、道具製作標準他都可來把關。

3年前首次參加WSC,高橋凌說「當時真的只是去觀摩的!」沒想到初試啼聲就拿下第二名,成員大家都開心得不得了,「既然只有一步之遙,就再努力一次吧!」隔年戰隊決定使出渾身解數再度參賽,結果「蟬聯」第二名。

高橋凌說,她約束自己每個月只能花2、3千元採買Cosplay的道具、布料,製作一個角色最多花1萬元,「我玩Cosplay是為了開心,但砸太多錢我就不開心了!」但為了參加WSC,投入的時間、金錢已遠遠出過預期,為了省錢不但要搭客運夜車北上,在台北的住宿也是一筆開支,忙翻天的結果卻還只是第二名,成員都相當沮喪。

今年WSC再舉辦,成員決定頃全力再拼一次,結果又遇上比賽時間較往年提早3個月,已經快崩潰的大家幾乎不眠不休衝進度。小刀說,「那時候我幾乎每個禮拜都去醫院報到,比賽前一天在飯店還被高橋凌唸『整個晚上都在咳!』高橋凌先前也想「如果再沒得名,就再也不參加了!」沒想到一舉拿下台灣區冠軍。一公布名次的當下,高橋忍不住在台上哭花了妝,和小刀相擁而泣。

小刀笑說,「當時一聽到拿冠軍,朋友還說『為什麼我的臉這麼臭,其實我也很想哭,但哭了妝會花掉,只好忍住鼻涕!」小刀說,平時朋友總覺得「喜歡布袋戲的女生很怪」,她和朋友間也都聊不起來;但接觸到布圈之後,她發現話題不需要多做解釋,大家都能聽得懂;製作服裝的過程中,有問題布圈也有很多人會熱心解答,就是愛上種「互相幫忙」的氛圍,小刀在布圈一待就是20年,和高橋合作也達8年,「可能我們兩個都是嗓門大、能力能互補吧!」小刀笑說。

玩Cosplay布袋戲18年,高橋凌碰過最挫折的就是嘔心瀝血做出了一套服裝,,穿出去展示卻被人家「不像原作」;最開心的就是製作每位角色中碰到的種種困難,最後都能迎刃而解,自己過程中也有所成長。所以她從一開始Cos動漫、到Cos布袋戲,後來開始參加比賽、要做更多道具甚至口白,先前還進軍拍攝微電影。她笑說,「回過神了發現已經這個年紀,唯一放棄的就是交男朋友的時間吧!」

對於高橋凌的興趣,高橋凌說她的家人不支持也不鼓勵,「只覺得我玩搭捷運都會拒載」的東西,「只要不要負債,他們就不會管我」,18年來大概扮演了30、40個角色,「有時候家人會碎念說『東西要收好!』」但每個角色服裝、道具都是心血,高橋自嘲「這是最貴的垃圾」,「也捨不賣掉、丟掉,所以只好到外面租倉庫存放」。

高橋凌自承個性活潑、外放,「但我也想要穩定」,商科畢業的她從沒想過要選一份能上舞台的工作,而是順應所學進入會計業任職,這時Cosplay反而成為她未被滿足的另一面。高橋凌說,玩Cosplay可以上台、表演,滿足了她另一層面的欲望,做到平常生活中達不到的事,「同事都覺得我(Cosplay)妝前、妝後差很多!」

至今仍是黃金單身女的高橋凌,過去也有過少女般將喜歡的人投射到動漫角色的經驗。現在她的暱稱「高橋凌」中的「高橋」,就是來自《頭文字D》的男主角高橋涼介。高橋凌說,「我就是喜歡這種外表斯斯文文,但骨子裡有料,很厲害又很沈穩的男生!」少女時期為了《頭文字D》,幾乎每天都到遊戲場「湯姆熊」報到。

高橋凌說,現在玩Cosplay已經不會像少女時期那樣,將喜歡的人投射到角色當中,但她也坦言,雖然也會期待現實生活中的「高橋涼介」出現,「但一切都隨緣啦!」以前總是站在台下看人比賽,現在她自己也將站上台為台灣爭光,「雖然壓力很大,但我想好好把握!」(生活中心/高雄報導)

高橋凌扮演《東離劍遊紀》的角色蔑天骸,從服裝、道具、假髮都是親手打造。李柏毅攝
高橋凌扮演《東離劍遊紀》的角色蔑天骸,從服裝、道具、假髮都是親手打造。李柏毅攝

高橋凌在自己家中的小房間,親手製作角色的假髮。李柏毅攝
高橋凌在自己家中的小房間,親手製作角色的假髮。李柏毅攝

為了扮得像,高橋凌上妝毫不馬虎,光上妝就要花1小時以上。李柏毅攝
為了扮得像,高橋凌上妝毫不馬虎,光上妝就要花1小時以上。李柏毅攝

高橋林(後)和夥伴小刀(前)在家中小房間縫製角色服裝,小刀總是會嚷著「這個很醜,重做啦!」李柏毅攝
高橋林(後)和夥伴小刀(前)在家中小房間縫製角色服裝,小刀總是會嚷著「這個很醜,重做啦!」李柏毅攝

高橋凌(中)和其他夥伴,在家中停車庫製作角色道具。黃競鋒攝
高橋凌(中)和其他夥伴,在家中停車庫製作角色道具。黃競鋒攝

高橋凌(右二)扮成《東離劍遊紀》的角色蔑天骸,小刀(左二)則扮成丹衡,與夥伴們一起完成整齣Cosplay演出。李柏毅攝
高橋凌(右二)扮成《東離劍遊紀》的角色蔑天骸,小刀(左二)則扮成丹衡,與夥伴們一起完成整齣Cosplay演出。李柏毅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