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成英姝專欄:紅與不紅之間

出版時間:2019/05/02 00:11

成英姝/作家

Google街景車在鹿兒島偏鄉遭遇一隻大驚小怪的柴犬,狂奔跟了九條街,一下子聲名大噪,全球人都上Google地圖看這個小傢伙,有一篇報導給狗配的旁白很有時代感:「求上鏡,我想紅!」未來的世界,每一隻狗都能紅十五分鐘。

有一次我問一個很文青理想型的搞小眾樂團朋友,如果你突然暴紅會怎麼樣?(我以為她會鄙視地說:「我堅決不紅!」)她果斷用一種做自己始終如一的自豪答:「我還是一樣不化妝出門!」真可憐,不紅限制了你的想像力,人一旦紅了,就突然敵暗我明,最細微的人際關係都會染上奇怪複雜的曖昧色彩,整個宇宙的強弱是非輕重的天秤都會起微妙的位移,在堅持自己的清單上,排在前面有數不清更無奈的難,化妝什麼的,相對已經是最不重要的事。另一個醫生朋友自從上了幾個電視通告,感覺自己不再是無名小卒,我問他生活有什麼不同嗎?他答:「我不受影響,還是很自在地吃路邊攤。」敢情你都以為自己成了劉德華啊?一樣吃路邊攤,有沒有人索取簽名不好說,但自我感覺今非昔比。

以前(類比時代)看安迪沃荷的名言,在未來的世界,每個人都可以紅十五分鐘,不太理解這種玄虛的事如何發生,沒想到這世界變化快,如今每天都有人有機會大喊:「媽我上電視了!」昨天還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一夕收穫十萬粉,還不斷蹭蹭蹭上漲。下午還好整以暇逛大街,晚上變成過街老鼠,全民公敵。我毫不懷疑,在未來的世界,每個人都希望可以不紅十五分鐘。

常看到為了想紅拍影片結果送命的新聞,不紅的人渴望紅,貌似沒有的東西紅了都會擁有,沒紅過對於紅有諸多(不一定真確的)想像,至於不紅(不紅的滋味還用得著想嗎!老子一直都不紅!)有一天每個人都希望可以不紅的世界終將會來到,在那個對立面得以被看到本質的時候,不紅究竟是什麼?我一直很喜歡崔健的《假行僧》:「我要從南走到北,我還要從白走到黑,我要人們都看到我,卻不知道我是誰。」

被聚光燈照著,虛榮囉,不甘寂寞囉,就想人們都看到我,好奇嘛,閒著嘛,人跟人有邂逅,滋味總不錯。但別知道我是誰。 知道跟不知道是很不一樣的,一旦知道,就有了一個框架,一旦知道,自然地就有了情感反應,喜歡或者討厭、評價、解釋,都是人家主觀的。人一旦給出自己的解釋,伴隨著這就是一種權力,人家愛了你,罵了你,定義了你,好像你就有責任了,你遵照或者叛離,案情都不單純。不要愛,不要理解,這世界我來了,看了,聽了,就起腳走,千山萬水還等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成英姝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