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蔡瀾專欄:微博十年

出版時間:2019/05/02 00:10

蔡瀾/作家

在二○一九年四月十一日那天,微博開了一個簡單又莊嚴的發布會,給了我一個獎狀:「十年,微博最具影響力人物」。

拿在手上,才知道不知不覺玩微博已經玩了十年。甚麼是微博,在這裏不厭其煩也重複一下,是一個社交平台,功能和外國的「Twitter」一樣,參加之後你就可以在電腦、平板和手機上觀看和發表自己的意見。今後,任何人都不能投訴「我沒有地盤」了。

連美國總統川普也樂此不疲,幾乎天天發來攻擊反對他的人,微博是一種十分好玩的新遊戲,但每一種遊戲都有它們的規則,我一加入,即刻聲明:「只談風花雪月,不談政治。」

遊戲中有一種叫「粉絲」的數目,那就是你的讀者或者網友了,這種精神和老一輩的徵友專欄一樣,先簡單地介紹自己一下,興趣何在等等,筆友就會來找你,當今科技厲害,一封信就能傳達給成千上萬的人看到,有些還不止,這要看你的內容引不引得起別人的興趣。

一切都是從零開始的,我的長處是可以將以前寫過的稿件中抽出一些來發表,這幫助我接觸到更多的網友,而我的特點在吃喝玩樂,已經能起眾多網友的共鳴。

像我一早就說吃三文魚刺身會生蟲,吃豬油對身體有益等等,都引起一陣陣的反應,也在後來被醫學界證實我講的都是對的。

旅行也給我充分的資料和圖片來發表:我從前每天都寫專欄,在報紙和雜誌上發表,當今轉換了一個形式,在電腦上寫作罷了。

我認為每決定做一件事,成功與否是其次,首先要全力以赴,再來就是要做得細微,用這個精神,我勤力地發微博,至到截稿的今天,翻查紀錄,我已經發了十萬零四千二百八十九則,每條以十個字來計,也有一百多萬字了。

中間得到眾多網友的支持和鼓勵,才能做到。玩微博的人,那些明星歌星,是由公司職員代答,我很珍惜每位網友的意見,我雖然不能全部回答,但也盡量做到。因為我每天曾經寫過很多稿件,所以有那種能力來應付,只要問題是有趣的,我答應自己,一定親自回覆,每一條微博,都是自己手寫的。我的所謂手寫,是我不懂得拼音輸入法,都是在平板電腦上手寫,按到繁體字就以繁體字回答,簡體亦然,我認為我的網友,最低標準,是可以讀繁體字的。

粉絲的數目不斷增加,幾百個、千個、萬個到百萬個,至今已有一千零四十六萬五千九百三十位了,我常開玩笑地說,比香港人口更多。這是一個驕人的數字,我不臉紅地自豪。

當上台領獎時,司儀要求我說幾句,回答一個問題:「你最近覺得最有趣的提問是甚麼?」

我說:「有個網友問我吃狗肉嗎?我回答道:『甚麼?你叫我吃史努比?』」


接著我說,至今為止,最有意義的,是在老朋友曾希邦先生最後那幾年,叫他參加了微博,曾希邦先生個性孤僻,一肚子不合時宜的人,朋友雖然不多,但個個都是佩服他,中英文貫通,翻譯工作一流,又很嚴謹。在他的晚年,老友一個個去世,我有鑑於此,鼓勵他加入了微博,他想不到有那麼多網友,都是受他做學問的態度感染的。曾先生的晚年,因為有了微博,而不寂寞。

這是真實的例子,也是我愛微博的理由,我希望年輕人多上微博,在那裡他們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這些朋友,都是沒有利害關係,非常純真的。

至於我的微博網友是甚麼樣的人呢?可以說都是喜歡吃的。這一點也不壞,喜歡吃的人多數是好人,因為他們沒有時間動壞腦筋。

這一群忠實的網友,差不多都見過面,因為他們已知道我的生日,會集中在一起為我祝賀,他們由中國各地聚集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我也開了飲食大會,請大家吃吃喝喝,真是開心,可惜近年來我更喜歡安靜,這些活動也甚少參加了。不過,有時他們聽到我的消息,像要出席一些推銷新書的活動,他們都會前來替我安排次序,做了幾次,都已經是熟手,有條不紊了。

年紀一大,不喜歡沒禮貌的網友,像有些一上來就問候我親娘的。我就想出一個辦法來阻止,玩Twitter的友人都說這個遊戲,阻止不了的,但我不信邪,想出由我的長年網友來阻止。有問題不能親自來到我這裏,要經過這群老友來篩選,這就可以完全斷絕無禮之徒。

這種方法雖然有效,但會產生不滿的情緒,我就一年一度,在農曆新年前後的一個月,完全開放,我已做好心理準備,有污言穢語也就忍了。這一個月之中,眾多問題殺到,我一一回覆。很奇怪地,竟然已經沒有不禮貌的。謝天謝地,謝謝我所有的網友,讓我度過美好的新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蔡瀾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