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伯洋、何澄輝、卜德凱:資訊戰的應對與體制的建立

出版時間:2019/05/02 09:08

沈伯洋/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何澄輝/台灣戰略模擬協會研究員
卜德凱/獨立研究者
 
中國對台的資訊戰已經兵臨城下,但台灣似乎束手無策,真的嗎?事實上,台灣人才濟濟,政府有齊全的戰術單位,民間也有豐沛的能量。只要建制好法律與體制,把人才放對位置,給予資源,台灣絕對仍有一戰的本錢。  
 
通常大家聽到資訊戰會先想到假新聞,然後想到西方國家開始訂定的境外勢力登記法等等。然而,以法律而言,台灣有特殊脈絡,比如中國在台灣法律中並非「外國」,修法並不容易,甚至必須搭配《政治獻金法》以及《政治遊說法》等配合修正工作,才能完善台灣的民主防衛體制。現行的法令,還有很多技術性的問題。

資訊戰只不過是整體混合戰或超限戰的一部分,只針對資訊戰,或者只針對假消息作戰,無法掌握全貌,也難以顧全大局。例如,當IO資訊戰的攻擊是搭配外交的施壓一起進行的時候,我們該如何應對?資通電軍如何直接跟外交部一起聯合作戰?顯然不可能。此時,仍需要有高司單位站在戰略全局的高度,進行戰略指導與指揮。

台灣有台灣的優勢,而我們應該要學會如何利用。

中國對於這類利害部門一直都特意掩飾,成為研究中國資訊戰的困擾。而另一方面,2015年後中國啟動了一波新的政軍情報系統的改造與改革,其內部機構有所調整,外部目前對其掌握有其不足。根據目前的情資,中國當前唯一公開過的心戰單位311基地,目前被改制在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底下,但屬於行政部門的中央統戰部,卻又有直屬單位在基地上設有辦公室。而該基地未來,甚至有可能與負責軍事情報與顛覆行動的軍委會政治工作部連絡局等單位共同協作。
 
中國本身有特殊體制,而政府對軍民、官民機構的關係千絲萬縷,加上中國近期通過的《情報工作法》,賦予官民機構、個人均有配合中國情報工作之義務。但這不但包含了以往有被披露過的案例,包括國安部直接拿民間公司當幌子、透過大學當網路攻擊跳板、或是中國網路民兵的設置,最近更有研究指出華為這種號稱私人資本公司的治理,都很可能是由國家直接參與。這種混合性威脅的複雜程度與涵蓋範圍之廣可見一般。要對付起來,也絕非單一單位可以做到。

台灣在這個部分比較不同,我們其實有齊全的戰術單位,不但有政戰與資通電軍,情資機構對統戰和資訊戰的偵蒐能量也相當齊全。也就是說,台灣只要有北約的混合威脅應對中心(European 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Countering Hybrid Threats)這種發揮戰略指導及指揮的單位,放適當的人與資源進去,就馬上有反制能力。

由於混合戰內容十分的複雜,不可能由單一的部隊來執行。例如,駭客知道要怎麼侵入系統,但是卻不知道要放什麼東西對認知影響或心理奇襲破壞最大;政戰部隊知道有效的心戰內容為何,但卻無法直接進行網路作戰;更別提防禦部分可能需要再跨單位整合國土辦或行政院資安處。即使這些單位有橫向的聯繫,也無法有效規劃「什麼時候進攻?」「該如何預警、如何準備防禦?」或者「何時開展什麼突襲?」。更不要說這些單位沒辦法直接做軍情局、國安局擅長的前期的情報蒐集與事後的戰損評估。如果沒有統一的、具有戰略高度的指揮與統整,不要說攻擊,連防禦都無法起步。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研究政戰學者Kerry K. Gershaneck也針對台灣的體制也做出一樣的建議。雖然有一些不同,但泰國其實也面臨了跟台灣類似的情況。

但即使有應對中心,目前也會面臨情報工作法第三條的問題(有些單位無法受到該法涵蓋與保障)。而如果從戰術單位來執行,馬上就面臨了必須修法的問題。以台灣修法的速度,應該會完全趕不上防禦工事建立的速度。更不要說,有些單位連加密等級都有問題,那要怎麼做事?

中國對台的所謂「三戰」:輿論戰、心理戰及法律戰成為其主要的國家戰略層級指導,已經列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輿論戰用於平時,用以分裂、激化目標對象國的民心,製造其社會心理的混亂、恐慌。心理戰則用於戰時,目的在打擊對方的政軍民心士氣,混淆對方,使戰局有利於其作戰,而法律戰則用以威脅或利誘對方政軍目標,有利其攻勢推動。這些標準的心戰手段,都是透過多方協作,互相配套支援。技術只是作為方法,戰略目標始終未變。
 
台灣要面對挑戰,自然必須透過整合協調,共同以聯合作戰之方式面對,甚至加以回擊,才能真正迎擊挑戰。當對方已經有公司加入戰場的時候,我方是否應考慮適時的調查外包,與民間單位合作?千萬別忘記,高手在民間啊。

當然,台灣沒有必要動用軍令系統去做什麼大事,也無須造成民眾的恐慌。但是身為被滲透的第一線,情報系統的整合與聯合協作絕對必要,這裡需要一個新的、具有戰略高度的中心,並且與其他國家做資源的共享和聯繫。開放知識基金會的徐子涵在其部落格提過,台灣的資通確實很強,但他們不可能來決定戰爭的邊界與條件。組織法上做這樣的分工也不符合道理。

法律的技術細節,例如如何能有正確的授權,又要在民主制度下符合人權保障,是我們法律人需要煩惱的;至於要怎麼訓練,現在連workshop課程的設計也都有了,大概五天就可以先做好PW Mapping。加上政戰局原本的知識,絕對是可以作為即戰力。 但是如果大家都煩惱完了,但是體制卻沒有要動起來,那就麻煩了。台灣絕對不缺人才,缺的是把人才放在正確的位置,並給予足夠的資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