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人】300元讓他認清現實 屁孩悔改成百萬攝影師

出版時間:2019/05/07 09:00

賽車伴隨著高速引擎聲從場邊呼嘯而過,快得幾乎只在眨眼之間,在繞了兩圈過後,車手帥氣地從車上一躍而下,脫下安全帽,露出他年輕未脫稚氣的面孔,他是朱育德(32歲),賽車資歷6年,還有一份正職工作,是商業攝影師,年收入逾200萬。

這是一個屁孩勇敢追夢、蛻變的故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朱育德在北市經營一間攝影工作室,他不是大師,只有高職學歷,但能在商攝界博得一席之地,年收入上看200萬,他還保有自己的興趣——業餘賽車手,近年參加國內大小比賽,並拿下好成績,包括2018TEC台灣房車耐久賽分組冠軍、2017年大鵬灣拉力錦標賽夏季盃分組冠軍等。

「我以前沒想過要做攝影這一行,」朱育德告訴《蘋果新聞網記者》,「我想考產品設計系,可是我不是很會唸書,想念的學校,全部都考不上,最後決定先去當兵,然後進入業界實習,可能更有效益一點。」

就像全台灣的七年級生一樣,朱育德畢業時面臨台灣經濟大衰退,起薪低、失業率高、大學生跑街跑,但朱育德更慘,不愛讀書的他只有高職文憑,起步比別人差,當完兵之後進入印刷業當業務員,月薪2.3萬元。

成為攝影師是一個偶然,印刷公司老闆知道他學設計,問他「公司有兩台攝影棚燈,你敢不敢拍照?」這句話問的朱育德很心虛,「我在學校有學過,但就是學生的水準。」他向記者坦承,但那時心想「你都敢讓我拍了,我有什麼好怕的!」憑著一股傻勁兒,他帶著公司的兩支燈回學校,問老師「這個東西該怎麼用?」瞭解了基本概念之後,他就拍了一系列的產品照回公司,開啟半調子的商攝之路。

剛做攝影師沒多久,就像所有年輕人一樣,他覺得幫老闆賺錢沒前途想創業,但攝影功力不足,他花了6萬元學費,學習商業攝影技巧,「初期我不確定是要拍食物或人物,所以就各方面都學了一點。」然後他變成一名半調子攝影師,成為時下最流行的SOHO族。

「那個時候的我,真的不夠努力,」朱育德感嘆,9點起床,瞎混到11點,再跟朋友打個電動就摸到下午了,「有接案的時候就拍一下,也拍的不是很好,」時間一分一秒打混過去,他沒想過認真接案或是精進攝影技巧,導致撐了一年之後,戶頭只剩300塊錢。

沒錢這件事情,讓他大受衝擊,「我驚覺自己怎麼這麼窮、這麼廢!」他找上哥哥求助,哥哥問他:「你覺得你有比我聰明嗎?」他說:「沒有!」哥哥再問:「那你有比我努力嗎?」這次他哽咽著無法回答,朱育德覺得慚愧,哥哥國中念升學班、考上好大學,然後進入科技業當工程師,從小就設定目標、按部就班,「原來很厲害的人,有天分以外又超級努力,從頭學起,付出該有的東西,才可能獲得想要的。」

從挫折中洗心革面,貴人果然降臨朱育德的人生,他應徵攝影工作室助理,面試時就坦承,自己是來學技術的,未來想創業,豈料老闆根本不介意,鼓勵他朝目標前進,雙方協調兩年為期,然後朱育德就獨立創業,還能借老闆的攝影棚、器材還拍攝,雙方按比例拆帳,老闆甚至大方允諾,「如果我當月沒營業額,他就不收錢。」

攝助工作月薪只有2.5萬元,卻是他最認真的時候,平日上班,假日就接案拍照,「以前我玩夠了,後來只想少玩一點,把過去不如人家的都補回來。」他很有自覺,副業從不影響工作,即便前一天修片到凌晨五點,一早照樣準時上班,讓老闆很放心。

一年後,他稍微做出點成績,有客戶輾轉找上他拍攝,他評估無法兼具工作,正職變兼差,接案反而變成主要的收入來源,除了等客人上門,他也主動出擊,每天到竹科各家科技公司,問對方是否需要商業攝影,但創業初期,每月業績只有3、4萬元,再加上給老闆拆帳的30%,「收入比上班族還低。」

此時,在老闆的建議下,他找了老師,學習拍攝食物,製作官方網站買網路廣告增加曝光,一點一點的累積知名度,當時他有案就接,拼了命的累積資歷和知名度,每天工作超過14個小時,第一年的營業額就做到170萬。

成功當然並非一蹴可及,也有「龜毛」的客戶挑剔他太年紀輕,質疑他的能力,「照片達不到客戶的要求,在什麼階段都會遇到,他可能不喜歡你打的光,或是其他考量」,曾有一名客戶找了別家攝影棚,拍了4個小時都不滿意,再回來找他,朱育德在攝影棚「喬」了半個小時的光,第一張照片就打動客戶的心,「他看到電腦營幕後就說:『噯,這就是我要的』。」溝通和傾聽,成為朱育德的工作心訣。

在商攝領域工作十年,朱育德現在有了自己的攝影工作室,營業額從第一年的170萬、第二年270萬、第三年370萬…..逐年增長,目前全年營收都在200萬元左右,從一開始月薪2.3萬小業務,到在商攝界佔有一席之地,朱育德認為唯有不斷學習的人生,才能保持顛峰,「我到現在還是會繼續攝影課程。」

閒暇之餘,他也從事賽車的嗜好,朱育德從小喜歡飆腳踏車,16歲時打工買下人生第一台機車,再年紀大一點,他開始完四輪房車,外界認為危險的「開快車」,卻讓他在追求速度的同時,忘卻工作壓力。

2013年投入賽車競賽,到了2016年拿到人生第一支獎盃,「感覺很奇妙,原來玩賽車也可以拿到榮譽,對我來說是一種激勵」,從那時候開始,他陸續參加國內大小賽事,獲得8、9支獎盃。

其實朱育德的工作和興趣是衝突的,兩者都必須投入時間,他去參加賽車比賽,要花3天時間,前置期的練習要花5天,總計有8天不能工作、沒有錢賺,關於這一點,他看的很開,「人生要有錢、有時間、有體力,很難同時擁有,但我如果不追求夢想,等我40、50歲的時候,一定會後悔,人生不一定是要賺錢或工作才是人生人生就是各種歡的事物,達成一個平衡性,工作的時候工作、要玩要追夢的時候,努力去玩去追夢,才是平衡的人生。」

正逢畢業季節,新鮮人惶惶踏出社會的同時,朱育德的故事或許可供借鏡。(林琨凱/台北報導)

朱育德表示人生不一定只有賺錢或工作。林琨凱攝
朱育德表示人生不一定只有賺錢或工作。林琨凱攝

朱育德攝影營收每年約200萬元,在商攝界佔一席之地。林琨凱攝
朱育德攝影營收每年約200萬元,在商攝界佔一席之地。林琨凱攝

朱育德的工作,不拍人、不拍景,只拍商品。林琨凱攝
朱育德的工作,不拍人、不拍景,只拍商品。林琨凱攝

朱育德業餘賽車手,近年參加國內大小比賽,好成績不斷。林琨凱攝
朱育德業餘賽車手,近年參加國內大小比賽,好成績不斷。林琨凱攝

賽車讓朱育德在追求速度的同時,忘卻工作壓力。林琨凱攝
賽車讓朱育德在追求速度的同時,忘卻工作壓力。林琨凱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