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是法界的僵屍病毒?

出版時間:2019/05/10 12:18

吳志勇/中央警察大學博士生
 
話說1910年(宣統2年)滿清政府頒布「檢察廳調度司法警察章程」(下稱調度章程);1912年(民國元年)3月12日臨時大總統袁世凱下令:「現在民國法律未經議定頒布,所有從前施行之法律及新刑律除與民國國體牴觸各條應失效外,餘均暫行援用,以資遵守」所以延用調度章程;1913年1月1日司法部令頒「檢察廳指揮司法警察證暫行細則」。1914年4月4日大總統令頒「檢察廳調度司法警察章程」再次回歸調度章程;時至民國34年03月15日訂頒現行「調度司法警察條例」(下稱調度條例),雖經過36年及69年修正,但是調度範圍越改越大,實已至無法無天,違背現代民主法治原理,可以說調度章程已借「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殼重生了。
 
根據1910年頒布的「檢察廳調度司法警察章程」,偵查模式可分為三種:其一,警察官主持偵查的模式。檢察官和司法警察官均可發起案件偵查。當司法警察官發起偵查時,須及時移交檢察廳審查。其二,檢察官主導偵查的模式。此時檢察官可用三種方法調用司法警察:一是行文警察廳轉飭,臨時調度不及行文,可用電話、專函;二是使用“法部執照”調度(適用於倉促時,且得事後補行文);三是直接指示。當司法警察不接受調度時,可由檢察官戒飭或記過,更嚴重者可報告警署長官。其三,警署派駐各法院司法警察接受直接指揮的模式。另調度章程第6條規定:「預審推事於預審時,遇有需調度司法警察執行事件時,亦得知照該巡警官辦理,與檢察官有同一職權」與現行「調度條例」第1條後段異曲同工。
 
大陸學者陳燦平、柴松霞指出清末司改中,調度章程的特點有:一、司法行政權獨大具有過渡期的突出特點。二、缺少足夠的法學法律人才。三、缺乏必要的法治思想準備和財政基礎,在立法上也存在明顯的不配套現象。換言之,調度章程之時空因素是民國草創,舉目混沌,行政與司法不分,人才不備,法治不彰,預算不足的過渡時期,因此各機關互相支援;惟時至今日,調度章程借用調度條例的殼重生,也是現代民主法治最大的諷刺。
 
感染到僵屍病毒的電腦,常被用來進行阻斷服務(DoS)攻擊,使網站癱瘓;而法界感染「調度條例」這個僵屍病毒,則會濫權行使,欲罷不能,本職功能痿縮,預算畸形,無法自主,幸好法務部於年初跨部會協調時,已清醒自癒,不再受調度條例的毒害。本次調度條例的爭議再起,因中國籍男子周泓旭共諜案,經檢方偵辦後追加起訴,台北地院合議庭8日裁定,諭知周限制出境、出海,每週一上午8時至12時間向派出所報到,法院忽視《刑事訴訟法》第116 -2條「裁定停止羈押,應定期向法院或檢察官報到」之規定,將法院本身之法定職權,將責任轉嫁到警察身上,依據何在?也就是調度條例的毒害,如此而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