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所一隅:幸福的滋味,好遠

出版時間:2019/05/10 19:36

施又熙/文字工作者、台灣紅絲帶基金會暑期實習生

「叫她去她媽那裡,為什麼要跟我們住?我們兒子馬上也要出生了,這家裡已經太小了!你到底要拖到什麼時候才要叫她搬去她媽那裡?」

「這屋子3層樓哪裡小了?妳幹嘛一直吵這件事?孩子住在這裡不過多雙筷子,是有多擠?」

「當時我跟你的時候,你可沒有說還要帶著這個拖油瓶,現在我跟你孩子也有了,你一直拖拖拉拉算什麼?」

「我可以接受你帶著孩子過來,我有叫妳把妳女兒送去她爸那邊嗎?妳怎麼這麼容不下一個孩子?」

「什麼孩子?她都要上國中了,我女兒才小三,我女兒才是孩子,你現在是在跟我計較嗎?」

「是誰在計較?」

「你到底要不要把她送走?!就一句話!」

「不要!」

「好,你不要後悔!」

阿姨憤怒地推開門,看見了她正在門外偷聽,「滾開!」挺著一個肚子用力地推開她,一個踉蹌撞上了走廊上的櫃角,登時血流如注。

289突然醒了過來,睡在右側的751正對著她吐氣打呼,轉身朝向另一側,左邊的638阿姨總是睡得比較安穩一點,冷冷的冬天是唯一在這個滿舖的舍房裡比較舒適的季節,但是每個人僅夠翻身的鋪位,連棉被不夠暖想要曲身睡覺都不可能。拉著棉被勉強蓋到下巴,側著身子,伸手摸摸額頭上的傷疤,那個傷疤殘酷地提醒著她,她早就沒有家人了。
 
隔天是個不用去工廠的周日,用過早餐洗完碗之後,舍房裡6個人各自盤踞在不同的位置,638阿姨總是在看書,751總是在吃東西,其他3位同學則是邊聊邊看牆壁上的小電視,相同的是每個人面前都有個垃圾桶,上面放個棋盤就充當桌子了,這小桌子上擺放著各自的零食或其他物品。
 
「妳昨晚好像睡不好?」638阿姨突然小聲說道。
 
正在發呆的289愣了一下,以為昨晚阿姨睡很熟,「喔,嗯。」
 
「妳做惡夢嗎?」
 
289猶豫了一下,這位阿姨是因為偽造文書罪進來的,60幾歲,很文靜,很少跟大家互動,有時候會偷偷流淚,聽說是公司出事,這個掛名負責人被抓進來,很冤。
 
「沒什麼,我只是問一下。」638阿姨看她沒回應,便低頭繼續看書。
 
「小學的時候,我爸媽離婚。」289突然說道。
 
638阿姨抬頭看她,有點意外她突然講起這個。
 
「後來我爸跟一個阿姨在一起,那個阿姨帶了一個女兒過來。」
 
「嗯。」
 
「我小六的時候,她跟我爸有了我弟,一直要我爸把我送走,可是我爸一直不肯,有一天我聽到他們又在吵架,我躲在門外偷聽,我不想離開我爸,雖然阿姨很偏心很討厭,但我不想跟我媽,我媽跟別人走了,不理我了。」
 
638阿姨欲言又止,只是繼續聽著。
 
「那天他們吵完架,阿姨開門出來看見我在偷聽,很生氣推了我一把,」289摸摸自己額頭上的傷疤,「就這樣。」
 
「那個疤是這樣來的?」
 
「是啊,我撞到旁邊的櫃角,就這樣了。」
 
「那……後來妳有去媽媽那邊嗎?」
 
「如果我有去,或許我也不會進來了。」289沈默了一下之後才說道。
 
「什麼意思?」
 
「我長大之後,有一次遇到我媽的朋友,我才知道我媽其實也是無奈才跑掉的,並不是真的跟別人跑掉,是因為我爸很花心,外面很多女人,她才走的。聽說她離婚後嫁給一個開麵店的叔叔,生活很穩定,如果我當年真的去找她,也許就……」289嘆了口長長的氣。


「妳有20歲嗎?」638阿姨問道,眼前的女孩面容姣好,一頭秀髮並不因為在監所裡面而變得粗糙,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只是隱約在她梳頭時會看到頭頂少了一塊頭髮,而且因為吸食安非他命,張口都無牙,很可惜。
 
「哈哈哈,阿姨,我24了喔。」
 
「真的嗎?!一點都看不出來。」
 
「哈哈哈,阿姨,我還有一個孩子喔。」
 
638阿姨驚訝到合不攏嘴,「那孩子現在?」
 
「3歲啦,在育幼院。」
 
「沒有人幫妳帶嗎?」
 
「誰?哈哈。」
 
638阿姨其實出身不錯,以她的年代,是國立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高學歷,她的生活一向簡單,嫁了建商丈夫,丈夫剛開始經營生意也風生水起,直到遭遇了921大地震後,重建工程中丈夫的公司出了問題,而她傻傻地做了負責人,結果,人生來到從未想像過的境地。進來女監之後,發現9成都是毒品犯,舍房裡偶爾聽了她們彼此的交談,覺得自己與她們像是生活在平行空間裡。
 
「我注意到妳頭髮少了一塊,怎麼了?像是頭皮受傷,都沒毛細孔了。」
 
289摸摸頭皮,「是啊,被我老公打的。」
 
638張大眼睛看著她。
 
「他沒錢吸毒,就打我出氣,有一天我們吵架,他拿起電風扇就砸下來,就這樣。」
 
「你丈夫也吸毒?」
 
「我吸毒就是因為他啊。」
 
638阿姨沈默了一下,「你們是因為吸毒才認識?還是?」
 
「我15歲就認識我丈夫了,他是我堂哥的同學,大我1歲。」289悠悠地說著,「我爸在我14歲的時候就死了,車禍,我阿姨繼承所有遺產,雖然可能也沒多少,但聽說起碼有點現金跟房子,我當然是什麼都沒分到,然後她就把我趕走了,哈哈。」
 
「怎麼可以?」
 
「怎麼不可以?她說我又不是沒媽,叫我去找我媽。」
 
「那妳?」
 
「我不肯啊,那時候我還以為我媽是為了別的男人丟下我跑了,所以怎樣都不肯去找她。」289苦笑了一下,「然後我叔叔收留我,我就去住他家了,後來就認識了我老公,我堂哥跟我老公一起拉K,我覺得好玩也一起。」
 
「那個為什麼會覺得好玩?妳不知道那個會上癮嗎?」
 
289大笑地看著她,其實旁邊的751也笑了,「阿姨,妳好單純喔。」751說道。
 
638從不諱言自己在這個平行世界裡是單純的,這些孩子的想法她真的不懂,「為什麼妳要吸呢?」
 
「因為我老公很疼我啊,那時候只是我男朋友,」289笑著說,「而且拉K很開心,後來安仔也很開心。」
 
「可是沒毒可以吸的時候,不會很痛苦嗎?」
 
「會啊,所以就要一直吸啊。」
 
「但是你們怎麼會有錢?」
 
「先找理由跟父母要啊,之後就偷啊。」
 
「偷家人的錢?」
 
「後來也偷外面啊,我還去市場偷過。」
 
638愣愣地看著她,一個無牙的美人開心地說著這些事情,像個黑色童話。
 
「對啊對啊,有一次我還去豬肉舖偷。」751湊過來說道。
 
「偷豬肉?」
 
「哈哈哈哈哈,阿姨,笑死我了,誰要偷豬肉啊,偷買豬肉的人的錢包啦!」
 
「為什麼呢?」
 
「吼,要買毒品啊。」
 
「我知道,但,為什麼呢?吸毒為什麼這麼有吸引力?」
 
「阿姨這輩子應該沒看過毒品。」751說道。
 
「就算看到毒品我也不會有興趣啊。」638篤定地說道。
 
「是嗎?這麼有自信?拉K很嗨喔,妳如果試過就會知道了。」
 
「我不需要靠這個來開心啊。」
 
「阿姨,妳很幸福嗎?這輩子?妳60幾歲了吧?」289突然說道。
 
638愣了愣,「是啊,直到進來之前,我一直都覺得很幸福,我父母感情很好,供我讀書,我丈夫也很好,女兒們也很乖,只是因為公司出事了……」
 
289只是看著她,眼裡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落寞與悲哀,良久,「真好,我從來沒有說過我很幸福。」
 
638看著她還想說點什麼,就聽到監所提醒午間開舖的時間到了,大家飛快地把東西收好,打開自己的被舖乖乖地躺進去,一陣翻來覆去的聲音,5分鐘後一切歸於靜默,寒冷的氣溫讓大家在溫暖的被窩裡抵不住睡意襲來,但是638卻睡不著,腦海裡一直迴響著289的話語。
 
「只有在吸毒的時候我才感到開心,只有在那時候……我才不會想起我是沒人要的孩子。」289的聲音低低地傳來。
 
638驚訝地轉頭看她,可是289已經轉過身背對她,將臉埋進被子裡。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