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吳洛纓專欄:我的明星時代

出版時間:2019/05/11 00:12

吳洛纓/資深編劇

武昌街一段的明星咖啡館(Astoria)今年滿七十(1949─),歇業十五年(1989─2003)之間儘管出租給素食餐廳,依然有許多老顧客頻頻探問何時重啟。重新開幕的明星咖啡館光彩新穎,多了許多新菜式,六十周年還出版《武昌街一段七號》,裡面收錄不少創業者的傳奇和作家當年伏案的奇聞軼事。

八十年代末,正當二十歲前後的偽文青必混的老明星咖啡,卻與這一切光華無關。第一次去當然帶著朝聖的性質,即便知道「作家在那裡寫作」這件事已不多見。最後三年的老明星更像美人遲暮,長木窗前的舊窗簾背負著時間的塵埃難以翻飛。初次坐上窗邊的硬沙發還不太習慣,咖啡也沒有想像中的好喝。有幾回點了三明治炒飯之類吃食,更是不堪記憶。

偶爾在午茶到晚餐的空閒時間。穿著短裙制服的女侍,許是因為下班在即,在廚房口或走道間就大聲調笑起來……,只有在手頭特別寬鬆的時候才點得上一杯愛爾蘭咖啡,雖然不愛那一大坨鮮奶油,但沒有奶香味,咖啡再怎麼甜膩都刮腸胃。方糖像時間,在黃銅色的小湯匙上被藍色火焰點燃,泛出威士忌的醚味。

明星咖啡的神聖感在這樣疏懶的氣氛下反而讓人舒服,它成了混跡在城中區重要的歇息點。多半是從重慶南路的書局開始,第一時間買上蘇童或余華的新小說。接著到新公園散步餵魚,胡亂拍些照片。接著到城隍廟沾點煙火氣,多半在這裡不抽籤,年輕時候總覺得離死亡地獄種種說不準的事很遙遠。到城中市場邊吃碗魷魚羹米粉,欣賞為上班族蹺班準備的各種衣飾百貨,然後到明星喝杯黑咖啡歇歇腿,埋頭讀小說。偶爾抬頭看見有人振筆疾書也不以為奇,畢竟做個準文青得對這一切保持處變不驚,一種微冷而了然的態度。咖啡館播放的音樂也沒什麼精選,就是中廣音樂網,每到整點必定報時,六、七點間天色已黑,才心滿意足下樓回家。

明星咖啡歇業期間,有幾回經過樓下西點店,更早老去的是架上那些Macaron、軟糖、鹹起司蛋糕。數十年如一日的色澤樣貌,在灰樸的貨架上更顯黯淡。連櫥窗裡幾層高的結婚蛋糕,頂上的新人娃娃看起來也愣頭愣腦。到底是誰還在買這些?有幾回我刻意駐足,等了一下,沒有人走進店裡。

重新開張的明星咖啡館在2004年華麗登場,除了標榜罕見的俄羅斯菜,從樓梯間起兩邊的牆面上就布置著老照片老故事,不忘提醒這是一家有歷史情調的餐廳。有回電影院大老闆約那裡談事不得不去,在那張原屬於咖啡館的餐桌局促地用完餐。案子談得如何不重要,慨嘆自己昔日的面貌不知何處去了,桃花依舊訕笑春風。觀光客依著部落格食記來尋訪文化的遺跡,對初老的我們,青春章節裡卻有專屬明星的記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吳洛纓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