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潔平專欄:中國90後更保守嗎?

出版時間:2019/05/11 00:02

張潔平/Matters項目發起人

去年在香港,遇到某青年學術新星,專業從事政治學與中國研究。他告訴我他的圈子低調地做過一項研究,是在中國大陸做民調,調查中國的70後、80後、90後的政治觀念,包括他們對共產黨的支持程度。低調,是因為在中國做大型民調是違規的,越來越困難;而這個主題又如此敏感。我並沒有看到研究結果。只是據朋友轉述,蒐集了幾千樣本的調查結果,讓與我一樣身為80後的他,頗為驚訝:80後的政治觀念是3組人中最趨向自由派的,70後較為保守,而90後又重新趨向保守──對權力的體認感更強,對民主自由的信念度更弱。

由於沒有看到研究結果,所以我只是道聽塗說。但這個道聽塗說,讓我想起這些年在許多不同場合接觸中國當下20-30歲世代(85至95後)的感受,的確是多有印證的。

過去1年半,我在香港的大學新聞系碩士班兼課,每周1堂課,每次3小時,都是晚上,分別在2間不同的大學,已經持續3個學期。因為主題與中國相關,課上的學生,除了少數亞洲各國與香港學生之外,多數來自中國大陸。每次開課之初,我都會花不少時間,請學生們解說一個問題:為什麼從中國大陸來香港學新聞?十幾年前,我自己也是他們中的一員。我想知道我們的答案有什麼不同。

3個學期過去了,本科來自不同省分、不同家庭背景、不同專業的近200個95後中國學生給我的回答讓我意識到,時代的答案果然不同,而且變化不是偶然。

他們最普遍的答案是:「世界對中國有很多誤解,我們希望告訴世界一個更真實的中國。」

這裡的「誤解」,指的是世界對中國的認識集中於政治過於負面,而「更真實的中國」,是那個令年輕一代發自內心感到驕傲的科技進步、消費便利、移動支付領先於世界的中國。許多人提到了新聞應該「正能量」。也有不少人提到自己是中國的「lucky generation」。

這與我自己2005年來到香港讀書時,我的同學們對新聞及中國的理解,簡直大相逕庭。

我的一代不見得在剛踏出國門時就對中國問題有什麼深刻的認知,但我們「知道自己不知道」。我們知道中國有許多東西是被隱瞞的,也知道可能還有很多糟糕的地方,是我們壓根不知道的。我們想在自由世界看到這些事,想把這些事講出來,這是我們來到香港和國際媒體的理由。不過十多年時間,新一代學生的想法竟然完全不同了。

跟他們一整個學期的相處,讓我明白問題的關鍵:中國的經濟成長,國際能量增強,人們有更加充分的消費與生活的自由和便利,與此同時,資訊環境變了,他們中的很多人,不知道什麼東西不見了。「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2013年,習時代開始的第1年,1995年出生的人18歲。2019年,1995年出生的人24歲。

在這一代人18-24歲,走進社會,形成自己公共理念的時間,他們所處的資訊環境,不再是80後曾面對過的社群網路初興、微博扮演中國版Twitter的角色、公共知識份子成為網紅、引領一波又一波公共議題大討論的樣貌;而是網路公共環境被幾番肅清,知識份子被打壓進而邊緣化,緊跟政策風向的平台審查越來越嚴厲,最終令輿論場裡僅剩下娛樂八卦與商業消費話題。我學生熟悉的網紅,不再是我年輕時那些以批判與論述贏得口碑的時事評論者,而是在直播平台販賣唇膏的達人、在微博爆料明星八卦的達人、在真人秀節目以麻辣雞湯聞名的段子手。民主、法治、自由、族群、邊疆、審查……所有這些被認為是「政治化」的中國問題,大部分普通年輕人其實無緣接觸到,更無緣被激發思考,偶爾碰到一下,也會因為家人、朋友的提醒而遠遠躲開。

在我剛剛結束的最後一課上,有學生跟我說,他很懷念我每周課上3小時的他自己,因為只有這時的他是「自由」的。這回應令我感慨又震驚。我並不是自由主義布道者,也並沒有刻意在自己的課上要向學生植入什麼理念。那只是一個最單純的、開放的課堂環境,希望新聞系的大家對社會種種議題,做出真誠的思考與討論。如果這就是他們生命中難得體會的「自由」,我也很難想像,這些即便人已經居住在香港,去聽講座都要填寫假名,去旁觀集會都要戴上口罩的中國學生,在日常生活裡面對的壓抑與恐懼有多大。

中國的90後更保守嗎?這行標題黨,顯然無法總結一代人。每一代人都有勇敢、進步的青年行動者。然而,他們所處的中國社會,保守的力量,正在埋沒更多的自由心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張潔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