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與牛的對話:現行羈押聲請,逮捕前置規定有問題嗎?

出版時間:2019/05/11 13:30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雞大哥:「《現行羈押審理程序 有問題嗎?》」
牛小弟:「107年不是增訂了《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之一『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辯護......』等相關規定,還有甚麼問題?」
雞大哥:「關於《刑事訴訟法》第二二八條第三項但書『被告經傳喚、自首或自行到場者,檢察官於訊問後,認有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各款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認有羈押之必要者,得予逮捕,並將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告知被告後,聲請法院羈押之』的『逮捕前置主義』規定,《現行羈押審理程序 有問題嗎?》這篇評論說:『若因一個成效不大的形式要件(註:指逮捕?或逮捕書面通知?沒有確切說明)將具有羈押原因、羈押必要且無不得羈押事由的被告予以請回,恐有過猶不及之疑慮,亦會造成日後偵查的難度,故立法者或可從目的及手段間,思考拘捕前置原則是否仍有運行之必要性。』」
牛小弟:「喔!這是有關台北地方法院與台北地方檢察署就法官『漏看』逮捕通知書那件爭端所作的評述。」
雞大哥:「這篇評論是說『逮捕前置主義』的規定不重要,可以廢止?」
牛小弟:「似乎有這樣的意思,牛ㄟ不確定。評論始終沒有明確指明是『逮捕前置』或『逮捕書面通知』不重要,可以修改或廢止。」
雞大哥:「那你的看法呢?」
牛小弟:「廢止《刑事訴訟法》第二二八條第三項但書關於『逮捕前置主義』的規定,可以嗎?可能嗎?廢止『逮捕書面通知』,可以嗎?可能嗎?」
雞大哥:「為甚麼不可以?為甚麼不可能?」
牛小弟:「《現行羈押審理程序有問題嗎?》一開始不就提到了《憲法》第八條。《憲法》第八條第二項關於提審的明文規定:『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根據這樣的規定,怎能廢止《刑事訴訟法》第二二八條第三項但書關於『逮捕前置主義』的規定?怎能廢止『逮捕書面通知』制度?顯然不能。」
雞大哥:「好。那就不要進行逮捕程序,直接就向法院聲請羈押,這樣不就可以了。也就是說,不要廢止第三項但書那個『逮捕前置』、也無須廢止『逮捕書面通知』規定,但另外增訂一個不需要經過『逮捕』程序就可以向法院聲請羈押被告的新規定,這樣行不行?」
牛小弟:「您說呢?這樣做,不就是某種程度的架空《憲法》第八條關於保障人身自由的基本規定,也就是增訂一個『違憲』條文,這如何可行?」
雞大哥:「說的也是。」
牛小弟:「認為有羈押被告的必要,偵訊完畢之後,自然不能讓被告離開;不讓被告離開,自然應該加以逮捕(並且事關24小時的計算)。如果不進行逮捕程序,訊問被告完畢後,除了命具保、責付時可以暫時拘束被告的自由之外,檢察官必須即刻讓被告可以自由離開偵訊處所(請回)......此外,參酌《刑事訴訟法》第二二八條、第九十三條關於聲請羈押的原因規定,檢察官偵訊完畢後讓被告離開偵訊處所,這其實已經意味著沒有羈押被告的必要,所以才會不加以逮捕;如此一來,被告離開之後,又有甚麼樣的理由,可以讓檢察官持向法院聲請羈押被告?」
雞大哥:「簡而言之,符合《憲法》第八條的『逮捕前置』及『逮捕書面通知』規定,既簡單又明瞭,完全沒有執行上的困難,其實沒有更改的必要,在法律上也沒有廢止的空間?」
牛小弟:「是。不能因為檢察官或法官偶然疏忽或錯誤所造成(某一被告因此而意外得利)的不好經驗,就來修改一個應合憲法要求、並且沒有窒礙難行的法律規定。」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