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轉角】炸毀半邊臉 怒海潛將蛟龍重生

出版時間:2019/05/12 15:35

【新增讀者回應】
手上擁有4張不同國際潛水教練證照的黃政元,在一次裝備保養意外當中導致右臉被炸傷,被醫生判定終身無法再潛水。在經過臉部重建手術後,加上不服輸的個性,現在不僅重回潛水界,還是海巡署特勤隊的潛水救難訓練官。

「我這一生都和水息息相關。」現年48歲的黃政元生於台灣新竹,7歲開始學習游泳,16歲的時候開始接觸潛水,黃政元就開始迷上潛水,18歲就以最年輕資格考上台灣國家潛水教練資格,也是台灣最年輕潛水教練紀錄保持人,並在28歲時就已經取得4個不同系統的潛水教練資格。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2007年黃政元在一次裝備檢測時,「我應該是買到仿冒的一個水壓測試設備。」在測試完後要洩壓的同時,發生了爆缸意外。壓力缸爆缸後,蓋子向上打穿了OA辦公桌的桌板,擊中了右半邊的臉,黃政元的右臉直接承受6大氣壓的瞬間壓力,當場就無意識的暈過去。「當時被擊中的右半邊臉整個是呈現塌陷的一個情況。」黃政元用雙手比劃了當時臉部的高低落差。「眼眶骨整個是骨折碎裂的、顴骨是打斷的、鼻樑是打爛了,再來是咬合骨也是打斷的。」

前後一共歷經了4次整型手術及2次的視神經手術,整個右臉幾乎都裝上人工骨頭。在復健的過程當中,醫生很明確地告訴黃政元從此無法潛水,因為重建的人工骨頭對水壓的抵抗程度是沒有人可以預測的,「我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我想繼續做努力。」但是醫生表示:「你的命能夠保住已經算不錯了,你為什麼還要求要再潛水?」不能潛水對於黃政元來說等同宣判死刑,「如果說不哭那是騙人的,當時我覺得人生已經沒什麼目標了。」

「我就是硬著頭皮蠻幹,試了再講。」2010年初,黃政元就在沒有人陪同的情況下嘗試了第一次的下水。「受傷後第一次下水感覺很不真實,其實是很害怕,因為不知道水壓會造成什麼影響。」形容起來是害怕但黃政元的表情是喜悅的。「一開始下水的時候是手抓著繩子,等到水壓與視線都適應以後才敢繼續往下,我是一公分一公分的往下潛。」

在潛水過程中,黃政元常常會因為左耳已經平壓但右耳還沒平壓導致無法繼續下潛。但複視對黃政元來說才是最大的問題,因為物體在水中會放大,除了一隻魚會看成兩隻魚的狀況,有些物體又會有視覺反差,所以常常會因為暈眩到上岸第一時間就是吐。對於永遠存在的後遺症,黃政元無奈地表示:「這沒有辦法解決,只能慢慢的透過自己身體的機能去達到跟潛水環境相容的情況。」

「在受傷之前,我能當個快樂的潛水教練就很滿足了。」在復健的過程,黃政元常常與自己內心對話,「你都已經那麼小心了,可是你還是發生意外。所以我認為潛水應該要更精進,不應該成為一個教練之後你就停滯下來。」這個想法開啟了黃政元想要接觸技術潛水的契機。於是他就遠赴菲律賓學習技術深潛、也到香港去學了公共安全潛水(PSD)的技能。

2010年海巡署特勤隊希望黃政元到隊上協助教育訓練,訓練內容包括大深度潛水、側掛潛水、水中救援...等與任務需求有關的潛水技能。黃政元謙虛地說,「全台灣會技術潛水而且比我厲害的人很多,我只想傳達一個觀念,沒有唯一絕對的方法,只有安全才是成功的方法。 」這個理念說服了當時的特勤隊長,所以開啟了長達至今9年的合作訓練關係。

剛開始合作的前2年,黃政元負責將所有隊員都訓練至具備合格潛水員的資格,第3年開始才教授技術潛水的部分。舉例來說,在一個沈船事件中,如果沈船深度超過40米,特勤隊必須做大深度的潛水,因此必須做減壓式潛水,也就是必須使用混合氣體來幫助身體做排氮的動作。所以特勤隊可能必須攜帶超過2支以上的氣瓶,甚至超過6支都有可能。如果沈船處空間狹小,特勤隊必須學會側掛潛水,減少身體的厚度才能鑽進狹小的空間中。在沈船處如果發現生還者,則必須將生還者迅速安全地帶至水面,並且立即做水面的救援,一邊做救援呼吸一邊呼救岸上請求支援。

在2015年發生的復興航空墜機事件中,黃政元協助的海巡署特勤隊員有去現場支援勤務,在那段期間黃政元發現,在台灣因為普遍設備不足的情形之下,再加上這種任務的所在環境是非常複雜艱難,要如何去因應這種環境與成功的執行任務,成為特勤隊的首要考量。黃政元以往都是把特勤隊帶到廢棄的碼頭或是龜山島去做訓練,但開放海域的環境相對比較複雜,並且要考量天候因素,所以訓練的時間與頻率較難穩定的進行。

後來黃政元發現「潛立方」有適合海巡署特勤隊訓練的場地,除了有模擬真實的洞穴環境之外,還有一個模擬沈船的氣室空間,在氣室的一個模擬環境當中,可以更加因應在真實的救援當中,模擬出沈船裡面如何救援生還者,最主要這裡是一個室內封閉環境,不用考慮到天候因素,在訓練上比起開放水域安全很多,所以黃政元在2016年開始就將海巡署特勤隊引進到潛立方來做訓練。

「我一開始認為這個受傷是很羞恥的,你不小心讓自己受傷你還有那麼多可以講。」以前的黃政元是對自己臉部的受傷是隻字不提的,但後來他認為,「如果你可以幫助身邊的人讓他不要再犯同樣的錯,我覺得這才是現在最大的價值。」回想起受傷的那段時間,黃政元語重心長的說,「那段時間真不是人過的日子,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沒有經歷那一段,我不知道我真的這麼熱愛潛水。」(黃競鋒/台中報導)

黃政元

1971年生於新竹
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18歲-中華民國潛水訓練協會(三星國家潛水教練)-最年輕潛水教練
26歲-ADS國際潛水學校(二星潛水教練)
26歲-CMAS世界水中活動聯盟(二星潛水教練)
28歲-PADI專業潛水教練協會(水肺潛水教練)
35歲-PADI專業潛水教練協會(亞太地區課程總監)-當時最年輕課程總監
35歲-發生維修爆缸意外,右臉被炸傷,醫生判定終生無法潛水。
39歲-協助海巡署特勤隊技術潛水訓練

現職:海巡署特勤隊潛水救難外聘訓練官
        威鯨潛水度假中心執行長
        潛立方旅館營運長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讀者回應

Tony Lin
潛水前輩,你太厲害了。
我玩潛水也20年,不潛水的日子就像少了生活重心,假日只要天氣海況水溫尚可幾乎都會下水,所以我能體會你無法潛水的痛苦。

唐仲賢
謝謝您

于培華
硬漢英雄!!!

更新時就15:35

曾經因為爆炸意外被醫生宣判從此無法再潛水的黃政元,靠著不放棄的精神與對潛水的熱愛,不僅重回潛水界,目前也是海巡署特勤隊的訓練官。黃競鋒攝
曾經因為爆炸意外被醫生宣判從此無法再潛水的黃政元,靠著不放棄的精神與對潛水的熱愛,不僅重回潛水界,目前也是海巡署特勤隊的訓練官。黃競鋒攝

黃政元(左)在2010年擔任海巡署特勤隊訓練官。黃政元提供
黃政元(左)在2010年擔任海巡署特勤隊訓練官。黃政元提供

黃政元除了要訓練每位特勤隊員成為合格潛水員之外,有關戰術任務的潛水技能也是訓練內容。黃政元提供
黃政元除了要訓練每位特勤隊員成為合格潛水員之外,有關戰術任務的潛水技能也是訓練內容。黃政元提供

海巡署特勤隊需要學會有關技術潛水的範圍包括大深度潛水、側掛潛水、水中救援...等。黃政元提供
海巡署特勤隊需要學會有關技術潛水的範圍包括大深度潛水、側掛潛水、水中救援...等。黃政元提供

在沈船事件或任務需求的場域中,海巡署特勤隊必須學會用側掛潛水的方式來穿越狹小的空間。黃政元提供
在沈船事件或任務需求的場域中,海巡署特勤隊必須學會用側掛潛水的方式來穿越狹小的空間。黃政元提供

「我的一生都跟水息息相關。」現年48歲的黃政元是一名職業潛水教練,潛水資歷今年要邁入第31年。黃競鋒攝
「我的一生都跟水息息相關。」現年48歲的黃政元是一名職業潛水教練,潛水資歷今年要邁入第31年。黃競鋒攝

黃政元16歲開始接觸潛水,18歲時考上台灣國家潛水教練資格,也是台灣最年輕潛水教練紀錄保持人。黃政元提供
黃政元16歲開始接觸潛水,18歲時考上台灣國家潛水教練資格,也是台灣最年輕潛水教練紀錄保持人。黃政元提供

35歲時在一次例行的裝備檢測時發生了爆缸意外(非圖中器材),壓力缸的蓋子擊中了右半邊的臉,黃政元的右臉直接承受6大氣壓的瞬間壓力,當場昏厥。黃競鋒攝
35歲時在一次例行的裝備檢測時發生了爆缸意外(非圖中器材),壓力缸的蓋子擊中了右半邊的臉,黃政元的右臉直接承受6大氣壓的瞬間壓力,當場昏厥。黃競鋒攝

經過4次整型手術與2次視神經手術之後,右臉幾乎都裝上人工骨頭,從外觀只剩一條外傷縫合的疤痕,但後遺症是右耳平壓困難與兩眼複視的永久性問題。黃競鋒攝
經過4次整型手術與2次視神經手術之後,右臉幾乎都裝上人工骨頭,從外觀只剩一條外傷縫合的疤痕,但後遺症是右耳平壓困難與兩眼複視的永久性問題。黃競鋒攝

「我就是硬著頭皮蠻幹,試了再講。」黃政元不顧醫生的醫囑就自己偷偷的嘗試下水「受傷後第一次下水感覺很不真實,其實是很害怕。」黃競鋒攝
「我就是硬著頭皮蠻幹,試了再講。」黃政元不顧醫生的醫囑就自己偷偷的嘗試下水「受傷後第一次下水感覺很不真實,其實是很害怕。」黃競鋒攝

黃政元克服了右耳平壓與兩眼複視的問題後,終於又可以繼續他最愛的潛水。黃競鋒攝
黃政元克服了右耳平壓與兩眼複視的問題後,終於又可以繼續他最愛的潛水。黃競鋒攝

為了更精進自己,黃政元曾到菲律賓學習技術深潛,又到香港學習公共安全潛水。黃競鋒攝
為了更精進自己,黃政元曾到菲律賓學習技術深潛,又到香港學習公共安全潛水。黃競鋒攝

2015年發生的復興空難當中,海巡署特勤隊員有支援搜救任務。當時黃政元深感搜救隊員的訓練不足與環境惡劣,要如何去因應這種環境與成功的執行任務,成為特勤隊的首要考量。本報資料照片
2015年發生的復興空難當中,海巡署特勤隊員有支援搜救任務。當時黃政元深感搜救隊員的訓練不足與環境惡劣,要如何去因應這種環境與成功的執行任務,成為特勤隊的首要考量。本報資料照片

黃政元發現「潛立方」有適合海巡署特勤隊訓練的場地,現場有模擬洞穴與沈船的場域,最特別的是一個沈船的氣室的,可以模擬出沈船裡面如何救援生還者。黃競鋒攝
黃政元發現「潛立方」有適合海巡署特勤隊訓練的場地,現場有模擬洞穴與沈船的場域,最特別的是一個沈船的氣室的,可以模擬出沈船裡面如何救援生還者。黃競鋒攝

回想起受傷的那段時間,黃政元語重心長的說,「那段時間真不是人過的日子,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沒有經歷那一段,我不知道我真的這麼熱愛潛水。」黃競鋒攝
回想起受傷的那段時間,黃政元語重心長的說,「那段時間真不是人過的日子,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沒有經歷那一段,我不知道我真的這麼熱愛潛水。」黃競鋒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