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專欄:法治無進步,台灣就會倒

出版時間:2019/05/12 00:04

范疇/戰略作家

雖然我在上篇專欄《說不出口的2020通關密碼》中結論到:「……2020大選的投票方向由兩條主軸決定:1.作美國小弟還是作中共肉票對自己的餘生最有利?2.我是希望由建制派(既得利益派)當政,還是由反建制派(反既得利益派)當政?」然而那只是在談大選,而不是在談台灣的生死存亡關口。 

韓國瑜先生所說的「過去3任總統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經濟和競爭力基本上已殘廢」,他的指責方向錯了!應該說的是,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這三位法律背景出身的總統,最對不起台灣的不是經濟,而是背叛了他/她們的專業──法學,竟然連續20年沒能為台灣的法治扎根,執政後被黨內的既得利益派系綁架,司法改革一次一次的夭折,然後到了大選之前自身也淪為利用司法漏洞的共犯。

不知道多少人說過(包括我本人在內),台灣對抗中共威脅的最強武器是自由民主。我要先自首:未來真正能決定台灣生死存亡的不是自由民主,而是法治(Rule of Law),因為,雖然沒有自由民主是不行的,但是法治不彰下的自由民主是極其脆弱的,而且我相信,很快的台灣社會就會體認到這一點,但等體認到時,可能已經來不及了。

歷史上,剛萌芽的自由民主,像散沙一樣由法治的漏洞中流失的案例,數不勝數。這經驗不僅適用於東方國家如台灣,也適用於西方國家。法治之所以如此難以扎根,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自由民主是人人追求的,但法治卻不是人人追求的,有的時候,甚至是多數人厭惡的。自由民主讓你像鳥兒一樣飛翔,但法治卻框限了你飛翔的路線和速度。由儉入奢易,但由奢返儉難;自由民主是一種奢侈,法治是一種自我約束。要由奢侈返回自我約束,需要成熟的公民,而台灣人民距離成熟公民還很遠,為達目的不惜玩法的政客還太多。

在正常國家下,經濟越發達越好,但台灣目前還是個不正常國家。已宣布參選的郭台銘先生的比喻雖然巧妙:經濟和政治是兩條腿走路,單腳前進走不遠,但是,他應該把這句話修改為「經濟和法治是兩條腿走路」,這樣才更貼近台灣的現實,也才能點出中共的要害。

法治,是台灣得以長久存在的唯一立足點,不是經濟、不是國際政治、不是軍事。經濟、政治、軍事,說變就變,操之在人,惟有法治,百分之百操之在己。忽略操之在己的要素,而去追逐操之在人的要素,只能說是捨本逐末。

法治,可粗分為兩大塊:與國際接軌所需要的法治,以及純屬內務、外國通常不會干預的法治。前者,坦白說台灣做得還可以,那是因為國際遊戲規則的強大壓力,例如金融法治在美國的CRS、反洗錢法,以及在歐盟的IFRS壓力下,不得不快速跟上。然而,在商業投資保障方面的法治,台灣在國際上卻還是不及格,否則國際資金也不會把「法規反覆、執法不力」列為投資台灣的最大障礙。這點,三位法律背景的總統,為了選票、為了黨派、為了攏絡既得建制利益,而令台灣的商業法治每下愈況,罪無可赦。經濟轉型且扎根的前提是法治,不是靠什麼能人或創意點子。

第二部分純屬內務的法治,在三位法律背景總統的統治下,即使不說一塌糊塗,至少也是原地踏步。「司法改革」的不動如山,就是明證。下任總統及立委群,不論是誰,如果無能、無願攻克此一山頭,台灣好不容易累積的民主和自由,勢必流沙化,成為陷阱和亂源。

總結,以四句話提醒還沒有轉化成為公民的選民:1. 法治無進步,台灣就會倒; 2. 台灣是小島國家,沒有好法治就沒有好經濟;3.不受法治約束的民主自由是沒有繩子的風箏;4. 法治是嚇阻敵人、保障台灣安全的最有效自衛武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