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向毛澤東肖像丟雞蛋 「天安門三君子」魯德成坐牢10年斥民運太軟弱

出版時間:2019/05/13 19:57

三十年前,魯德成、余志堅及喻東嶽雄心萬丈,將顏料及蛋汁擲上天安門的毛澤東畫像,象徵「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震驚全球,人稱「天安門三君子」。可惜曲高和寡,創舉甚至被學生打成「內奸」。有學運領袖更將三人押到官方受審,最終三人分別被判囚16年至無期徒刑。

魯德成目前在加拿大卡加利隱居,10年來謝絕出席民運活動,不接受採訪,像是自我放逐。今年六四三十周年,他終在加拿大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談到海外民運相當激動:「我對民運年復一年紀念六四,對中共那一種抗爭弱小力度,那一種軟弱,我極大的失望,所以我不願參加這種活動。」

原來昔日最激進的人,心中仍然有火,只是看不慣軟弱,眼看民運走錯路,才變成最冷淡的人。


外界均稱魯德成、余志堅及喻東嶽為天安門三君子,魯德成稱,他與余志堅是小學及中學同學,余與喻東嶽是大學同學。八九學運時,余邀請了當時擔任長途車司機的他同行,必要時由他駕車到北京。
 
第一個方案 是自焚
魯德成透露,當時戒嚴令已下,中共必定會鎮壓,但學生訴求仍維持在反官倒(編按:1980年代中國的物品價格採用兩套定價系統,但一些官員或官員親屬將低價取得的重要物資倒賣到市場上賺取價差,被稱為「官倒」)。他們對學生的溫和感到失望。因此他們決定將行動升級,讓激進與溫和結合。他說「要學生主動採取激進的方式,可能做不了。如果有一個爆發性的舉動引領整個運動,學生們可往更高的層面發展。」

當時他們對學生存有幻想,源於當時聽到學生領袖吾爾開希的街頭演講,直指「毛澤東就是一個黑太陽,萬惡之源」,他們以為學生會支持,決定用激烈方式,第一個方案就是三個人自焚,但認為旁觀者可能曲解他們的理念,導致白死。他們亦考慮用長樓梯把毛澤東的頭像拿下來,象徵否定獨裁政權,但他們認為中共一定出手阻止。這個方案衍生出他們向畫像擲顏料及蛋汁的理念。
 
魯德成還記得他們撿了幾十個雞蛋殼,然後中山公園把顏料、雞蛋殼包裝好。魯笑說:「(行動之前)在王府井大街好好的吃一頓,把身上的錢幾乎都用完,我記得我還特意買了一瓶從來沒有買過的西鳳酒,想等搞完以後好好的慶功。」魯是家鄉投擲比賽冠軍,當時出盡全力,毛澤東畫象的眉心、衣服都沾上污跡,他說:「我用力過猛,雞蛋與染料都散到我的背上。當時也有一些不相熟的市民加入我們投擲的行列,至於投了什麼就不記得了,但後來他們看到勢頭不對,那就跑掉。」他特別提到一件有趣故事:「我投擲的時候把顏料都灑到別人的身上,那一個人他就揪著我,我把他的衣服搞髒了,他要我賠償,我當時覺得很好笑。」

原盼引領溫和學運升級
在他們看來學生會支持、帶來激進溫和合作的行動,萬萬想不到學生首先過來扣查他們,還表明行動與學生絕對無關,最後更由學運領袖楊朝輝將三人送往官方。楊朝輝是當時的絕食發起人兼糾察隊長,但六四之後沒有出現在民運界。
 
三人被學生逮捕後交官方,同樣控以「反革命破壞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魯德成判刑16年,余志堅判刑20年,喻東嶽判無期徒刑。魯坐牢8年8個月後提前釋放,但後來偷渡到曼谷,在當地申請政治庇護受阻,反被泰國警方以非法入境罪拘押1年4個月,差點又被引渡至中國。換言之,他前後足足坐牢10年。

現年56歲的魯德成,十年前被多國營救,終由中國流亡到加拿大,獲得自由。事件屬於當時海外民運大事,不少人期望他能加入海外民運行列,結果魯德成幾乎消失了足足十年,發表的文章屈指可數。
 
魯德成在卡加利這個與大城市阻隔的城鎮生活十年,自言「一直從事最辛苦的勞動工作」、「總的來說就是艱難,但是我認為我獲得了自由,這才是我最大的勝利」。
 
被學生送交官方判囚16
30年前,三人一心以為行動會獲學生支持,不料被學生出賣;30年後,學生流亡海外,變成海外民運領袖。魯沉默了足足十年,他終於爆發:「當時我剛出來(來到加拿大),我是以為海外的一些民運人士應該總算看清楚中共的嘴臉,我們應該要同心合力,把六四紀念變成爭取自由民主的最高的抓力點,就像台灣『228』,30年後民進黨已經執政了兩次。中國的民主,30年後還是這個狀態!撫心自問,是不是應該感到痛心!我都已經感到無語啦!」

「六四最大的意義是什麼,是追求真相,追究真兇,其實就是這麼簡單。」年復一年、月復一月,足足30年。中國民運人士推動民主化未見絲毫寸進,中國反而一年比一年專制,去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更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民主不進反退。魯德成直斥海外民運人士:「30年來沒有進步,就是把六四當成產業、當成工程、當成項目經營,衍生出經營反共的生意人。當(六四)作生財之道,怎麼會有反共,口號喊得震天響,但是他們總是原地踏步!」
 
更令他擔心的,是「海外大量的捐款,都不是用到建設民主化東西。」海外民運人士近月更試圖將六四坦克人照片納入世界記憶名錄,魯德成直斥只是「小追求」:「只要追查中共在六四反人類的真兇的話,那麼你這些問題,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幹什麼要這樣捨本求末。」
 
斥海內外民運人士毫無寸進
30年前六四民運,魯德成、余志堅、喻東嶽三人剛到北京,當晚便戒嚴,他們向天安門總指揮部寫建議信,認為行動要升級,呼籲全國罷工罷市罷學來進逼中共。歷史再次重演,他認為不論海內及海外民運,問題同樣出在軟弱,他以香港支聯會為例:「司徒華提出平反六四。乞求於中共平反六四,這是天大的笑話。把整個紀念的意義都降低,對中共已經沒有任何的衝擊作用,沒有任何的壓力啦!」
 
支聯會的綱領除了平反六四外,還有「建設民主中國」,魯再反駁:「如果他真的是要爭取中國民主化,你至少也是有理有節慢慢的不斷的升高,而不是降低呀!而不是原地踏步,年復一年的平反六四。」他更指:「當年支聯會號召了100萬人上街,30年後的今天變成怎麼樣,每下愈況!」他認為,中共至今對港步步進逼,正是香港在民運上沒有向中國施壓,以致中共羽翼已豐。

魯德成認為就算成功平反六四,「就是跟當年的胡耀邦平反右派,只是黨內的一個小動作,對他們沒有絲毫的衝擊。」運動最終只要靠巨大的壓力,才能夠步步推上。對於諾貝爾和平得主劉曉波及名言「我沒有敵人」,魯直斥虛偽及軟弱,「和平理性非暴力,最核心的東西就是不合作,但是劉曉波呢,他只懂皮毛,沒有不合作,他有的是跟中共的合作!」魯指的是劉曉波六四屠城後接受官媒訪問,指「天安門廣場清場時我沒見到打死人」,但劉在出獄後寫下六四回憶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自我批評當時向官方認罪是「出賣自己良知來換取自由」。
 
指劉曉波「我沒有敵人」虛偽軟弱
魯德成直斥劉曉波:「孤獨的自白,中央電視台作證,廣場沒有死一個人,有多大的影響,已經不是追查真相,追究真兇!中共已經把你弄成這樣,你還說是沒有敵人。大肆歌頌監獄給你人道的關懷,多麼的友好。(他們)可能是對你很好,對其他千千萬萬的囚犯,他們的野蠻、虐待,因為他的影響力,導致西方人以為中國對囚犯是多麼的文明,多麼的友好。這就是跟(他)當年作證(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是不是一樣的道理,欺騙世人!」「他沒有敵人?他視中共不是敵人,當然就沒有敵人!」一輪話說完,他重重舒了一口氣。這些話,在他心底下埋藏了十年。

三名兄弟,最後走至魯德成孑然一身。在訪問的最後,魯向記者感慨說:「喻東嶽在20年前就已經廢掉(患精神分裂症)了,雖然他(2009年)來到了美國,身體獲得了自由,但是靈魂就沒有了,中共已經把他毀滅了,余志堅兩年前(在美)去世。我們這三個都是孤單的,因為總的來說這30年一路走過來,我們都是孤立無援的」。  (香港《蘋果日報》黎仕南、力高/加拿大採訪報導)

出版時間:09:15
更新時間:19:57(新增國語配音版動新聞)

隱居加拿大卡加利10年的魯德成。 香港《蘋果日報》謝榮耀、彭志行攝影
隱居加拿大卡加利10年的魯德成。 香港《蘋果日報》謝榮耀、彭志行攝影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魯德成等三人向天安門毛澤東擲顏料及蛋汁。 香港《蘋果日報》
魯德成等三人向天安門毛澤東擲顏料及蛋汁。 香港《蘋果日報》

左起: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早年在衡陽監獄合照。
左起: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早年在衡陽監獄合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