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火洩憤害9命 法官斥「為殺人不擇手段」判死刑

出版時間:2019/05/14 18:48

有多次縱火紀錄的緬甸華僑李國輝,2017年涉趁夜在自己分租的公寓潑汽油縱火,釀成9人喪生,一審被依殺人罪判死,全案上訴高院,李男原本堅稱「我不怕死」,直到今年3月高院辯論終結時,才首度鬆口:「對於那些因我而死的人,非常抱歉!」律師也主張李男無意燒死整棟住戶,請求改判免死,但高院仍認定李男罪大惡極,今判他死刑。可上訴。

高院判決理由指出,李國輝經台大醫院鑑定確認,於本件行為時並無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得減免刑責的事由,且台大醫院鑑定也認為,能否去除李男的「再犯可能性」並進入可「矯正教化」或「再社會化」的可能性,由於李男沒有明顯的改變動機,「要達到完全矯治地步之難度不低」。

高院並指出,李男在本案發生前,就曾以放置危險、易燃物品方式實現恫嚇、報復他人的目的,毫不在乎別人生命、身體、財產面臨重大危害,且李男承認本案僅跟陳男、胡男有恩怨,但縱火時,不管其他毫不相識、無怨無仇住戶可能遭燒死,為達殺人目的而不擇手段,極端自私自我,犯後又無明顯悔悟。

高院更認定李男「內心價值觀嚴重偏差,不具同理心,縱表面順從,對社會仍具潛在危險」,動輒因瑣碎之事不如己願,就採取激烈手段報復,不顧無辜他人生命、身體、財產安全,僅為發洩一己忿恨,視他人性命為無物,「如此性格,即便加以教化,恐亦僅能收表面順服之效,無從認有真正矯正可能」。

高院批李男本案犯行兇殘冷血,毫無人性,不留任何生機給死者,恣意剝奪他人寶貴生命,「堪認罪大惡極,無可寬典,實屬《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3編第6條第2項所指『最嚴重之罪行』」,李男出庭雖表後悔,但隻字未提賠償被害人或有任何具體作為,已達求其生而不可得程度,若不判死,不足以還死者公道並撫慰生者錐心之痛,更不符李男的主、客觀惡性比例。

判決指出,本案發生於2017年11月22日晚間8時許,當時李國輝(51歲,在押)已來台17年並取得我國身分證,但期間曾有4次縱火紀錄,他自認屢遭蘇姓男子等人在臉書群組「緬甸華僑團體」嘲諷挑釁,又認為同鄉陳姓男室友等人,常故意發出噪音騷擾他,積怨已久,因此涉在新北市中和區租屋處的3、4樓間潑汽油縱火洩憤。

大火瞬間蔓延,造成9位男女住戶不幸葬身火窟,包括為他付租金的同房胡姓室友。李男事後落網,辯稱「有聲音」叫他放火。一審認為李男縱火後迅速逃離、變裝規避查緝,還打電話試探友人:「聽說有火災,火勢大不大?」可見他心思縝密,對外界事物認知、感受並無異常。

一審指李男沒有精神病史,經鑑定確認犯案時沒有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狀態,據此依殺人罪判他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李沒上訴,一審依職權為他上訴高院,李男出庭曾揚言:「我不怕死!你們怎麼判,我都可以!」還當庭用中文嗆1名同鄉證人:「你給我小心!」

高院准許辯護律師團聲請,委託台大醫院為李男鑑定教化可能性,結論是李男的教化可能性較低,但「難謂其全無可能性」。辯護律師指李雖燒死9人、確實很多,但他不是對每位被害人都「直接要你死」,更無意「要整棟的人都死」,應不構成《兩公約》所稱可判死的「最嚴重罪行」。

辯護律師主張台大鑑定報告也認為李男的教化可能性「不是零」,若改判李無期徒刑,即使日後假釋,屆時也約80歲,「80歲還犯殺人罪,少之又少」,應無再犯之虞,加上李施用毒品安非他命而引發精神疾病,「已到精障程度」。

此外,辯護律師指李男無力實質賠償被害人,凸顯「東南亞男性勞工中下階層的困境」,不該因此被視為沒有悔意,否則「對窮人嚴格、對富人寬待,是階級歧視!」請求別判李死刑。

檢方反駁指稱,李男曾說「對其中1人(死者)不後悔,對其餘8人很抱歉」,又自稱「要放火殺2個網友(死者)」,可見他預謀犯案、出於殺人的直接故意,且被害人與家屬窮困弱勢,被通知出庭都不能來,「反觀被告這一方,有多少人(指律師團)!」

檢方雖沒明確請求仍判死刑,但建請合議庭審酌李男的犯後態度,以及「生命無從回復」。李男出庭透過通譯人員表示:「對於那些因我而死的人,非常抱歉!法官怎麼判都可以!」但李男還押時用中文回答:「我聽不懂(問題)!」被追問聽不懂怎會講中文,他說:「很多我聽不懂!」(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0:15
更新時間 18:48(新增判決理由)

李國輝(圖右)2017年在新北市中和分租公寓縱火(圖左),害死9人。資料照片
李國輝(圖右)2017年在新北市中和分租公寓縱火(圖左),害死9人。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