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王丹:追求民主的人 沒有悲觀的權利

出版時間:2019/05/14 08:17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王丹
當年身份:
「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副總指揮
今日身份:智庫「對話中國」創辦人暨所長
地點:華府
 
我叫王丹,當年1989年六四的時候,我是學生運動的主要參與者之一。我現在在華盛頓地區主持一個智庫,叫作「對話中國」。
  
談到民主運動的部分,要分海內和海外。就海外來說,失去著力點,對我們來說是非常不利,但是經過30多年,海外還是有不少人能繼續堅持下來,這本身就是非常大的成果,能夠堅持在海外發出反對的聲音。
 
而從國內來看的話,雖然當局控制越來越嚴,可是我們看到,從維權律師到知識界,在共產黨不斷加強管控的情況下,反抗的聲音反倒是越來越多。我覺得這點是非常讓人鼓舞的。
 
我很希望對香港的朋友講一些話。我知道很多香港的朋友可能感到非常的絕望、悲觀,有些人覺得什麼也不能做。可能我們能做的事情確實不多,但是我們什麼都不做,情況只能更糟糕,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放棄這種悲觀心情,不管情況多麼險惡、不管路多長,我們還是要走下去。
 
作為一個追求民主的人,其實沒有悲觀的權利。如果我們悲觀、放棄,我們就更什麼也得不到了。
 
易改
當年身份:
湖南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學運領袖
今日身份:旅遊服務、房地產經紀
地點:紐約
 
我叫易改,89年的時候我是在湖南師範大學,剛好參加了六四的學生運動。當時是湖南高自聯(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的一個所謂的學運領導者,現在在紐約從事一些旅遊服務業,還有房地產經紀和投資的工作。
 
從比較弱勢、比較被動的這一方,往往是很難談究竟是做得好、還是不好,我覺得很難評價,因為我們所擁有的資源,包括資訊資源和其他方面資源,都非常有限,我們很大的過程真的還是一個自救的過程,一個疲於奔命的過程,所以大部份人首先還是要先解決自己的生存問題。對政治參與、對反對運動的投入,其實都非常有限。
 
我當然是希望所有像我這樣的人,所有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人,逃離這麼一個社會現實,因為對現在的社會狀況,我不認為能夠通過個人的努力得到多少改變,當你不能逃脫這個社會環境的時候,你當然首先是要保存自己的實力,要在一個安全的狀態下去爭取自己的民主、各方面的權利,包括生存權利、政治權利,這是我的基本看法。其他超越這部分的東西,主要是要靠很大的環境變化,和共同合力的形成,可能才會有所改變。(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王超華:借一帶一路推廣獨裁 世界必須警惕
【六四30】張伯笠:中國不可能在民主自由讓步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六四30】用美護照闖關回國探老媽 吳仁華被國安警告:無下次!
維基百科所有語言版本 全遭中國封鎖
【貿易戰】川普豁出去 美擬禁企業使用華為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近照。翻攝王丹推特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近照。翻攝王丹推特

六四學運人士易改舊照。受訪者提供
六四學運人士易改舊照。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