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哲聖:「滑世代」大選──手機民調是必要進行式

出版時間:2019/05/14 15:32

趙哲聖/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2020大選接近,各種民調出爐,高低起伏中,藍綠白無,各種光譜候選人,以各種方式牽引選民的關注。然而,人手一機的「滑世代」也在此次純手機族沒能成為民調樣本,是否會造成顯著的民調偏差,成為大選議題。
 
從當前媒體焦點和流量牽動著網路社群的趨勢,粉絲選民似乎成為最「主流」的族群。這對我們的民主政治來說,網路化意見的表達代表「全貌」,還是沉默螺旋下「佛系」看報紙或電視的隱性選民更加失聲?
 
在大數據的時代,炒熱話題與在網路上聲量十足,就能成為「政治選票」的籌碼。柯文哲、韓國瑜、郭台銘都曾是網路聲量的受益人與操作者,雖說個人特質、團隊技巧,到議題行銷各有差別,但不得不說,「網路+手機」絕對是這股政治數位化浪潮的重要推手。
 
因此,台灣在政治上大選民調的樣本數,已經面臨像電視收視率早已「失準」的問題,像網路收視、行動收視、OTT的收視比例已經越來越高,觀眾早已「年輕化」,甚至觀看電視「既定習慣」已突變,因此既往收視率可參考,但變數很多。
 
相同的,政治上的網路投票,螢幕背後的鍵盤手有可能屬於同一個年齡區間,或是善於表態的層級;而在既往電話民調的盲點,許多的受訪者,沒有辦法被電話號碼所涵蓋,室話族群的涵蓋率有可能偏差,甚至有許多人沒有市話,這都是電話民調面對的課題。
 
碎片化的資訊社會,對沉穩或內斂修飾的候選人,非常吃虧;反過來說,傳統電話民調會不會對數位世代的手機族不公平,他們被遺忘在過往統計公式;又相反的說,網路上「網友說」的粉絲真假問題,顯示資訊落差下,積極回應的網民主導了偏斜議題,有量有話題,有假找不清。以上種種,都是資訊社會進程中,舊媒體和新媒體磨合下的難題。
 
但可以確定,移動選民的口味難定,但人手一機的本質卻相同。大眾媒體能「佐證」社群直播的論點,但選民透過臉書和YouTube,突破傳統媒體框架的高牆,透過LINE,甚至IG廣傳理念,針對市民關心的議題,拉攏瞳孔選民,似乎才是往後選舉的勝敗變因。
 
透過大數據關鍵引擎的分析,作為「量化」的指標,是「電話民調2.0」走向雲端運算和科技化不能逃離的課題。就像電視收視率必須結合網路收視行為外的量化數據外,隨著社群網路收視的質化資料,已經大量成為YouTube類影音平台參考。
 
手機納入政治上電話民調只是早晚問題,端看技術、樣本取決和比重,以及政黨成員遊戲規則的整合。因為面對新媒體的衝擊,只能接受它、處理它,以及解決它!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趙哲聖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