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水攝師的海底冒險 與鱷魚的距離只剩一台相機

出版時間:2019/05/15 08:15

「我從小到大都沒什麼好驕傲的,想說我什麼東西很厲害?都沒有,從小學到現在從沒得過獎,自從水攝後找到自己,才知道自己可以把一件事做得很好,可以持續、一直做。」現年43歲的吳永森今年初剛以一張在6℃水溫苦守6天拍到的加拿大鮭魚洄游照獲頒二項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被譽為「亞洲第一人」,同行專家讚「真的很有天分、需要足夠的堅持與頑固才能成就」。
 
但在這殊榮之後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他還是這樣形容自己:「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2012年開始學潛水、2013年開始水攝,2014年投稿水攝首獲獎,至今拿過近50大大小小獎項,吳永森可說是以極快速度在水攝界竄紅的常勝軍。其實本業是長住越南開旅行社的老闆,最初雖是因「老闆的休閒嗜好」而意外發現他的這「天分」,但追根究底,其實跟他在海邊長大的冒險不服輸性格也有關。
 
外婆家在基隆從事賣魚、賣遠洋魚餌事業,吳永森打從娘胎就和大海結緣,但在校成績和表現都很平淡,他形容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自覺不是讀書的料,加上家境還過得去,他高職沒唸完就休學等當兵。
 
退伍後,第二家工作的旅行社專營台越路線,當時需人手駐越南,他毅然拋下當時在台的女友,自告奮勇前往打先鋒。這一去,成了吳永森的人生起飛的第一個轉捩點。
 
吳永森在當地工作認識了現在的太太,婚後也自行創業開旅行社,正值越南經濟起飛期,他把台人削價競爭的經商文化複製到越南,但越人重品質甚於低價,低價策略僅維持短暫時日就換來客流量不穩的慘境,一度只能吃老本苦撐,後來調整經營策略,以品質逐步建立品牌及聲譽,才擴大到五家連鎖規模。
 
生意和生活穩定後,他才有閒暇學潛水,2012年起因沈迷海下美景而開始花很多時間「泡在水裡」,一度引起太太疑心,為取信妻子決定「拍給她看」,買了人生中第一台防水相機,從此栽入水攝世界。
 
回想潛水最初,吳永森說,當時被眼前的珊瑚與魚群構成的海景震懾住,「覺得地球上怎麼有這麼漂亮的地方」,不像在陸地上有太多干擾。沒有光線的大海,靜得只剩水流及自己呼吸產生的泡泡聲,不自覺全神貫注、腦海中僅有眼前的「視界」。
  
但吳永森一開始只是在水裡亂拍,竟自覺拍得不錯,秀給妻子看他拍的小丑魚,被回:「這不是吧?怎麼跟電影差這麼多?」吳永森才開始上網搜尋資訊,因水攝介紹多是英文,他懶得翻譯,於是靠著土法煉鋼,拿著前輩拍攝的照片依樣畫葫蘆。
 
「第一種拍法不行、就試第二種,一直試、一直試,最瘋狂時一天用掉8支氣瓶、幾乎8小時都泡在水裡拍攝(一瓶約可支撐在水中活動1小時),只為拍出來符合他構圖的小丑魚,」吳永森這樣形容他的「煉鋼法」。

「剛開始連輸的機會都沒有。」吳永森說,因為稿件都石沈大海,直到2014年獲菲律賓現場水攝比賽獎,這是他人生第一次得獎,還連中兩獎項。
 
水攝至今6年多的資歷其實並不長,吳永森潛水時數卻不比別人短,至今用掉6500支氣瓶,等同潛水6500小時,一年幾乎有半年都待在水裡。
 
除了東南亞的熱帶水域,吳永森也曾遠赴巴西、古巴、加拿大等地拍攝,至今得過近50個大小水攝獎項。去年他在加拿大亞當河拍攝4年一次的鮭魚大洄游,拿下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賽「World ShootOut」廣角組第一名,引起媒體關注。為了那張成名的鮭魚作品,他連續6天、每天6小時趴在攝氏6度的冰水裡,才達成任務。
 
他說,拍攝前已構思要拍出激流中的鮭魚有藍天、樹林為襯的畫面,他穿上潛水衣趴在攝氏6度的湍急河床等待,屢被急流衝撞在河床翻滾、弄到全身瘀青,仍再爬回取景點、喬好設備再繼續,一天下來手腳已凍到不聽使喚。即使如此,翌日起床,他還是能機械式地「自然」地穿好裝備再搭車回取景地,繼續趴在水中再拍。
 
自然生態攝影不像拍人像。人可以聽指令、喬姿勢,為了捕捉水中生物的瞬間畫面,就只能等待。吳永森用一句話形容他的作品:「我拍的是一種態度。」因為,只要有絲毫鬆懈,畫面可能就稍縱即逝了。
 
低溫急凍拍鮭魚還不是最艱辛的。吳永森也曾面臨「與死亡的距離」、僅剩一台相機的危險時刻,那是他到古巴拍美洲鹹水鱷的親身經歷。
  
他回憶,當時一行人共六名水攝師加上潛導、船長,在古巴熱帶雨林巡航一小時,終於發現一隻美洲鹹水鱷,他自告奮勇先下水拍攝,沒想到船上老外爭相拿出手機搶拍他、等著看他被咬,當時鱷魚近在咫尺,他還是硬著頭皮完成任務。
 
那次拍攝的20分鐘內,遇七、八次鱷魚攻擊、撞他相機,還好在水下摸清鱷魚行徑軌跡,避免背對鱷魚,才不會成為口中獵物,同時高舉相機當擋箭牌,雖然驚心動魄,但也成功與鱷魚面對面。
 
當他回想起這段「生死殊途戰」時,手也努力比劃著當時如何拿著相機護身對抗鱷魚,眼神流露光芒。吳永森相當自豪可拍下鱷魚張嘴瞬間並成功脫身,但他也坦言:「不敢事先告訴我太太,若她知道我要去跟鱷魚游泳,一定不會讓我去。」
 
水攝的危險,除了有來自水中生物發動攻擊,還有生理的失溫、抽筋、自然界的洞窟、洋流等風險。吳永森回憶道,他曾在海裡發生過7、8次氧氣瓶故障,最驚險一次是潛入海裡第18分鐘時,在水深18米處驚覺吸不到氣,殘壓表也顯示氣體剩餘量是0,肺部僅存一口氣不到,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快死了。
 
吳永森說:「以往常想,戲劇演的人生跑馬燈怎麼可能會在現實出現?但這時候真的發生了。我的人生真的像跑馬燈一樣從腦海中閃過,滋……轉完了。」所幸當時自救得當、慢速上升,在距離水面3公尺處,氣已用盡。

還好,他撐過來了。這人生中最長的3公尺,從此改變他的人生觀。吳永森說:「人生最重要的不過是生與死,以前常為小事生氣,現在變得不計較。」

六年多來,吳永森拍過拍過無數海中生物,他最喜歡拍鯊魚。他說,其實鯊魚體型大、膽子小,在水裡游動時姿勢相當優雅,但人們吃魚翅,許多鯊魚被人們活割魚鰭再扔回海裡,如同人類被斷手斷腳,沒魚鰭的鯊魚只能在水裡載浮載沉,景象令人相當心痛。
 
在水中看到的不僅是美景,吳永森也親眼看到人類濫捕、垃圾、污水排放對海洋傷害。

吳永森說,海裡有很多不屬於海洋的東西,最常見保特瓶、塑膠袋、煙蒂、空罐頭、電池,還見過小魚住在高跟鞋、女性胸罩裡,章魚住在啤酒罐裡;他也曾親眼見到海龜將塑膠袋當成漂浮水母吃下肚,當牠們肚子塞滿無法消化的塑膠袋就沒有空間進食,最後會活活餓死。
 
吳永森還見過海龜被一坨漁民割斷拋棄的魚網纏住,海龜死命地想掙脫卻擺脫不掉,徒耗體力、被魚網勾住無法呼吸,而走向死亡。
 
吳永森說,常在結束水攝工作後,同時背很多垃圾上岸,像聖誕老公公一般。他感嘆道:「撿也撿不完。人類沒有永續經營的觀念,製造的垃圾、污水流向海洋,最後還是被人們吸進體內、吃進肚子裡、回到人類身上,倒楣的還是自己。」
 
台灣人對海洋的態度,也令吳永森很憂心與痛心。他說,台灣人欠缺保育觀念,沒有海洋文化、僅有海鮮文化,不論魚體大小,只要是魚就吃。多數台灣友人看到他拍攝的生物,最常問:「能不能吃?怎麼煮?」
 
進入水攝領域後,吳永森發現人類對海洋的破壞,他希望現在所看到的海中美景,仍讓女兒和下一代也看見。他身體力行實踐環保,例如,出門自備環保杯、環保筷及湯匙,塑膠袋也一用再用,還在臉書分享大海遭污染的書面,希望喚起臉友關心海洋;他也著手保護海洋,和友人集資在菲律賓買下一座小島,未來會和當地漁民合作,不僅教人潛水也契作當地的農畜產,減少碳排放,實踐環保。

「我常想,如果當年沒遠赴越南,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20多歲時放膽赴異鄉闖出一片天,如今中年的吳永森繼續用不服輸的精神,在水中攝影界為自己創造人生另一個精彩。他鼓勵年輕人「別怕嚐試,冒險才能發掘生命的各種可能。」(郭美瑜/台北報導)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一日壹蘋果】傳染力Top5疾病 麻疹可以1傳18最兇
【獨家】高中生全國美術賽奪佳作 遭爆抄襲日本Mumei插畫資格沒了
【獨家】安全氣囊保命未保眼 男被彈飛氣囊炸險失明
【獨家】賣命中油20年遭資遣 只因他罹潛水夫病恐猝死
【狗仔直擊】29歲癌前病變開刀血崩 曾智希孤單撫肚密診
屈辱!為挺韓道歉遭抨擊 館長:「含吉粉」腦袋壞掉

吳永森水中攝影至今6年多,資歷不長,但潛水時數不比別人短,至今用掉6500支氣瓶,等同潛水6500小時,一年幾乎有半年都待在水裡。梁建裕攝
吳永森水中攝影至今6年多,資歷不長,但潛水時數不比別人短,至今用掉6500支氣瓶,等同潛水6500小時,一年幾乎有半年都待在水裡。梁建裕攝

古巴的美洲鹹水鱷。吳永森提供
古巴的美洲鹹水鱷。吳永森提供

吳永森的本業是長住越南的旅行社業者。他從娘胎就和大海結緣,但2012年才開始接觸水中攝影。梁建裕攝
吳永森的本業是長住越南的旅行社業者。他從娘胎就和大海結緣,但2012年才開始接觸水中攝影。梁建裕攝

加拿大拍攝鮭魚洄游。吳永森提供
加拿大拍攝鮭魚洄游。吳永森提供

加拿大拍攝鮭魚洄游。吳永森提供
加拿大拍攝鮭魚洄游。吳永森提供

古巴的美洲鹹水鱷。吳永森提供
古巴的美洲鹹水鱷。吳永森提供

帛琉的海狼。吳永森提供
帛琉的海狼。吳永森提供

印尼安汶的白色蝦虎魚。吳永森提供
印尼安汶的白色蝦虎魚。吳永森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