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專欄:小學生市長的創傷

出版時間:2019/05/15 00:04

朱宥勳/作家

自從高雄市議員黃捷質詢市長韓國瑜「自經區」相關問題暴紅後,高雄市議會的質詢影片,就變成了每日播送的帶狀節目了。由於韓國瑜在市政細節上的無知,是有選舉以來極為罕見的,不管議員問什麼他都答不出來,而且無論怎麼被電都一往無悔、堅持不回家惡補,因此也成了議員們的提款機:想要曝光,質詢韓國瑜就對了。

而這些質詢的走勢,就像視力檢查一樣。他看不到中型的E,大家就只好換個巴掌大的E。於是問題越問越簡單,起初是問「自經區」的發展策略、要鬆綁什麼法規,後來問這些東西是哪些局處負責,最近已經淪落到開始問高雄有哪些行政區、有多少人口了。而韓國瑜也不讓人失望,果然是問什麼倒什麼,一副你奈我何的痞樣。更有趣的是,韓國瑜日前甚至動怒,說自己「不是小學生」,不應受到這類羞辱云云。

站在教育工作者的立場來看,韓國瑜說自己不是小學生,這個說法倒有幾分歪打正著的意味。事實上,韓國瑜的表現真的很像小學生,不過倒不是因為他缺乏知識(小學生有求知熱情者所在多有,正好與韓國瑜相反),而是在他面對挫折之後的反應。在孩童遭遇一時無法解決的重大挫折時,最初的反應是否認問題的存在,否認之後壓力若未消失,他便會接著表現出「我故意如此」的叛逆狀態。這也是為什麼,在小學中高年級以上,每個班級之中幾乎都會有毫無理由就蓄意跟教師對抗的孩子;因為他們在學校中遭遇的挫折,已經多到讓他們發展出這樣的防衛反應了。

「我幹嘛說我做不到呢?就說我是故意的就好啦!」

因此,許多人說韓國瑜不斷跳針「請經發局副局長回答」或「高雄發大財」是一種策略,我並不太同意。所謂策略,是有所選擇、刻意為之。而韓國瑜的這類反應,與其說是策略,不如說是創傷反應,是發生在小學生身上,也許還值得我們心疼的嘴硬。

天花亂墜的韓式語言在選戰有奇襲之效,但能馬上得天下、卻不能在馬上治天下。許多論者提到,韓國瑜的崛起是全世界「反精英、反建制浪潮」的一部分,因為選民對於傳統官模官樣、言語曖昧的精英官僚已經無法忍受了。這在情緒上能夠理解,但這樣的反智,最終受傷的還是全體選民。傳統的精英官僚之所以那樣運作,是因為他們被訓練成謹慎、穩定、要穩定運作國家機器而避免風險的高手。

而小學生市長是沒有這樣的顧慮和能力的,他的快意語言並沒有同樣銳利的知識來搭配,以這樣的風格來施政,錯失幾個「橋頭科學園區」、「發大財」的政見跳票都還是小事。怕只怕以高雄幅員之大,若不幸遭遇颱風地震之類的天災人禍,至今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小學生市長,能否做出正確的決斷?市長不只要負責做夢,也得負責控管風險。若人民的生命財產有個萬一,那可不是耍什麼孩子脾氣就可以解決的問題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朱宥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