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忠成:原保地的歷史與法律正義

出版時間:2019/05/15 00:05

浦忠成/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院長、原轉會副召集人

台灣山地鄉平地人民權利促進會(平權會)再度向原住民族委員會陳情,主要的訴求是:廢止「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解編原保地、解除三親等始得繼受原保地租約規定、已經承租並取得原保地使用權,政府不得訴訟請求返還土地、承租人可以在原保地興建農舍等。居住在原住民族地區山地鄉的漢民提出這些訴情,主張的理由是他們長期居住山地鄉(或區),有些已經二、三代或更久,原保地是「土地種族化」的不公平政策,漢民無法擁有跟原住民相同的土地權利,也可能因為原住民持續推動「還我土地」運動及「恢復傳統領域」而喪失使用原保地的權益。

根據政大顏愛靜教授研究,自清國「開山撫番」政策下,漢人入墾或因樟腦事業入山,戰後安置榮民、滇緬義勇軍(農場),及「山地三大運動」中定耕農業、育苗造林與農業上山、發展山地觀光等,讓漢人得以進入山地鄉,原保地法規也配合開放,讓非原住民得以租用原保地。這是漢人承租、使用原保地的濫觴。

山地鄉漢民除了居住,還有經商、耕作等經濟活動,因此主要承租公有原保地中的建築、農牧用地,均屬原保地精華區域。只要依據承租契約規範,承租者可以持續租用,三親等親屬也能繼受承租權利。現階段政府要清查非法佔用原保地的個案,必要時進行訴訟以求返還土地,主要是阻絕違法買賣轉讓或承租原保地,以及超限利用、濫墾濫建、違反土地租賃契約(如建旅館、大型農舍、民宿、休閒農場等)等嚴重影響山區國土安全的事項。

近年來「平權會」屢屢主張政府應「停止德基水庫集水區超限利用保留地訴訟」、「依據相關法規原保地現在使用人取得土地所有權」、「原保地解編與自由買賣」等,無視氣候變遷下國土安全、原保地設立的歷程與目的。其實歷年來,對於山地鄉漢民承租原保地,只要依據租約,政府並無無端中止或處罰、訴訟等情事,倒是好事者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捕風捉影、渲染原保地政策變動,將影響山地鄉漢人權益,藉此勒索不合理的權益。至於鼓吹原保地解編、自由買賣,則是要鬆綁法規限制,憑藉財力大肆收購原住民私有原保地。

土地與政治的權利,其合理性不能單靠優勢的人口與財力去評斷,必須追溯歷史曾經發生什麼事?紐西蘭毛利人曾跟英國人簽立懷唐基條約,讓他們得以擁有某些土地、海域的特殊權利。加拿大有些第一民族實施民族自治,因為簽立條約而有類似的權利。美國阿拉斯加的原住民除了土地權,地下的礦權也屬於他們;其本土的保留區就是劃給原住民。台灣原住民族雖然沒有跟歷代殖民統治者簽立條約,但是自日治時期劃設、掠奪原住民族土地的行政作為完整被記錄,後繼的國民黨政權的處置方式照舊,都可以還原歷史原貌。這些就是歷史證據。

26萬餘公頃的原住民族保留地在國家法律的規定下,具有獨特的意義與功能,不能如私有土地任意價購、租用與轉讓;它也是原住民族部落與族人在歷代統治者的不當政策施政下,僅能保有的最後生存空間。但是私有原保地私下的買賣極其嚴重,也讓族人與漢人間產生許多糾紛,從內政部主政時期就刻意漠視,現在原民會主管,必須嚴肅因應,否則土地不斷流失,所謂的部落主體、民族自治都是空談。

面對原住民族土地不斷遭到蠶食,主管機關應該依法盡快進行公私原保地總清查,釐清合法、非法買賣/承租使用的狀況,對於合法承租者應保障其權益,而非法者則應堅持依法行政,維護國家公權力與法治。至於非法買賣的私有土地,可依循紐西蘭毛利土地基金作法購回(不發回原賣方)經營,其收益歸於全體原住民族。

多年來「平權會」無視海內外學界確認的台灣原住民族至少在6000年前即已抵達台灣的研究發現,主張:「台灣原住民族是荷蘭、西班牙殖民時自南太平洋帶來的土著(有時稱黑奴)」。如果不是無知,就是故意詆毀與挑釁。想要繼續在山地鄉承租原保地,卻是如此敵視、貶抑原住民族,除了自以為強勢、有恃無恐,實在沒有理由解釋渠等如此霸道。這也說明所謂「山地鄉低等公民」的真偽!

連橫《台灣通史》明講:「台灣固番人之土地」,「固」有恆久、原本之意。數百年來原住民族土地不斷遭到侵墾、掠奪,今日帳面上的26萬公頃原保地早已凋殘零落,入人私囊,並非真實數據!而今再有「平權會」成員舉旗進逼,國家、社會究竟要如何還原住民族土地的歷史與法理正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