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蘋巴黎直擊】修建聖母院欠550名工匠 法資深工匠︰若改設計過往努力會白費

出版時間:2019/05/15 18:40

有850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一個月前遭逢祝融之災,尖塔倒塌,引起全球關注,各界紛紛捐款幫助重建聖母院,短短數日內已獲得逾10億歐元(約349億元台幣)捐助,但重建工程目前最頭痛的是缺乏工匠,業界估計現在欠缺石匠、泥瓦匠等550人,法國社會對如何重建聖母院也未有定案,有資深工匠認為,過去百年來的維修工作都是旨在保持聖母院的原貌,若日後改變設計,過往這些努力都白費了。

巴黎聖母院的修繕工作沒有資金上的困擾,即便是以傳統工藝來重新復原杜克時代、甚至十三世紀的聖母院,都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中世紀時期的建築者們,已經將房樑的結構都一一編號,每一個部位都能夠做到按號入座,他們甚至繪製了一個能夠調節各個木樑壓力的機制。外界擔心的生長緩慢的橡木也不是問題,鋸木工人們說他們能夠提供足夠的高大橡木樹幹。

當法國文化部諮詢著名的工匠協會「責任夥伴」(Compagnon du Devoir)後,同樣是木匠出身的秘書長貝朗格(Jean-Claude Bellanger)警告,工匠短缺是一個嚴峻問題:「當然,巴黎聖母院不會有缺乏人才的問題,因為很多年輕人都希望能參與修繕重建。但問題是,其他工程將因此受到打擊。」

這家與巴黎聖母院誕生於同一時期的工匠組織,每年招收超過4,000名學徒,與多達2.8萬家企業合作,組成一個舉足輕重的匠人網路。但貝朗格指出,他們已經無法滿足合作企業的需求,眼下至少「缺100名石匠、100位泥瓦匠、150位樑木匠,和200位屋頂工匠」。大火之後,這4個職業成為傳媒上出現頻率最高的名詞。

在「責任夥伴」的馬恩河谷(Marne la Vallée)基地,石匠出生的馬約翰(Xavier Mailhol)是這裡的Prévôts,「責任夥伴」至今沿用古時叫法,相當於修道院院長。從傳統教育中的藝術史專業畢業後,出於對石材的鍾愛,馬約翰進入工匠協會。在兩年學徒期中,他以兩周在協會、六周在企業的身份交替修習,與所有學徒一樣。學徒期滿之後,馬約翰花了六年時間在環法修學(Tour de France)。

這項與環法單車賽同名的培訓策略,是「責任夥伴」的特色,讓工匠們能以每年一城的進度去見識全法不同的工藝。「去發現自己的職業,發現自己的國家,是非常愉快的一件事。同時,也深入體驗『責任夥伴』社區生活,這是一種博愛的生活。我們在這裡,不僅僅是為了自己、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旅程,同時也是在向更年輕的人傳遞工藝。每年我們到一家新的企業,這也使得我們保持謙遜,去學新的技術。」馬約翰說。

從9歲起就跟隨工匠父親出入各個工地的庫特(Stéphane Kut),在14歲的時候成為「責任夥伴」的學徒,此後,他環法修學長達16年。「這幾乎就是我生活的全部」,這位已經有36年職業生涯的屋頂工匠說。和很多工匠一樣,庫特偏向聖母院的復原性修繕,「有些建築,人們可以改變風格,認為是一個新的時代,但是,我覺得巴黎聖母院是特別的建築,是有850年歷史的,若是龐比度中心這樣的歷史建築,我們去改變它,是比較合邏輯的。我的職業告訴我,百年來,多少企業在維修巴黎聖母院,就是為了它保持原來的樣子,若是改變了,那麼這些努力都浪費了。」

至於外界誤以為這個行業不安全、以至造成工匠短缺的局面,庫特笑著說:「今天,你就是將一隻綿羊放到我們的鷹架上,它也不會摔下去。」

巴黎聖母院既不是法國最古老的,也不是最宏大的教堂,尤其是在與王權的關係上,國王們加冕所在的蘭斯(Reimes)大教堂,安葬國王的聖但尼(Saint Denis)大教堂都更加顯赫。不過巴黎聖母院在天主教世界中的神聖地位,要追溯到聖路易時期。1238年,擁有荊棘頭冠的Byzance國(現在的伊斯坦堡)國王鮑德溫二世(Baudouin II)因面臨巨大經濟困難,向路易九世出售荊棘頭冠。這頂荊棘頭冠被視為是耶穌被釘上十字架之前由古羅馬士兵們為其戴上的聖物。次年8月19日,赤腳的聖路易身穿長袍,在其兄弟羅貝爾的陪同下,手捧聖冠進入巴黎聖母院。

在民間,巴黎聖母院受到巨大關注並因而逃過拆卸的厄運,被認為要歸功於法國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在1831年出版的同名小說中,雨果寫道:「這座令人敬仰的建築的每一面、它的每一塊石頭,都是我們國家歷史的一頁。」

巴黎聖母院的建造歷經多年。1163年,教皇亞歷山大三世在巴黎的「零點」-處於巴黎心臟位置的西岱島,埋下第一塊基石,此後歷經了五位建築設計師之手,在1258年間大致完成。

最終版的聖母院,烙上了建築師歐仁•維奧萊-勒-杜克(Eugène Violet-le-Duc)的強烈印記。1844年,年僅30歲的他協助其同伴讓-巴帝斯特•安託瓦•拉敘(Jean-Baptiste-Antoine Lassus),在修復聖母院的招標中奪標。出生於資產階級知識人士家庭的杜克桀驁不馴,不滿教學過於學術化而離開學院,雲遊法國和意大利,縱覽各個流派歷史建築,研究其結構與材質使用。在持續20年的工程中,杜克融入了其令人驚嘆的想像力。十八世紀鋪設的鉛管道,被他的一系列滴水怪獸取代。尤其令人矚目的是,他豎立了這座新的塔尖:以橡木和鉛為材料,重達750噸,離地面93米。「修復一座建築,並非是保養,也不是修補或者是復原,而是將它確定在一個在此前任何時期都不曾存在過的完整狀態」,杜克這句對修復建築的定義,正是今天法國存在的爭議。(香港《蘋果動新聞》張竹林/巴黎直擊)

出版時間:03:39
更新時間:18:40(更新:影片)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港蘋巴黎直擊】在微信發起聖母院捐款被奚落 旅法中國人嘆︰同胞忘恩負義

法國資深工匠希望聖母院可以復原舊貌。香港《蘋果動新聞》
法國資深工匠希望聖母院可以復原舊貌。香港《蘋果動新聞》

巴黎聖母院燒毀有待重建。香港《蘋果動新聞》
巴黎聖母院燒毀有待重建。香港《蘋果動新聞》

有850年的聖母院燒毀令人心痛。香港《蘋果動新聞》
有850年的聖母院燒毀令人心痛。香港《蘋果動新聞》

工匠協會「責任夥伴」表示工匠嚴重短缺。香港《蘋果動新聞》
工匠協會「責任夥伴」表示工匠嚴重短缺。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