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張伯笠:中國不可能在民主自由讓步

出版時間:2019/05/15 09:10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張伯笠
當年身份:北京大學學生、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副總指揮、《民主大學》創辦人
今日身份:牧師
地點:加州
 
我叫張伯笠,1989年天安門運動期間,我在北京大學念書,在中文系作家班。我辦了一個報紙,叫《新聞導報》,在學運期間發行7期了;我也擔任了絕食團,當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的副總指揮,在運動後期我也創辦了一個民主大學,擔任民主大學校長。我在中國逃亡兩年,也在蘇聯監獄裡有一段時間。1991年逃到美國,1995年我就奉獻去讀神學院,畢業後擔任牧師一直到今天。
 
1989年的時候,中國共產黨有批健康的力量,他們還有很大的力量,包括胡耀邦、趙紫陽,是鄧小平思想的一部分,那時候中國還有很大的空間,但是現在我們看到空間幾乎沒有了,中國不可能在民主自由、甚至六四問題做任何讓步,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未來中國發生劇變。
 
我覺得這種專制的統治,雖然現在看著還滿強大的,但它已經失去基礎。反對中國政府、反對共產黨的,也不是幾個人了,變成是一個階層,就是中國的那些知識份子階層,以及在改革開放、瓜分資產沒有得到好處的階層,他們整體的覺醒,我覺得是非常大的。他們不再屈從於獨裁、或者不再做獨裁的幫兇,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陳破空
當年身份:教師、廣州民運發起人
今日身份:教育學者、政論作家,著有《中南海厚黑學》、《不受歡迎的中國人》等
地點:紐約
 
我是陳破空,1989年我在廣州中山大學是青年教師,我當時是廣州民運的發起人和主要主持者,之後被當局通緝,坐牢兩次,1996年流亡美國,我現在是美國紐約一所國際學校的校長。
 
這是一個互聯網時代,互聯網在過去的幾十年,得到空前的發展。在1989年,還沒有互聯網,如果當時有互聯網,情況會不一樣,有可能中國民主化就實現了。
 
中國當局封殺互聯網,封殺、過濾、屏蔽、建立了大量的網警,還建立了大量的五毛黨,在網上封鎖民意。現在中國人民要做的就是在網上進行民主運動,這是一個非常實際可行的方法,其中一個是翻牆,取得真實的信息,知道海內外真實的信息,知道國際社會的發展,同時也幫助旁邊的人翻牆,學習各種技術手段,突破中國的網絡封鎖。
 
國際社會、包括美國西方國家,應該幫助中國人民突破網絡封鎖,瓦解中國的網絡封鎖,瓦解中國的網上柏林牆。這個我覺得是海內外民主運動最應該做、也是最可能取得成效、突破的地方,也是最現實的一個選擇和策略。
 
民主運動群體內部有非常多不好的地方,有人是思想迷惘,有人是私心妨礙到了民主運動,名利之心,還有民主運動的不團結,各種組織林林總總,旗子林立,為一些小的職位,似乎都要去針對一番。所以民運人士,理解成當時89年民運領袖群體的話,有許多需要反思的地方,從個人的修養、理想的堅定,到做法上、行動上,更加有效、有策略,更加完備,這方面都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王超華:借一帶一路推廣獨裁 世界必須警惕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六四30】中國民主女神像永久落戶舊金山 「愛國」華僑揚言斬頭

張伯笠去年講道照片。翻攝Adelaide Morning Glory Church臉書
張伯笠去年講道照片。翻攝Adelaide Morning Glory Church臉書

陳破空近照。翻攝陳破空臉書
陳破空近照。翻攝陳破空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