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觀點:監察權與司法權的大與小?

出版時間:2019/05/16 14:22

張繼圃/律師 

陳師孟監察委員以質疑的口吻表示,其不知司法權的審判獨立究竟是寫在《憲法》哪一條?並且以此作為何以監察權不能夠去針對檢察官辦案的認事用法有所評斷的依據等語,令筆者實在擔心陳監委的言論可能會誤導廣大的鄉民,因此斗膽的幫陳監委補充一點法律小常識。
 
首先必須先理解的是,有關我國的五權分立制度,可以說是全世界所獨創,雛形則來自美國的三權分立制度,而所謂的三權分立是指行政、立法及司法三權,其中我國創設出來的考試權及監察權實際上是分別自行政權及立法權底下分出來的權力,也就是說我國的監察權在本質上本來是立法權的內容之一,這也是之前早期曾經討論過監察委員的調查權力和立法院的有何不同的爭議由來。
 
再說到司法權,依照大法官的多號解釋,例如392號、530號、665號都有闡述相關的概念,而且《憲法》第80條也已經明文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因此筆者相信陳監委說審判獨立沒有《憲法》依據應該、絕對、百分之百是口誤,當然司法權並非絕對的神聖不可侵犯,但終究要討論的是核心價值在哪?這就如同身為一個人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如果一個人的核心價值被破壞了!那麼請問與一條鹹魚有什麼差別?這也是為何大法官一再強調「人性尊嚴」的重要性。
 
那再問,人性尊嚴規定在《憲法》哪一條?翻遍《憲法》都沒有「人性尊嚴」這幾個字,那是不是表示這不重要?我想不是的,也肯定陳監委不會只是因為《憲法》沒規定就認為人性尊嚴是個屁,不論是監察權或是司法權都有核心範圍,一旦這個核心範圍被侵害了!說實話也就虛有其表了!
 
那麼回歸到原點,筆者站在一個鄉民的立場,比較不能理解的是為何諸多案件中,偏偏要針對陳檢察官偵辦的案件來討論陳檢察官的認事用法有沒有重大疏失?如果監察委員認為這是本於職責所在,責無旁貸的話,那麼是不是就應該是以「通案」的方式辦理?也就是往後所有偵查案件都要經過監察院的「最後審查」?否則不就淪為「個案選擇」?落人口舌?

我想這絕對並非陳監委的意思,筆者也贊同陳監委所述權力之間本來就是互相制衡的,但制衡與侵害終究僅有一線之隔,如何拿捏好分寸,實在也有來長年以來的法制建立,切莫單純文義解釋,以詞賅意,傷了皇城內的和氣!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